“我要对得起我自己胸前的这警徽。”刘鸥很是平静“放心吧,我从我干这一行起,就已经把什么都看开了,警察急速要伸张正义的,如果这点事情还做不好,还当什么警察,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得查,不仅要查,还得要查到底!”

  刘鸥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看了看周围,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拇指大小的东西,他把这个东西轻轻的放到了王赢的手下面“你拿好了这个警报器,我就在医院里面陪着你,如果你遇见什么危险情况了,你按动警报器,知道吗?放心,只要你按动这个警报器,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的,你现在其实也挺危险的,我知道。”

  刘鸥说完,拍了拍王赢的手腕,冲着王赢点了点头“放心吧,你是我的证人,我会保护你的安全的,用性命去保护。”刘鸥重复了一句,王赢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大门被推开了,刘鸥转头,看见身后出现了两个穿着检察院制服的男子,两个男子走到了刘鸥身后,随即冲着刘鸥开口“您是刘鸥,刘先生吧?”

  刘鸥点了点头“是我,怎么了?”刘鸥说到这的时候,随即其中一个检察院的男子从边上拿出来了一张拘捕令“我们是反贪局的,现在你涉嫌贪污受贿,我们需要你协助的调查!”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刘鸥有点蒙了,伸手一指自己“我?贪污受贿?你们他妈的眼睛长后脑勺了吗?”刘鸥当即就有点火儿了,马上就要发飙了。

  “您先别激动,麻烦您配合我们的调查,您应该是认识吴大贵这个人的把?”

  “什么吴大贵?”刘鸥一脸的好奇,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男子拿出来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是刘鸥再拉面馆的时候,刘鸥对面的那个男子递给了刘鸥一张银行卡,这是被抓拍的,在后面,另外一张照片,是刘鸥把银行卡拿起来的照片,虽然又刘鸥把银行卡拿起来的照片,但是却没有刘鸥把银行卡扔到拉面里面的照片“里面的这个嫌疑人叫吴大贵,涉嫌多起行贿案件,现在也是属于在逃嫌犯。”

  刘鸥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照片里面的情况,随即他开口“我被人陷害了,现在是有人故意要害我,有人再断章起疑,这银行卡里面的钱,我一分都没有拿过。”

  “我们已经检查过您的私人账户了,而且还调取到了吴大贵公司转账到您账户的资料,吴大贵和您一样都是封城的,所以说,现在还是麻烦您回去配合我们的调查。”

  王赢看到这的时候,自己心里面就已经全都明白了,不光是他,刘鸥整个人而已显得平静了不少,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随即他盯着王赢“我是清白的,等着我,小心点”说完之后,刘鸥自己转身就跟在了这两个反贪局人员的身后,离开了。”

  这几个人刚刚离开,王赢自己看了眼自己手上刘鸥放着的这个警报器,他放在了手下,自己还在思索,想着刘鸥的事情,他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片刻之后,他也想清楚,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他叹了口气,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在他刚刚闭上眼睛的时候,房间的大门居然被人推开了,一个带着白色口罩的男子出现了,这个男子出现之后,目光盯着王赢,王赢顿时之间就觉得有点不友善,这么多年的江湖经验,让王赢对于危难,有些本能的反应,可是他现在,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按动了刘鸥刚刚留给他的警报器,王赢盯着这个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这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也盯着王赢,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之后,这个男子已经到了王赢的边上,他看着王赢,微微一笑,一只手一下就捂住了王赢的嘴,另一只手上赫然之间出现了一把匕首,匕首照着王赢的脖颈处的招呼了下来。

  这是真的奔着要王赢命来的,王赢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再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出现在了王赢脖颈处上方的位置,这匕首生生的扎穿了这个手上的手掌。

  再离着王赢的脖颈不到几厘米的位置,生生被这个手掌的主人给拖住了“啊!!”刘鸥疯狂的一声大吼,一拳就招呼到了这个男子的脸上,这一刻,后面气喘吁吁的两个反贪局的人也追进来了,他们刚一追进来,这个男子一看一击不成,转身就跑,冲着门口的就冲了出去,刘鸥伸手一指“别让他跑了!”刘鸥这一吼,外面两个反贪局的人,这一刻也反应过来了,一抓这个男子,这个男子的力气很大,一把就挣脱了,转身就跑,很快这两个人也叫吼了起来,医院里面的警报器响起,不少人都冲着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冲过去了,要把这个男子制服,刘鸥就在王赢的边上,气喘吁吁的,这个时候,他的手上还在流血,鲜血流到了王赢的脸上,刘鸥低着头,气喘吁吁的,想来刚刚也是拼了命跑过来的,再晚几秒钟,估计王赢的命也就完蛋了。

  他脖颈处挂着一个和王赢一模一样的装置,像是项链一样,挂在自己的脖颈,他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表情很是痛苦,他盯着王赢,王赢盯着他,片刻之后,刘鸥缓缓的开口“放心,我会保护你安全的,这是一个人民警察给你的承诺!”

  刘鸥说完之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实话,这一刻,王赢内心还是蛮感动的,他点了点头,看着刘鸥手腕的血迹,外面的挺杂乱的,片刻之后,那两个反贪局的人回来了,也是害怕刘鸥跑了,跟着一起回来的,还有医院的负责人,他们进来之后,看见了受伤的刘鸥,冲着刘鸥这边就过来了,刘鸥捏着自己的手腕“别动!”

  他这一说,外面的人也都没有动,随即刘鸥伸手一指“外面的人抓住了吗?”正说着呢,一个医院的警察冲了进来,看着医院的负责人“嫌疑人自杀了!”

  “快点抢救!”这个负责人说了一句,随即边上的下属连忙离开了,监狱医院的负责人伸手一指刘鸥“刘队,你的手受伤了,这样好了,你先别冲动,我们先治疗伤口。”

  刘鸥摇了摇头,伸手一指王赢“这是我的证人,我要保护他的安全,他现在很危险,不能从这里继续呆着了,我要求,立刻转移他,转移走他,我才会配合你们,我是无辜的,所以我底子干净,不怕查,但是你们先保证他安全!”

  负责人看了眼病床上躺着的王赢,又看着那边的刘鸥,片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外面的大嘴已经进来了,显然,外面的事情,他也已经全都知道了,他进来之后,看了眼刘鸥,又看了眼病床上面的王赢,随即开口“先转移走嫌疑人!”

  他这一说,身后还有几个下属,也都忙乎了起来,显然,大嘴虽然对王赢带有情绪,但是还不至于上来就想要王赢的命,现在有人居然追到了这里要杀王赢,实在是有点超出了大嘴的预料,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先转移走人才是最主要的。

  5k酷匠)O网正“/版Wt首|F发。

  看着大嘴这么一说,刘鸥长出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两个反贪局的人,还有医院的人,也都冲着刘鸥过去了,他们把刘鸥围在了中间,开始给刘鸥处理伤口,刘鸥看着那边病床上面的王赢,他笑了起来,笑容很阳光“相信我,邪不胜正,阳光总在风雨后!”

  刘鸥冲着王赢叫吼了一声,王赢这个时候冲着刘鸥而已笑了,但是很快,两个人就被分散开了,王赢躺在病床上面,这一瞬间,又觉得有些累了,他看着从边上推着他离开的大嘴“别转了,给我转到哪儿都没有用的,他们依然会要我的命。”

  “不是你自己找人要你自己的命,那就行了。”大嘴噎了王赢一句“我怎么做事情,不用你教,我告诉你,王赢,我和你的事情,没完,一辈子都完不了!”

  王赢根本不想理会大嘴,从边上只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种地方,居然混进来了一个人要杀自己,王赢不想都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降龙伏虎的事情了,而且现在,不光是他,刘鸥也很危险了,这是灵鹫身后的人,也要动手了,这是要斩草除根了,王赢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如果都让他说出来,再有一个刘鸥这样的人查下去的话,那肯定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或许都不是灵鹫身后的人,曾经盛会身后的那些人,现在也不想这个案子继续查下去吧,王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已经生无可恋。

  W市,再大点家的豪华别墅内,大点和浦煜两个人坐在一起,再两个人的面前,摆放着离婚协议书,大点深呼吸了一口气,伸手一指浦煜“该给你的都给你,签了吧,咱们好聚好散,以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我们互不相欠,都别难为对方了!”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纯银耳坠说:   正常二更。   APP上面的恶魔果实出问题了。   现在还没有到1.1W的恶魔果实加更呢,还有几百个果实呢。   准确数字大家打开网页就看见了。。   有些人的APP也还是正常的。   大家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