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想玩吗?”

  陆羽调侃一句。

  抚柳疯狂的摇晃自己的脑袋。

  肯定是不能玩啊,绝对没法玩啊。

  陆羽再次轻轻一笑,真的是觉得这件事蛮好笑的。

  随后原地坐下,将炎魔切拿了过来,小白球直接往上面一放……

  看的大家是一阵牙痒痒。

  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不过想及之前这小白球的恐怖之处,总是要担心下一刻这炎魔切就废掉了。

  众人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此时的小白球与其说是火焰,更像是一个磨刀石。

  被陆羽不停的在炎魔切上磨蹭着,它跟磨刀石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就是普通的磨刀石是‘掉肉’,从而让兵刃变得平整光滑还有锋利。

  但小白球不同,它先是将表面上的破损熔化,然后再填补上缺口。

  就像是凹凸不平的黄金,火焰喷射之后,表面就会变得极为平整。

  但实际上做起来真的没有那么的简单,毕竟这炎魔切的材料不是黄金,不是那个不怕火炼的东西,而是由极多的原料用极为复杂的手段锻造出来的。

  不简单,不容易。

  所以这件事只有陆羽能做到,不光是他拥有白色火焰,还是因为他在锻造方面的造诣实在是太高,更重要的,是他掌握了微观控物之法,能在最细微处对兵刃进行调整。

  三点因素全部加起来,便创造了眼前的奇迹。

  所以在外人看来,他就是用小白球在炎魔切上不停的研磨,研磨,再研磨,然后那炎魔切就变亮了,平整了,看起来好看了。

  就像是一件死物活了过来一样。

  大约半个时辰,真的是很长的时间,每一个细微处,陆羽都照顾到了。

  才总算是把这第一步的工作给弄好。

  达蒙乐坏了,大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复活了!它复活了,这一下就齐活了吧?”

  陆羽泛着白眼说道:“哪有那么简单啊。”

  “还……还没完?这已经很好了啊。”

  “修复了表面,就真的好了?”陆羽笑道:“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就像一个人受伤了,我们把他的伤口堵上,不流血了,然后就说他已经痊愈了?”

  “那……那不能。”

  “是啊,既然大家都把这炎魔切当成生命来看待,那么就意味着它也如同生命一般,强悍,并脆弱。”

  强悍和脆弱,两个词汇是矛盾的,却让陆羽用来形容一件事物。

  但大家却都听懂了。

  默默的点了点头。

  达蒙说道:“那还有什么步骤啊?”

  “这第二个步骤呐,就是聚灵。”

  “聚灵?”

  “是的,既然它有器魂,现在又极为虚弱,之前因为表面的破损,即便它拥有一股能量可以及时提供的话,其实也没有办法恢复,因为那些能量会漏掉,起不到补充的效果。”

  “哦……”

  达蒙呆呆的眨了眨眼睛,当真是有听没有懂。

  所以转过头小声对侄子神王说道:“给解释一下呗?”

  侄子神王重重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也不懂。”

  !酷!匠2网Ma首}发L

  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样太弱,他便补充道:“反正看着就完了,你哪那么多问题?咋?你还想要成为锻造师?”

  “那……那倒不是。”

  达蒙悻悻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然后专心的看着陆羽的动作。

  陆羽深吸一口气,手掌一晃,极快的在地面上一扫,便出现一个不大的阵法,正是聚能阵。

  想了一下,陆羽长叹口气,决定忍痛割爱,便偷偷的在手指上挤出一滴鲜血,放在聚能阵的中间,当做是这个阵法的阵眼。

  因为阵法的存在,所以陆羽血液的能量和气味都不会散布出去。

  随后才将炎魔切小心的放在阵法之上。

  说来也是神器,炎魔切直接悬浮在上面,老老实实的承受阵法的力量,而阵法的力量竟然已经变成可视的,白色的雾气升起,仿佛温柔的抚慰,将炎魔切整个搂住。

  一旁的岛主看到,眼睛便是一亮,忙问道:“你这个……是什么阵法?怎么从未见到过?”

  陆羽笑道:“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

  岛主被怼了,也不觉得尴尬,而是继续说道:“这个阵法……可是真妙!即便是不太懂这些的我,也能从其中看出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来,它很强大,很玄妙,甚至超出天界的水平。”

  当然会这样。

  别看这阵法很小,但也是孤江大阵之中的一部分,自然是相当的神奇,也不是岛主他们能够懂得的。

  陆羽点头道:“自然要超出去,要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我会对自己的家族那么有信心?”

  “这……这倒也是啊。”

  岛主尴尬一笑。

  他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罢了,并没有想要一探究竟的意思,毕竟即便陆羽把这个阵法的原理什么的告诉他,他也不懂。

  炎魔切正在被温养。

  陆羽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咧嘴一笑说道:“先让它在这好好的温养一会吧,我先去睡个觉,你们也去休息吧。”

  “哦……哦!好的好的。”

  达蒙这样答应着,其他人也都是这样点着头。

  然而等陆羽离开,搂着小阮去睡大觉的时候,这些人却没有一个人离开这个小阵法的附近。

  开玩笑!

  这可是炎魔切啊!

  先不说对于这种阵法温养兵刃的事情他们本身就很好奇,就想要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甚至都不舍得离开片刻。单说它如此珍贵,若没有这么多人在这里看守着,怕是早就让其他势力的人或者偷走或者抢走了!

  他们可没有陆羽那么心大,对这种事情不管不顾的。

  ……

  至于陆羽,这一‘夜’,算是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能睡一个好觉,之前都处于紧张之中,而且他必须防范之前偷袭天帝的那些家伙,所以根本就没有睡觉。

  如今却不同,所有人,即便是那些偷袭者,现在也会把主要的经历都放在北地上,陆羽才算是真正的高枕无忧了。

  所以自然要睡觉。

  而睡觉,就注定要变得有些不同。

  比如……小阮笑嘻嘻的已经把第一公主给拽来了。

  第一公主很脸红。

  现如今,其实她真的算是跟陆羽最亲近的人,因为她肚子里面怀着陆羽的孩子。

  但跟其他女人相比,她却显得最为生分,还有尴尬。

  坐在床边,也只坐半个屁股,根本不肯往里面挪动一分。

  陆羽深吸一口气,然后笑了。

  摆了摆自己的手,咬了咬牙,一伸手,就将第一公主的腰给搂住,在往里一拽……她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陆羽给拉进了被窝。

  她害羞,所以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结果一双玉足却直接漏在了外面,白白嫩嫩的,好不可爱。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