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没出屋。

  再出去的时候,陆羽精神焕发的。

  抚柳按照陆羽的吩咐,把那些女人都安排的很好,甚至买来很多新衣服给她们换上,又专门弄了个澡堂,反正很尽心尽力的样子。

  飞船还在修复之中。

  小鸟真的很强。

  她找来很多人帮忙,有供应材料的,有搬运的,还有一些制作零部件的。

  她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站在高处各种指挥,意气英发,好似一个大将军。

  但邋遢,还是很邋遢。

  头发上还粘着不知道什么的羽毛,看起来有些傻。

  反正对于这里的情况,陆羽觉得很满意。

  轻轻笑了笑,直接问道:“想要弄完这艘飞船,还要多久的时间?”

  小鸟道:“一个月。”

  “嗯……很快了,喏,这是我刚弄来的钱,不能全给你。”

  说着,陆羽从钱袋子里面拿出一些,把剩下的全都扔了过去。

  小鸟眼睛一亮,赶忙又计算了一下,随后对下面一个人大声喊道:“龙骨部位,原料换最好的!”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嘿嘿一笑,兴奋的应了一声,就跑出去了。

  果然,这个小鸟就是根据陆羽的钱数,而制订了整个修理的过程,但其实那些钱还真的是不够的。

  飞船这种东西,但凡能排进世界前一百的,就没有办法购买了。

  只能依靠各自机缘才能得到。

  毕竟拥有这些飞船的势力,都很有钱,地位很高,不会因为钱这种东西,就把根源给卖了。

  就好像大家族不会把自己的祖宅给卖了一样,这不是钱的问题,很多方面,关系到面子呐。

  小鸟之所以现在会这么热心,怕是也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排名这么靠前的飞船吧。

  百名之内就这样,何况陆羽这艘,还是十名之内?

  修船的事情,陆羽是真的不用担心了,只不过……钱应该还是不够的。

  那么到底从哪里再弄一些钱来?

  如果是贩卖宝物的话,自己已经卖了一个,若是再买,就真的会麻烦。

  你说自己只有一个,那么最多拿出两个,大家都会信,若是再多,别人就不会信你只有这么多了,不管是盗贼还是阴谋诡计,怕是都要来了。

  这真的是让陆羽最苦恼的事情了。

  所以,有那么多宝物,是不能在这里卖的。

  没有飞船,又不能赶往其他的星球上去贩卖。

  很麻烦,特别的麻烦。

  所以他只能等待。

  因为除了隐士之外,他觉得自己应该还能等来一些其他的。

  果然,就在两天之后,当陆羽百无聊赖的时候,有个人来找他了。

  这个人陆羽不认识,甚至都没有在之前的那个聚会的房间中看见过。

  就是从未见过的人。

  他见到陆羽,先是行了一个奇怪的礼,随后说道:“行脚商人,唯利是图,是有大罪恶,却体验世间万事,吃的疾苦,懂得伤悲,是有大智慧,正是神明要拯救的。”

  陆羽愣了一下,笑道:“神明?神明真的可以拯救我吗?我的罪孽……说起来的话,好像有点多。”

  “大罪孽者,有大解脱。”

  “哦?这么来说,我弄出那么多罪孽,反倒是好事呐……呵呵。”

  那人道:“看来您有些不以为然,对神明没有崇敬之心。”

  陆羽摊了摊手道:“没办法,见过的事情太多了,你也说我经历的多,越是经历,我就越觉得,这世上怕是没有什么神明的。”

  那人道:“可否随我去,到祭坛一试?”

  “祭坛?这个……我有些害怕呐。”

  那人笑道:“您应该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是神明在人间代言,是大祭司,祭坛之中并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那里有一块石头,只需要您将手掌放在其中,有一些您疑问的事情,您不解的事情,就会解决。”

  陆羽笑道:“这么神奇?”

  大祭司道:“既然神迹,自然神奇。”

  “哦,那……我去看看?”

  大祭司笑道:“很多人在去之前,也想您一样有所怀疑,有所轻视,您并非特殊,而是常态,毕竟人们面对自己无法了解的事情,不知道的事情,都会选择不相信,甚至不想相信。”

  “嗯,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请。”

  大祭司轻轻一笑,然后就领着陆羽走出船坞,向着这座星球的中心走去。

  这一次,陆羽连小阮都没有带,他倒不是因为害怕危险,而是害怕……真的有什么神灵!

  然后小阮若是没挺住,突然被人家给收编了,自己不就亏死了?以后还怎么活?

  大约走了四五个小时。

  行走的过程中,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陆羽走的慢,会观察着周围,甚至看路边的风景,遇到好的地方,会驻足欣赏一会,当然,很少。

  大祭司也不着急,陆羽停下,他也停下,然后也去看风景。

  走这么一路,陆羽对这个大祭司还是一点都不了解,却不妨碍他看到这个星球上的人对他的态度。

  普通的人,畏惧他,害怕他,远远的见到就会躲开,甚至逃离。

  那些达官贵人见到他反而特别的虔诚礼貌,有些都会远远的跪下,等大祭司走过去,将手按在那人头顶,口中喃喃几句,好像是什么咒语。

  陆羽看着这些,觉得还真是有趣。

  因为这跟一般的信仰……好像有点相反啊!

  宗教之所以会形成,或者说发展,最开始依靠的永远是穷苦大众。

  因为他们受苦,他们想要大解脱,大寄托。

  宗教就给了他们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自然信服,自然虔诚。

  所以一般的宗教在最开始的时候,都会成为统治阶层最讨厌的存在。

  只不过随着宗教的改革,信条的易操作性,反倒最终会被统治者所利用。

  被利用了,自然要大肆推广,最后才成为那种人人都信的存在。

  这是一个过程,不管是什么宗教,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可这个宗教却有趣了,不走平民路线,反而直接被权贵们认同,而平民害怕恐惧,这……是怎么回事?

  终于来到所谓的祭坛。

  陆羽发现这里就是一个‘高原’。

  远远看是一座山,走上去,上万台阶,到了上面,才发现是一片很宽广的平地。

  平地出奇的干净,与下面那些颓废肮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上面是石地,就像是整个高原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头,被去了顶,平整的如同被切过一样。

  居中的位置,是一个四角形的塔。

  也不算高,大约十几米的样子。

  也有台阶上,最顶端是一个大约二百多平方米的方形台子。

  居中还有一块长方形的石板。

  石板的旁边有一块立在那里,好似石碑的石头。

  正面平整,四周却是不规则的模样,也像是一块巨大的原石被从中劈开。

  尤其让陆羽奇怪的是,这整个高原,包括这个平台,这个塔,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现在,也只有他跟大祭司两个人而已!

  陆羽左右看看,眼神中透着疑惑。

  大祭司笑道:“这里在平日里的人是很多的,但今天我让他们都离开了。”

  陆羽好奇问道:“为什么啊?难道今天有什么特殊的事情?”

  大祭司笑道:“不但特殊,而且很重要。”

  “什么事啊?”

  :,酷P;匠XA网D永久免J费看小(说.N

  “您来了。”

  “呃……”陆羽眼角抽动,苦笑道:“这个玩笑……可不能开,你这样弄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我就是一个行脚商人,才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重要的人。”

  大祭司笑道:“重要不重要,不是我决定的,也不是我能判断的,这是神明的决定。”

  陆羽除了苦笑就是苦笑。

  觉得如果这个宗教是个骗子的话……那么他们的骗术真的很高,起码在现在,陆羽就已经有些感受到,自己好像有些不太寻常了。

  大祭司指着那石碑一样的石头说道:“请您将手放在上面,您的许多疑问就会得到答案了,包括世界,包括你自己。”

  陆羽眨了眨眼睛,说道:“对于这些疑问……我倒现在就有一个,为什么那些富贵人都会尊敬你,都会信赖神明,反倒是那些百姓,对你却好像……有些忌惮呐?”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