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在警方把车子给我们之前,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在车上到底在哪方面动了手脚,这点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为了知道其他人的情况,我掏出手中的手机拨打给了跟在我们身后的梁正。

  电话接通后,他说。

  “喂,我已经跟在你们身后了,你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点不太放心我?”

  “你车上的那些人质是不是有点不太安分?毕竟你开着的那辆车上,只有你一人,孤单力薄。”

  梁正说。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虽然是孤单力薄,但是你得看看是谁震的场子!!”

  “怀韵现在是不是跟在你身后?”

  “是的,跟着呢!”

  “你让他做好准备,我们有可能在驶入市区之后,马上就换车。”

  “好咧!”

  挂断了电话,我们一群人,静静的随着卓克的驾驶,朝着市区的方向驶去。

  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内,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原先被我们强制把我们捆绑在一起的那些人质,不哭不闹了,似乎已经习惯这种环境;我们的身后并没有警察的跟随,或许是因为卓克所创造出的形象是言出必行,也或者是他们鉴于车上人质的安全,不敢对我们进行强攻;总而言之,之前我们曾在工厂内绑架了十几名人质,在我们从警方的手掌心中逃离后,我们发现,这一切似乎从没发生过。

  在卓克驾驶了40分钟后左右,车子一切正常,而且我们身后并没有警察的跟随,我在想,是不是有要换车的必要。

  但是卓克的思想比我更理智。他更清楚的是,警察给我们的东西,就像是垂钓人对下池塘的鱼饵一样,充满着诱惑,内部却暗潮汹涌。

  随着我们深入市区内部,我们也越来越靠近人流量多的区域。

  而当时卓克的眼光一直放在车外,不断的寻找要换车的目标。

  而这种情况则是在他以这样的姿态继续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后,把目标锁定在路边的小吃摊位上。

  路边停着很多辆小车,各式各样的,切不带重复的。

  但是我觉得在这种环境下用枪去指着别人的脑袋,让他们把身上的车钥匙给掏出来,想必这是不太现实的。

  万一要是没人相信卓克手中的枪是真的,那该怎么办?

  于是我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卓克,没想到待在车中的卓克却不屑的回答。

  “谁说我要用枪去抢劫他们的车钥匙了?我这是要用自己的本事,把他们身上的车钥匙给夺过来。”

  我立马就想到了卓克很有可能要用自己的手段,不光鲜的手段,也就是偷,将车钥匙给偷走。

  我也没反对,我对他的能力是肯定的。

  他把枪递给了我,在我耳边轻声嘱咐我,要我多留意留意仲长志后,马上就朝着那条热热闹闹的路边摊位而去。

  当时我坐在驾驶座上,一手端着枪支,另一手则是不慌不忙的点烟,并给了后座上的仲长志一根。

  仲长志并不领我的意,他并没有给我点上。

  车厢里的气氛忽然间变得活跃起来。主要是车窗都是摇上,车内都是女人,我还点着根烟,这让她们受不了。

  为了抚慰她们,我说。

  “很快的,过不了多久,你们就重新得到自由了。在我们这一路驶来,我们看不到半个警察。”

  而仲长志却说。

  “要是你们放了人之后,那些警察在知道这一系列消息之后,马上就扑上来。那你们不就是让机会白白从手掌心中流失吗?”

  还没等我回答,车窗就被人敲了两下,转过头来,发现敲窗的是卓克。

  打开车门,他将一把车钥匙递给我,嘱咐我。

  “要趁着车主在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偷偷的按解锁按钮。哪辆车子有反应,你就上哪辆车子。鉴于这种情况,你得在那些车主还未发现之前,赶紧上车。”

  我听了点点头,后我看着卓克将另外一把钥匙交给了停在我们身后的怀韵,并交代了一些事之后,后朝着我这边跑来。

  我打量他全身上下,试探性的问。

  “你刚刚一共偷了多少把钥匙?”

  他说。

  “就两把。”

  “那你都把两把交给了我和怀韵,那么你该不会我一起上车,你和谁一起上车?”

  “你先做好一定的准备,等你将车子开出来的时候,我想我也差不多解决了手上的事,然后再上你的车。”

  他说完话后就绕过车头,打开副驾的车门,将那些人质给拉下车后,我问。

  “你手上的其他事情,就是这些事情?”

  卓克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说。

  “难不成你还有其他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想,现在你该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当时我不明白卓克要把那些人质从车上拉下来到底是几个意思。要是我的话,就这样奖她们给放在车上,等待时间结束得差不多的时候,再下车,这有什么的?”

  但是他这样做,就是多此一举。

  我和仲长志两人,横穿马路,同时也是不断在按手中的解锁遥控器。

  ……看正o版…章节(上j酷匠《网M^

  当我和车子距离差不多时,听见“滴滴”两声响声,和仲长志对视了两眼后,迅速上车。

  当时车子是停在路边,前后都有车子碍着我去路。我将车子开出来形式有那么一点点的邋遢,简而言之就是前撞后撞,就给自己撞出一条路来了。

  在马路中央绕了个圈,卓克也似乎办完了自己的事情,后看见我驱车而来,马上向我奔来。在低速行驶的情况下,打开了副驾的车门,并钻了进来。

  在他上车后,我特地留意了怀韵和梁正,以及仲长志的妻子和女儿。他们的行动也相当顺利,不过他们偷走的那辆车的车主,似乎是某个大来头。对方竟然能拿起椅子板凳,不断的向怀韵梁正他们几人示威,纷纷想拦住他们的去路。

  只是这种行为没有任何意义。怀韵所驾驶的车辆,浩浩荡荡的在人群的包围之中,冲了出来,紧跟我们之后。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