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沉闷的爆炸,让齐英的身形倒飞出去上百丈,扩散出的冲击波,将这百丈范围内的密林都夷为平地。

  “圣主?”

  齐英也是十分意外,自己追踪落月组织的人,居然出现了一名圣主?

  难道是落月的首领?

  不过,就在这时,齐英大范围的神念覆盖,听到了落月组织成员们的议论,知晓了此人的身份。

  寒月圣主。

  烟尘渐散,齐英看到了寒月圣主的面容,这是一名模样妖异的青年男子,一双眼睛是血红的,皮肤却是十分病态的淡蓝色,微张的嘴巴露出了参差尖锐的白惨惨牙齿。

  “何方高人,到了我们落月的地方,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

  寒月圣主开口道,他的声音如同指甲挠玻璃一样让人听着刺耳难受。

  齐英没有用语言回应他。

  而是——攻击!

  轰!

  大金刚神掌!

  一道金色掌印从天而降,宛若一座落下的高山,直笼罩向寒月圣主的头顶。

  寒月圣主一挥手,往上方轻轻一指。

  咚!

  那凝实的掌印,一下子停滞住了。

  紧接着,掌印四分五裂,化成一块块金色的碎片崩到了四面八方。

  “朋友,身为圣主,却使用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寒月圣主嘶哑道,一双眼睛死死盯向了齐英。

  他并不能看出齐英的修为境界,然而就是因为没有看透,才相信对方绝对至少是玄光境圣主,只以为对方小瞧他,不拿出真本事来。

  “有时候,小看别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寒月圣主右手往前一撇,一道蓝色光影顿时冲出,“既然来了,就把命留下吧!”

  对方不表露身份,那就是敌人了。

  杀死一名圣主,寒月还是十分有兴趣的,借助死去的圣主,他说不定还能取得更大的突破。

  /√酷匠@0网首发

  “死!”

  蓝色光影随风而涨,竟变成了一条大河般的剑影,呼啸而出,所过之处就连空间都在迅速破碎。

  秘技,寒月天河!

  借助于落月组织搜集来的资源和资料而创造出的招式,如今的寒月,实力比从前身为杀婴圣主的时候,要强大出一倍有余,一上来就使用了最大的杀招,力图将对方一击毙命。

  圣主的交战,如果不是实力相差太悬殊,死伤率其实并不高。

  一方破空逃走,另一方如果没有绝对的速度优势,就很难追上。

  而且寒月之前就注意到了,对手的破空能力,还在他之上,想杀死对方,就必须使用寒月天河这种本身就能破坏空间结构,阻止其他人破空逃走的强力招式。

  嗡!

  这条浩荡天河,却是一道犀利无比的剑气。

  被寒月天河锁定,就连齐英,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一招,的确强大无匹。

  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只能生抗。

  “水晶之墙!”

  齐英前方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元气之墙,这堵墙的坚硬程度,足以抗下称圣级别高手倾尽全力的攻击,但面对寒月天河,依然显得很薄很脆弱。

  像一张纸。

  哗!

  水晶之墙毫无悬念地被冲破了,寒月天河的余威尽数落在了齐英身上,肢体在这一瞬间开始破碎,消融。

  寒月圣主露出了一丝惋惜神情:“啊呀?我似乎有些用力过猛了?若留不下全尸,他对我的修炼,用处就不大了啊……虽说是名圣主,可这点实力,未免太弱了些吧。”

  落月组织的成员们,则又震惊,又兴奋。

  震惊于寒月圣主的强大,又兴奋于那么危险的对手,被一招解决了。

  “寒月大人真的是强大无双,除了银月首领,目前的百禽之城,怕是没人能和寒月大人相提并论了。”

  “那屠千军,吕智,怎么可能有寒月大人这么强?”

  “以为自己是圣主就敢来招惹我们落月?那家伙真是不知道好歹,现在死的渣都不剩了吧?”

  包括司撼在内的众人,虽然距离齐英被攻击的距离有些远,但他们依然能够模糊地看到,在那倾泻的天河中,那位神秘的敌人圣主,身体直接断成了好几片,遭受如此大的创伤,再厉害的圣主,也绝无幸存之理。

  “唉。”

  寒月没在散去的天河里看到什么尸体的残片,只以为自己把对方打的灰飞烟灭了,轻叹一声,打算飞回去。

  就在这一瞬。

  噗嗤!

  寒月只觉得背后被什么东西猛然插了进去,剧烈的疼痛让他长大嘴巴,喷出来一口黑红的血液,淡蓝色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无比。

  “什么,什么人……”

  寒月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在快速流逝,而远处的落月组织众人,也全都怔然看着所发生的一切。

  “怎么回事?”

  “那家伙,不是死了吗?”

  “他怎么可能完好无损,又怎么偷袭到的寒月大人!”

  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寒月天河之中那道身躯已经破碎了,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空中,风声猎猎。

  寒月僵在了天上,一条金色的手臂从寒月的后腰插了进去,又从小腹穿了出来。

  金色手臂的主人依然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没人看得见他的脸,更没人知道此时他是怎样的神情。

  人们只看到,刚才还气势无双的寒月,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只被串起来的蚂蚱。

  “你,你……”寒月挣扎着,却根本使不上力,那条手臂不止是洞穿了他的身体那么简单,从手臂中游蹿而出的力量还彻底扰乱了他体内的每一寸经络,丝毫能量也调动不起来,只能靠着本能的肌肉反应动弹两下。

  “你若不那么大意,稍微用一点神念探查周围,也不会死得这么快。”背后那道声音有些怪,被刻意压低了一般,但也比寒月的声音好听出无数倍来,“不过……无论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被我找到,算你倒霉。”

  “嘎嘎!”

  笑声响起,又一只金色的手掌出现,直接拍在了寒月的后脑上。

  圣主的头颅如西瓜一样爆开了,一缕蓝色的东西被金色的手掌抓在了掌心里。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