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还是让张玮开车,因为他对这里比较熟悉。上车坐定以后,张玮问道:“宋总,据我所知,昆明市区有接近二十条美食街,我们应该去哪里呢?”

  “就拣那最热闹、最繁华、最高档的。因为我们请的是外国客人,不上档次怕是有点对不住人家。”表姐说。

  “最高档的是西市区,但是最全最集中地就是北门街了。这里汇集了全国各地的美食,而且是高中低档的都有。据说在这里,连吃三个月,都不带重样的。”张玮介绍说。

  表姐对北门街一下感兴趣起来:“那就去这里。”

  张玮开着车,穿行在繁忙拥挤的街道上,表姐看着外面的景色说:“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好好地游览一下春城的美景那。”云南有二十六个民族,可是大街上走来走去有好多穿民族服装的人,表姐认不出他们到底是那个民族,于是,就不停的问张玮。而张玮也都是很耐心很准确的告诉她。

  到北门街了,他们把车停在一个广场的看车处,就走了进去。果然,这里五花八门,不但有东北的饭店,还有山东的大包子。但是,一遭走下来,还是感觉云南风味的美食居多,再就是重庆火锅了。

  表姐看中了一家粤味和滇味为主的高档餐厅,他们进去看了一下,环境也是相当漂亮,于是,就决定晚上在这家酒店请文莱客人吃饭。

  转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也饿了。于是,表姐就说吃这里最地道的过桥米线吧。

  他们进了一个沿街的店铺,坐在这里能看到整条大街。于是,表姐就问张玮:“你经常来这里吗?”

  张玮说:“来过,但是从来没有因为吃东西专门到这里来。”

  张玮长得很清秀,不是太爱说话。或许是因为跟自己的顶头上司在一起的原因,他就更是不问不说话了,而且,还有一种女孩子才有的矜持。在等待米线的过程中,表姐就问他:“张玮,你进公司有半个月了吧,喜欢这个工作吗?”

  “喜欢,很具有挑战性。而且我从你的身上学了很多,敬业,不怕吃苦,还有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韧劲。我很佩服你。”这是他在表姐面前说的最多最完整的一句话。

  表姐心想,我这么拼命,是有目的的。在青岛有我的亲人,更有我心爱的人,只能是拼了命的干,才有可能早一天回去。于是,便笑道:“小伙子,好好干,你很有前途的。”

  张玮抬起头来,看了看表姐。此时,因为走了这段时间,太过炎热,表姐的脸上红扑扑、汗津津的,说是一朵盛开的花儿一点也不过分。而且在坐下以后,为了能进点风,她把最上边的纽扣解开了一个,脖颈下那一片雪白很是耀眼的显露着。

  表姐感觉到了张玮那一双火辣辣的目光,于是,不由得把衣领往紧里拽了一下。这时,米线端来了,表姐就说:“吃吧。”她伸手要拿筷子的时候,张玮已经拿了起来,并递在了她的手里。

  这米线真的是名不虚传,全国很多城市都有过桥米线,恐怕这里是最接近正宗的吧。不但筋道十足,而且,有点微辣,细品又有点甜的味道。她说:“好吃。”

  因为吃米线要低着头趴在桌子上,因此,表姐刚刚整理好的衣领又开了。本来这件衣服就有点低胸,这一下子就暴露了。张玮是坐在表姐对面的,即使不想看,也会轻松自然的瞄进去。

  表姐只顾了吃饭,一点也没有发觉。

  这时,张玮发现身后有人,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服务员,可是,后来他发觉不对,服务员哪有站这里一动不动的?于是,就悄悄的回头瞥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原来还真是一个男服务员站在他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看在表姐的胸口上,手里拿着的盘子都快要掉地上了。于是,他就想告诉表姐,可是表姐吃的太过专心,连头也不抬一下。

  张玮就用筷子在桌子上敲了几下,表姐才不解的抬起头,他急忙做了个手势,让她看他身后边的这个人。

  表姐这才发现了情况,立即坐直了身子,又把纽扣系上。然后,说道:“再看把眼睛给你抠下来!”

  服务员急忙离开了。这时,表姐又生气的说:“真是一个臭流氓!”

  张玮不言不语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得,大口的吃起了饭。表姐就再也不敢低头了,端起已经吃了大半的米线,一口一口的往嘴里放着,忽然,她对张玮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可被这混蛋看了个够。”

  如果是在青岛,表姐早就对那个服务员大骂起来了,可是,想到这是在异地他乡,只能忍了下来。张玮偷偷地看了看表姐生气的脸,没敢说什么。

  吃完饭,表姐在前,张玮在后,刚要出店门的时候,那个偷看表姐的服务员刚好过来,这个时候表姐已经出了门,张玮突然薅住那个服务员,“佟佟”地打了他两拳,然后,狠狠地一搡,就把服务员推在了墙上。接着就出了门,紧走几步撵上了表姐。

  对于刚才的一幕,表姐一点也不知道,看张玮若无其事的赶了上来,就说:“咱们回酒店里等吧。”于是,两个人就朝着停车场走去。

  刚到车跟前,表姐要开门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向这里跑来。表姐一看,其中一个正是刚才偷看他的服务员,虽然现在没穿工作服,可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原来刚才那个服务员被张玮打了以后,他咽不下这口气,就找了自己的同伙赶来要报复。

  y酷(,匠M网cr正☆e版zl首发1@

  张玮立即打开车门,对表姐说:“你进车里去,不要出来。”

  表姐刚钻进车里,那两人已经赶了过来,他们二话不说,就对张玮动起了手。开始的时候,张玮还能抵挡一阵,可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只能捂着头挨打了。看张玮没有了还手之力,就住了手,这时,那个偷看表姐的服务员对张玮说:“你吃饱了撑得,允许你玩这么俊的妹子,我特么看两眼也不行了?还打我,有种你再打呀!”

  张玮从小练过一招两式的,对付这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可是,他害怕连累了表姐。因为他知道,来这里打工的好多是少数民族,他们怕被人欺负,很抱团。一人有难,大家都会动手的。万一更多的人过来,他怕抵挡不住,所以,就没有再还手。

  果然,这两个人放开他,扬长而去了。

  表姐听得很清楚,是刚才出门的时候,张玮教训了那个服务员,他们才追上来报复的。表姐想,这是何苦那,看一下就看一下吧,又没有少什么,再说,他看的也不过是脖子下边的皮肤,要点是看不到的。不过那小子的想象力可能比看到的要丰富一万倍。

  张玮坐驾驶座上以后,表姐撕了点卫生纸给他,让他把脸上的血迹擦一下。

  回到酒店以后,他们就各自去了自己的房间。表姐坐了一会儿,想到张玮是因为自己挨得打,不知道伤的重不重,于是,就去服务台那里要了点白药,上楼直接到了张玮的门前。

  表姐敲了几下门,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于是,就慢慢的拧了下把手,门没锁,她一推,就把门打开了。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