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嘉文满脸严肃,完全看不出有半点开玩笑的模样,“景天,你以后再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以后就和小小一起睡狗屋。”

  “你开玩笑的吧?”景天吞了吞口水。

  梁嘉文怒目而视,另外一手揪着景天耳朵“本小姐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本小姐是认真的。”

  景天听到这话心头顿时咯噔起来,梁嘉文不是开玩笑,尽管耳朵被拧得很痛,但景天不敢废话半句。

  现在要是说话,只会遭到更痛苦的对待,与其这样不如忍受下去,等梁嘉文拧完好放手。

  看着景天一声不响,梁嘉文差点气死了,景天老是喜欢问这么无聊的问题,自己要是把这混蛋赶走,早就赶走了,需要等到现在才赶走?

  其实梁嘉文不是傻瓜,知道景天不会无缘无故问,如果以后有些事不是想象中那样,会不会把他赶走。

  3酷匠M网Bp首{U发

  她猜测事情肯定和景老爷子有关系,尽管景天不愿意告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梁嘉文还是打算问清楚。

  哪怕景天不肯说出来,也要问个明白。

  耳朵被松开后,景天感到好像劫后余生一样,他刚刚真担心梁嘉文会把自己耳朵拧下来,要知道梁嘉文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他势必遭殃。

  看着景天露出劫后重生般的模样,梁嘉文真想问一句,自己有这么恐怖吗?

  不过梁嘉文还是忍了下来,深深的叹息一声问道:“喂,刚刚景爷爷一声不响黑着一张脸离开,你又不出房间,你们到底怎么了?”

  愕然听到这问题,景天脸色微微变了变,变得苦涩,眼睛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哀伤,尽管只是一刹那,但还是被梁嘉文捕捉到。

  梁嘉文被景天深深的哀伤眼神刺激到,果然,这混蛋肯定和景爷爷发生不愉快的争执,不然怎会露出这么哀伤的眼神?

  一直以来,景天总是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模样,原来只这不过是为了更好的隐藏他内心深处的悲伤。

  换了以前,梁嘉文一定不会在意,随着慢慢的接触,慢慢的了解景天,知道景天秘密以后,她清楚知道景天有很多不可告人的过去。

  景天身上如同一幅破碎山河图般的伤疤,肯定肯定记载了很多很多故事,只不过这些故事,景天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敞开心扉,全部说出来和她分享?

  忽然梁嘉文想到景天那些故事肯定充满生离死别,就连夜枭杀神的身份都可以说出来,不然那些故事为什么会被他深深的隐藏起来?

  梁嘉文发誓,一定要成为开启景天内心深处隐藏起来那份悲伤的钥匙!

  片刻之后,景天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嘻嘻的指着受伤的手臂,“哎呀,你都不知道,爷爷刚刚不知道多凶狠,非得逼我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而且还要打麻醉把伤口缝上。”

  梁嘉文死死的盯着景天看,注视着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不过却看不出一丝端倪。

  “你也知道了,上次救你中枪做手术,我就没有打麻醉,要是这次去医院打麻醉缝合伤口,天晓得会不会有影响,要是麻醉药有副作用影响了那啥,岂不是不太好?”

  听到景天这话,梁嘉文眼角肌肉抽搐,恨不得直接把他活活掐死。

  如果换了以前,她一定会相信景天这番话,但是现在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梁嘉文看得出,景天在敷衍自己。

  镇定,镇定,千万不要生气!

  梁嘉文深深的呼吸口气,然后目不斜视的看着景天,“你每次取子弹都不打麻醉药,难道就不痛吗?”

  痛吗?

  景天自己也不清楚。

  “当疼痛已经变得麻木,就不会再痛!”景天神色黯淡的说道,或许身体受伤会很痛,不过这只是短暂的,但是心中的痛,却是一辈子,永远无法痊愈!

  当疼痛已经变得麻木,就不会再痛!

  这话让梁嘉文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到底要经历过怎样的事,才会说出这句话。

  梁嘉文认为,景天就像洋葱一样,哪怕会流泪,仍然会让你忍不住一片一片的剥开他,探求更深处的秘密。

  景天帮梁嘉文抹了抹眼泪,“怎么哭了,我这不是皮糙肉厚么,去不去医院都没所谓,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你才哭,本小姐只是有沙入了眼睛。”

  “我去,你怎么不说被洋葱刺激的?”

  “本小姐说了是沙子进了眼睛,就是沙子进了眼睛。”梁嘉文蛮不讲理道。

  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景天耸耸肩在心里腹诽,和女人讲道理,根本和寿星公上吊没啥分别,要知道女人都是蛮不讲理的动物,争执下去的话,自己有胜算吗?

  片刻过去,梁嘉文想起独狼的事情,然后对景天说道:“前段时间,我去医院看完爸以后,去看了趟独狼,他那边有不少专业的外国医生治疗,相信独狼很快会好起来。”

  知道景天身份,梁嘉文也就清楚,那些外国专家医生团,肯定是景天找回来专门为独狼治疗。

  要知道独狼可是景天过命的兄弟,更是为了景楚瑶而受伤,景天绝对不会让独狼出事。

  景天听到这话,立刻明白梁嘉文的意思,这大小姐恐怕是担心自己只顾着独狼,不理她爸,所以才会委婉的提起这事。

  的确和景天想的那样,梁嘉文抓过景天的手,满脸祈求的问道:“景天,可以让那些帮独狼治疗的外国医生,闲暇的时候去看看爸吗?”

  梁家是湘南一大家族不假,梁家集团在湘南很不错不假,但是仅仅在湘南,离开了湘南之后谁认识?

  梁家去联系外国那些专家,可能没问题,不过会很麻烦,同时需要很长时间。

  也有可能,哪怕梁家肯花钱,也不见外国的专家会答应前来。

  “傻,那是咱爸,怎可能让照看独狼那些医生闲暇的时候前来照看爸呢?”景天拍着胸口承诺,“我会让人找来专家专门为咱爸治疗,你不用担心。”

  上次前去看梁宇封时,景天就有想过找专家专门为梁宇封治疗,不过遇父母让景天无奈放弃探望梁宇封,最后只能先找专家前来治疗独狼。

  “老公,谢谢你!”梁嘉文露出迷人的笑容,然后在景天脸上亲了一下。

  以前梁嘉文的确和梁宇封有隔阂,可是两父女哪里有隔夜仇,现在梁嘉文恨不得梁宇封赶紧好起来。

  此时大厅内只剩下抱着小斌的孙美美和蜥蜴,梁老爷子不知什么时候离开可别墅,不过他离开别墅是前往景家问景老爷子事情。

  蜥蜴帮霍青青审问完那男人,进来坐下之后一直少有说话,他留下来完全是为了把结果告诉景天。

  喂完小斌奶粉,孙美美美眸闪过一抹精光,满脸狡黠的看向蜥蜴,“喂,你和小蝎子他们一样是景天兄弟吗?”

  “是啊嫂子。”蜥蜴不知道孙美美和景天什么关系,开口就是嫂子。

  在回来湘南之前,蜥蜴专门打电话问二哈,如果看到和景天在一起的女人,到底怎样称呼,谁知道二哈告诉他,只管叫嫂子就好。

  所以蜥蜴也不管和景天什么关系的女人,生怕吃亏似的,开口叫了嫂子再说。

  如果景天知道蜥蜴这样坑他,不知道景天会不会一口盐汽水喷死蜥蜴?

  孙美美脸色红了红,然后纠正道:“你千万不要乱叫,美美姐可是你老大景天表妹,要是被嘉文听到你乱叫,景天就麻烦了。”

  “啊?我以为你是老大女人,原来是他表妹。”

  “废话,超级无敌可爱的美美姐,当然是他表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表妹,我叫蜥蜴。”蜥蜴简单的介绍自己,二哈你个二货,谁说老大身边的女人全是嫂子的,这是是老大表妹...

  等等...老大不会这么禽兽,连表妹也不放过吧?

  很快孙美美就恢复过来,并向蜥蜴提出问题,“蜥蜴是吧?美美姐问你个问题。”

  “表妹,说清楚啊,除了问自身之外的问题,什么也可以问。”

  对于蜥蜴占便宜叫她表妹,孙美美也懒得去计较,偷偷看了眼景天房间,然后轻声问道:“那好,我想问小斌其实是不是景天外面的私生子?”

  虽然不知道孙美美为什么不帮孙连城把东西拿到手,看开了的她,再次恢复那个有点八卦的小魔女性格。

  蜥蜴听到这问题,满脸黯然神伤,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小斌不是老大私生子,是一个已经离开我们的好兄弟的儿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孙美美尴尬的回应。

  就在这时候,景天房间门被推开,梁嘉文走出来时听到孙美美的话,满意疑惑的问道:“美美,你不知道什么?”

  孙美美没想到梁嘉文会在这时候出来,她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显然是不想提起刚刚向蜥蜴问的问题。

  这美美真是!

  梁嘉文见孙美美不说,她也不好过问,走到沙发上便坐了下来,而景天则是坐在梁嘉文身边。

  下一刻,孙美美突然让梁嘉文把小斌抱着,梁嘉文不清楚孙美美想搞什么,不过还是把可爱的小斌抱在怀里。

  “景天,嘉文,你们和小斌好像一家三口哦!”拿起手机来到三人面前,孙美美示意两人靠近一点,“好了,你们不要动,美美姐要把你们一家三口幸福美满的画面拍下来。”

  看着孙美美帮景天三人拍照,蜥蜴也是一面郁闷,没找到这表妹的思维这么跳脱,幸好她不是老大女人,如果是老大就惨了。

  此时孙美美拉着梁嘉文和小斌照相的空挡,景天看着蜥蜴问道:“怎样,问出派他们前来的幕后黑手是谁了没?”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