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景天自己恐怕也没想到,当时头脑发热说出来的一番话,成了他们兄弟之间的口头禅,正因为这番话,成为一直支撑着他们的信念。

为了兄弟,闯刀山下火海,根本不算什么,哪怕仲有一天,为兄弟把性命丢了又何妨!

人终有一死,可以说轻于鸿毛,或者重于泰山,但在景天这帮人当中,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没有任何意义。

毕竟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每当出任务之时,一定要让兄弟活着回去。

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人牺牲,那么牺牲这份神圣的职责,便交由自己,让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敌人所有的攻击,为兄弟开辟一条逃出生天的道路。

这时候,独狼回想起景天曾经说那番话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道:“老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时说出这话,可是哭得一塌糊涂,口水鼻涕齐流,那鼻涕几乎要到嘴里去。”

“卧槽,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明明就流鼻涕好不好,根本没有流口水这回事。”

“难道我记错了?”

见独狼摆出皱着眉头回忆,景天斩钉截铁的道:“不用想了,你绝对记错,我当时绝对没有流口水,就是流鼻涕而已。”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独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便想也不想冲口而出,“你那时的模样,我记得火鸟那家伙把你给拍了下来,还专门给了个特写...”

独狼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说着说着便突然闭上了嘴,他也只是一时情不自禁,才会说出关于火鸟的事情。

不论火鸟,还是与火鸟有关的事情,独狼知道,对景天来说是一个禁忌,一旦提起这些事,景天便会呼吸急促,同时情不自禁地回想起火鸟几人死去的情景,使得杀戮人格出现。

从知道火鸟是景天的禁忌之后,独狼等人便没有在景天面前提到过火鸟。

虽说过去那么久,独狼不知道景天还会不会因自己提前火鸟的事,导致景天情绪不稳定。

独狼急忙看了眼景天,发现景天只是满脸苦涩,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总算松了口气。

一旦景天杀戮人格爆发,就他这伤残人士,根本没可能抵挡,只有被秒杀的份,即便没有伤残,面对现在的景天,他独狼也只有被完虐的份。

注意到独狼的眼神,景天摆了摆手,轻轻一笑道:“以后不用刻意不提火鸟,我不会像以前那样,提起他就情绪不稳,导致杀戮人格爆发。”

说着景天很是主动的道:“我记得火凰手上保留着火鸟的东西,我想火鸟手机里面,一定有我们当时那些照片,等有空的时候,我会把那些照片给冲洗出来,弄成相册给我们的子女看。”

火鸟实际上是被先生给害死这事情,景天觉得不告诉独狼比较好,有些事还是让它保持原来的结果,会让人容易接受。

景天担心把真相告诉独狼之后,会把独狼给刺激到。

说起子女,独狼第一时间便是想到,火凰已经怀孕,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作为老大正宫,为什么嘉文嫂子还没火凰怀孕快,不会是老大为了讨好火凰,所以故意这么做的吧?

其实,独狼的想法,基本上是正确的,梁嘉文经常需要面对电脑,与研究极限潜能药剂,试问梁嘉文怀孕后,天天对着电脑,潜心研究,能够吃得消吗?

如果在这时候,景天让其怀孕的话,那不仅对梁嘉文,甚至对孩子都是极其的不负责任,搞不好很有可能会出现一尸两命这结局。

更何况,如今时世动荡,没有完全的稳定下来,景天怎敢让梁嘉文怀孕?

说起来,梁嘉文之所以经常与景天那个,并没有怀孕,全因为景天搞了小动作。

下一刻,景天再次走到饮水机前,给自己满上一杯水的同时,也给独狼倒上了一杯。

把水递给独狼过后,景天便是转移话题道:“既然婚都求了,那么打算把结婚日期订在哪一天?如果没订好的话,我回去让老头子看看,什么时候适合。”

“老大你不也是不着急吗?你都不急,那我急什么。”独狼给喝上一口茶,随即无所谓的道:“我会与兰雪沟通好,等尘埃落定那一天,咱们一票兄弟,同时举办婚礼,你觉得这画面怎样?”

“还能怎样,简直太美,不敢想象!”景天毫不犹豫的回应,真要等到所有事情给完满解决,所有兄弟一起举办婚礼的话,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

那一天,真的能够如约而至吗?

  酷$匠F@网.唯一{正版,S7其^他都》w是‘V盗s版}

景天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那一天的到来,说不定,还没等到那天到来,恐怕就已经死了。

本来景天打算告诉独狼,不要等自己,先举行婚礼再说,但是这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最终,景天也只能放弃,从而改变了话题,问起关于慕容兰雪那傻了的母亲,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两人闲聊了片刻,护士便有了进来,叮嘱独狼回到病床上。

景天搀扶独狼回到病床上休息,叮嘱了两句,便直接走出病房。

已经差不多到约定时间,他要赶去见景楠夫妇,作为后辈,他自然不能够让两位长辈久等。

当景天走出病房那一刻,来了有一段时间的景楚瑶,却是百无聊赖的坐在走廊那长椅之上,把玩着一个叫《崩坏3》的游戏,自从放弃了玩王者农药后,她便玩起这游戏。

就平时而言,景楚瑶不会经常玩,除了等人或者等时间,才会打开游戏玩两把。

“瑶瑶?你怎么在这。”看到景楚瑶的时候,景天满脸的惊吓,这小妮子不是说了陪二叔二婶等自己吗,怎么又跑医院来了。

不会是瞒着两人,给跑了过来找的自己吧?

听见景天的声音,景楚瑶猛的抬头,对景天甜甜一笑道:“当然是等景天哥你啊,不然瑶瑶跑过来做什么。”

还真是专门跑来找的自己!

景天腹诽了一句,景楚瑶来了也好,至少有个人陪陪,好让他前去找景楠夫妇的时候,不会太闷,起码有个人能够说说话。

直接把手机给放回包包当中,景楚瑶就从长椅站起身来,同时提着裙摆,在景天跟前转了一圈。

因为今晚景天约她父母吃饭的缘故,景楚瑶特意挑选了一条粉色丝质薄纱吊带裙短裙。

只见她没有将头发扎起来,故意把漆黑亮丽的长发,犹如瀑布般洒落在背后,亦或是肌肤好似羊脂白玉的香肩之上。

除此之外,景楚瑶那粉颈之上,带着一条白金吊坠,配合着身上那裙子,完全是把她那高贵的气质,完全给表现出来。

紧接着,抓过景天手臂,景楚瑶迫不及待的追问,“哥,瑶瑶这造型好看吗?”

“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当然好看。”

景楚瑶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搂着景天手臂,边走边问道:“好看没用啊,要景天哥你喜欢才有用。”

给揉了揉景楚瑶脑袋,景天点点头道:“喜欢,当然喜欢了,不管我家瑶瑶穿什么,又或者不...”

景天见说错话,便仿佛别人急刹车般,立刻闭上嘴,把后面的话给吞回肚子里。

景楚瑶又不是傻瓜,怎可能不知道,不字后面的话是什么,她相信,不字后面的话,任何一个男人都喜欢对女人说。

侧过头看了眼景天,景楚瑶似笑非笑的道:“哥,你就不用装正人君子了,瑶瑶可是知道你想说什么的,你是不是想说,如果瑶瑶不穿,你会更喜欢?”

说着景楚瑶抛了个媚眼,舔了舔樱唇道:“等你什么时候想了,瑶瑶就成全你,让你一饱眼福!”

听到景楚瑶这话的病人,恨不得自己是景天,美女勾引自己,这么刺激的事情,他们可是梦寐以求。

不过很可惜,他们不是景天,所以只能羡慕嫉妒恨!

景天没有介意病人看景楚瑶那色眯眯的目光,毕竟介意也没用,眼睛长在对方身上,他总不能给对方两拳,让其把眼睛给管好。

带着景楚瑶离开医院回到车上,景天叮嘱她以后不要当众胡乱说话,便没好气的问道:“我家瑶瑶大美女,接下来怎么走?”

“让我想想啊!”景楚瑶微微侧了侧头,抿着樱唇,稍微鼓起腮,摆出一副萌萌的样子,沉思的同时,食指很有节奏的在俏脸上敲打。

下一刻,景楚瑶指了指前方,仿佛大将军指挥千军万马般指挥道:“go-go-go!先去珠宝店...”

启动汽车离开第一医院,往市区回去的路上,景天认为这妹妹的提议还不错,见二叔二婶,不能两手空空而去,最起码买份礼物聊表心意。

如果景天知道,景楚瑶提出到珠宝店,实际上并不是为了给景楠夫妇买手信,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想了想,景天认为问一问比较好,“瑶瑶,你知道二婶喜欢什么首饰吗?你要是知道的话,等会就给二婶挑几件,至于二叔,给他买块手表,你觉得怎样?”

此话一出,景楚瑶顿时满头问号,景天哥怎么无缘无故想起给爸妈买首饰?

哎呀,他不会以为,自己提出去珠宝店,就是为了给爸妈挑礼物的吧?

景楚瑶噗嗤的笑了起来,“哥,你以为我让你去珠宝店,是专门给爸妈买手信?”

“难道不是吗?”

发现景天一脸疑惑,景楚瑶笑着解释道:“可以说是,可以说不是。”

得知慕容兰雪离开时碰到景楚瑶,把独狼求婚的事情告诉这妹妹后,景天算是明白过来,景楚瑶羡慕慕容兰雪,所以要他前去珠宝店,为其买戒指。

景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以为瑶瑶这么孝顺,给二叔二婶买礼物,感情是自己会错意了!

景楚瑶声音几乎提高八度,一脸得意的同时,带着威胁之意道:“哥,你要是敢不同意的话,我就不告诉你,织梦姐与瑶瑶做了个什么约定...”

景天能够预想得到,这鬼精灵与小梦的约定,必然不是好事...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