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逃!”

  四个人施展的手段有些特殊,似乎都是需要和各自的灵兽配合。

  一开始的时候有暴走的哮天犬在镇压,四个灵兽瑟瑟发抖,这四名九劫高手竟然完全施展不出实力。而现在,他们都感觉到各自的灵兽不再畏惧,自然知道这条黑狗的手段肯定已经结束了。

  “这可是你招惹的敌人,离我远点”

  杨丰想起哮天犬刚才得意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故意装作不想搭理的样子。

  “小子,把你这只灵兽的兽魂锁交出来”

  “兽魂锁,什么东西?”杨丰惊疑道,御兽之道算是小道,许多资料中对此记载颇少,杨丰对此的了解也不多。

  “兽魂锁就是用来控制灵兽用的凶宝,可以强行剥夺灵兽的魂魄,以此来控制灵兽”哮天犬这回格外老实,暂时没有了力量的它生怕杨丰弃之不理,那它就就要面对这群暴怒的家伙。

  “等等”杨丰拿出了手机,打开包裹看了一眼,这里面的兽魂镯貌似就是一件兽魂镯。

  “这么破,还能用不?”杨丰点了一下提取,一枚看起来像是女性修行者用的手镯突然出现在杨丰手上,好在这手镯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样子,所以倒不会显得杨丰有些什么奇怪的兴趣爱好。

  “还说你不知道兽魂锁是什么东西,交出来吧”几人命令般的说道,刚刚这只黑狗在暴怒之后连伤他们四人,若是能够配合上他们九劫的实力和御兽的手法,绝对能够跻身成名九劫的行列。

  杨丰却是摇了摇头:“这家伙根本不是我的灵兽。你们知道这兽魂锁怎么用不?”

  “用灵力催动兽魂索即可”

  杨丰直接将灵力灌输其中,果然兽魂镯发生了变化,突然变成了一截绳索。

  杨丰意念一动,绳索突然变长,朝着其中一人的灵兽而去。这是一个金黄色毛发的灵虎,双眼永远骄傲,看到兽魂锁时却露出畏惧之色。

  “找死,它的灵魂已经在我的兽魂锁中”这人冷笑道,仿佛杨丰已经被灵兽反噬。

  杨丰听对方这样说正准备将兽魂锁给收回,此时异变突生!

  这灵兽已经被人控制,原本应当是无法再使用兽魂锁,若是强行使用,必然会遭到反噬。

  然而此刻杨丰的兽魂锁死死地困在灵虎身上,猛地一勒紧。

  砰!

  灵虎的身体被兽魂锁勒出了一圈血印,随之而来的是这灵虎的主人腰间一条灵索突然炸开,一道灵虎的虚影飘出。

  “我的兽魂锁!他抢了我的兽魂!怎么可能!”

  “就算是天劫境高手也不能强夺兽魂,你究竟用了什么神通?”

  ☆酷:匠(+网“首K《发P

  杨丰摆摆手表示无语,他根本就不知道兽魂镯的使用方法,若不是这些人作死告诉他,他都不知道拿在手里有什么用。

  对方的兽魂锁炸裂,兽魂从中流落出来。

  而杨丰的兽魂镯马上放弃了攻击灵虎,转而一个飘逸的瞬移,突然将灵虎的兽魂死死捆住。

  杨丰下意识的用意念收回兽魂。

  兽魂镯瞬息之间就又回到了杨丰手腕上,而灵魂却和眼前的灵虎多了一丝诡异而又斩不断的联系。

  灵虎突然颤抖着看了一眼杨丰,瑟瑟发抖的走过来,现在它的兽魂已经到了杨丰这里,也就相当于是杨丰在掌控着它的生命。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是他的兽魂锁,他的兽魂锁有古怪”那个被杨丰毁掉兽魂锁的中年不断地在疗伤,仿佛刚刚兽魂锁破碎对他造成了重伤。

  “兽魂宗弟子听令,杀了他,夺他”带头的九劫少年立马发号施令,欲对杨丰下手。

  兽魂锁是他们御兽的保障,原本即便是天劫境存在都无法强行剥夺已经被炼化了兽魂的灵兽,而今却出现了杨丰这样的怪胎。

  若是放任杨丰,整个兽魂宗的人睡觉都会感觉浑身难受。

  兽魂宗一大群弟子都在浩然丹宗外,若是现在出手,即便是杨丰也休想讨一分一毫的好处。

  “杨丰,好手段!”君三仙的声音突然传过来,竟然是他正巧从山外归来。

  “真巧呀”寒亦英竟然也从山外而来,这两人仿佛就连回个宗门都要整个先后,竟然相互之间比起了速度。

  两人最终齐步降临在山门前。

  “杨兄,这些人是……”君三仙作为浩然丹宗的天才弟子,对于宗门本就有杨丰没有的骄傲,此刻见到有人抵在山门前,浩然丹宗的守山弟子却一言不发,甚至是有了几分怒色。

  “我也是刚刚才回来”

  “君三仙、寒亦英,你们马上让开,这个人我兽魂宗要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们此次去秘境之中还需要靠我兽魂宗的”

  “你们在做什么?”浩然丹宗的天劫境存在和兽魂宗的高手一同走出来,两人原本是相谈甚欢的样子,但很快就感觉这边对峙的情况不太对劲。

  “于然兄,看来浩然丹宗不太欢迎我们兽魂宗的弟子呀”

  “秦守兄,定然是有些误会,待我去问问!”

  “这位是杀于然前辈,我宗的天劫境高手,有他在就没事了”萧柔偷偷传音提醒杨丰。

  “怎么回事?”杀于然审视的目光看过来。

  萧柔正想要说她差点被这些人偷袭的事情,没想到刚开口,兽魂宗的人反倒是恶人先告状。

  “浩然丹宗的弟子偷袭我们,还夺走了我们的兽魂锁,没想到这就是归宗的待客之道”

  “胡说,分明是你们先偷袭我,要不是杨丰……”

  “闭嘴!岂可在贵客面前胡言乱语!”杀于然怒斥道,吓得萧柔的话说到一半留没再说下去。

  秦守神情阴冷,他刚刚从兽魂宗弟子口中竟然得知了杨丰手里有件强行夺兽魂宗弟子兽魂的宝物。

  这对于兽魂宗来说简直就是天敌一样的存在。

  “于然兄,若是不给我宗弟子一个交代,恐怕关于秘境的合作,就只能放下了!”秦守突然说道。

  “你们拿了贵客什么东西,马上还回去!”

  杨丰眼皮一挑,压根儿没有动作。

  这可是仙宝,若是有机会修复,那可就是一件仙器。

  平白无故送给这群混球?

  不可能!

  “那个创下了各峰记录的弟子,就是你吧!”杀于然继续说道:“不要以为有了点成绩就能够以此为傲,不到天劫终究蝼蚁。将东西还给贵客!”

  杨丰抖了抖手上的兽魂镯,问道:“你怎么肯定这就是他们的?”

  “哼,我说是就是!”

  “老混蛋!没脑子!”

  刹那间,整座山的寂静了。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泡椒冰淇淋说:

  刚刚眼看着电脑都没什么电,我都给编辑发消息准备请假……结果来电啦。(可恶呀,没理由拖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