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宝看这些被埋在地里的家伙,连处理的兴趣都没有了。

  你对着那些在苍蝇板上粘着的苍蝇有弄死的欲望?

  当然是让他们等死了。邢宝此时就是这个想法。

  “你就让他们在院子里待着?”阿尔托莉雅看着邢宝问。

  “那你打算怎么办?弄死他们,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哦!我还是在考虑怎么拍黄金档的电视剧呢?我觉那个风雪姬就不错。可是那个家伙是雪之国的公主,现在可是没办法拍电视剧了。”邢宝满脸的都是怨念。

  阿尔托莉雅作为邢宝的枕边人,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熟悉不过的。这种怨念很纯粹,仅仅只是对事情的怨念,而不是对人的怨念。

  对人的那种就另一种了,那种怨念中还带着一丝丝色气。

  十几分钟后,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冲了进来。好吧只有人,没有马!带队的正是旗木卡卡西。

  “哟!卡卡西啊!进来喝一杯怎么样?”邢宝举起了自己手里的茶杯,展现的却像是一个一个晚间酒馆里的上班族大叔。满满都是咸湿气息。

  甚至误让人认为真的是在喝酒一样。如果不是从邢宝手里的玻璃杯看清楚的话……

  “算了,我可不想被暗部带去调查!”卡卡西摆了摆手表示拒绝,即使隔着面罩还是为难的神色。

  “啊咧!团藏那个老家伙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啊!”邢宝有点意外的看着卡卡西,还不遮掩的说道。

  卡卡西却是苦着脸说:“不要这么说啊!那样的话我会很难办的。”

  “有什么难办的,有什么问题叫团藏那个老家伙亲自找我谈啊!”邢宝反正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所以说对于整件事而言邢宝所持态度是无所谓的。“总计二十五给木叶内部的叛徒,不知道你们的情报到底是这么做的,这么多家伙潜伏在村子里面?”

  “那既然如此我就把他们带走了!”卡卡西说着就把一个个家伙从土里面挖了出来。

  将这些间谍从土地里挖出来之后,邢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卡卡西一伙人扔出了一连串的起爆符苦无。

  “什么?”‘卡卡西’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邢宝手里悠哉悠哉的贴上起爆符的苦无:“我说你们装什么不好?非要装卡卡西,卡卡西那个闷骚男可不像你这个样子。明明我桌子上刚放了最近才出来的亲热天堂,居然连一点兴趣都没有。

  卡卡西的那个闷骚个性,最起码也要多看几眼。说不定还要从我这儿借走。所以说你模仿谁不好?非要模仿他。”

  邢宝手里的就是前两天刚从木叶出版社拿到的亲热天堂原稿。和市面上的那些批量生产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要知道这可是全篇亲笔签名的。和那些是批量生产的印刷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且有些剧情连量产版里面都没有。因为出版社你要做一些小小的改动。

  “而且既然暴露了,那就动手。”‘卡卡西’撕掉了脸上的伪装。

  随着一声令下,其他伪装起来的忍者全部都撕掉了,身上的伪装发起了进攻。

  邢宝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智障忍者居然会合作,并且还集体出动。要知道从这些家伙的服装上看,可不是仅仅一个村子里面的。

  四大忍村的忍者可以说都聚集在这里了。

  “马上全部到目标家里的时候,打探好目标家里的地形。真的很难想象,你们的老师到底是怎么教你们的?”

  其实这批和上批相比,潜伏技巧已经好很多了。只不过因为某人拥有着过人的感应能力和辨别能力,所以对于任何靠近的位置物体极为的敏感。

  这边这群家伙刚想动手,真正的巡逻警备队已经跑了过来。一个个把苦无都很放在胸前,做出一副随时战斗的样子。

  邢宝却觉得这个举动十分的傻。这很明显就是告诉别人,你的武器就是这么一个短短的苦无。

  放在忍具包里面,随时拿出来,用不好吗?

  格挡的话,麻烦你们拿出一把肋插都比这个好啊。从理论上来说,剖腹用的肋插的坚固程度远远要比苦无好的多。

  而且使用实用性和惯用性上来说要更容易和更方便一点。

  即使刚刚涉猎的普通人相对选择而言,更倾向于短而坚固的肋插。

  “我刚修好没几天的院子啊。”邢宝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院子。

  这个院子在离开之间才刚刚修好,没想到刚回来又要重新翻修一遍。估计与最近几批工程队看到邢宝,就跟看到肥羊一样。

  《{酷匠N&网F首发/

  邢宝考虑是不是在自己宅子和院子里设置上阴阳师的结界。到时候驱散这些牛鬼蛇神。

  五花八门的忍术,朝着院子里面疯狂轰炸。好像那些忍术就像是不要钱的一样。

  火遁,烧掉了草坪。风遁,打碎了假山。土遁,破坏了整个院子的地形。只有雷遁倒没有引起什么大破坏。水遁的话,倒是把地面弄得湿答答的。一脚踩上去到处都是淤泥。

  “我去!”邢宝侧过头躲过了一个人过来的飞镖,急匆匆的穿着凉鞋跑到院子里喊道:“你们下手注意点好不好,院子修理费很贵的,你们行不行我明天就把算好的账单送到你们火影那里。”

  警备队的一群家伙听到这么说,一个个就像是寒暑假报到第一天的小学生一样。

  你问这两者的共同点在哪里?

  一个个都萎靡不振啊!

  你知道寒暑假报到第一天前一晚,小学生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噩梦吗?

  疯狂的抄抄抄。你不知道寒暑假作业一定要拖到最后一天才写吗?

  至于为什么不在假期之中去写作业。

  好不容易放个长假,还不赶紧从白银的鱼塘里面爬出来。当然了,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都有。

  以及某个XX亿小学生鼠标梦想的枪战游戏,我们就不做评价了。

  总的来说,此时的场面陷入了莫名的安静状态。

  两方人马,不对,三方人马相互对视着。尤其是被腹背夹击的四大忍村间谍,组织的特别行动小队。

  实在很难想象这四个忍村的忍者到底是怎样团结到一起。

  要知道这帮家伙相互之间也有着难以诉说的姻缘情仇。邢宝实在是很想了解自己到底做了多大的孽,能让这事帮家伙聚集到一块来针对。

  是挖了他们的祖坟,还是抢了他们的老婆?多大仇,多大怨?

  这种僵持的状态也没有持续多久,不晓得哪个好事的家伙随手扔出了一把苦无。好吧?这个火药桶一点就着。

  整个院子里再一次陷入到乱战的状态当中。

  邢宝一直被和服遮挡着的尾巴开始晃动,黑色的鳞片布满了不算粗壮的尾巴上。

  你们某些人难道忘记了上一集中使用的太古之龙眼?你以为这就没有副作用吗?

  邢宝只不过是为了忍耐,而且将尾巴蜷缩在自己的腰上。更关键的是因为太古之龙变身之后貌似是个平胸,所以问题不算太大。

  要不然如果是一个巨X美少女的话,那个问题可就大发了。

  伴随着空气温度骤降,先是小点的雪花开始不断的降低。环境的变化并没有引起院子里忍者之间的较量。

  随着雪花下的越来越大,忍者们终于意识到有问题了。

  可是等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无路可逃。原本落在地上的雪花,就像是被大功率的鼓风机吹动一下。开始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寒冷的风雪,迅速的带走了这些忍者身上的体温。即便是有好几个忍者使用火遁进行负隅顽抗。

  可惜在面对这样等级的黑魔,一般的火遁忍术可起不到任何效果。很快就帮可怜的家伙就因为寒冷开始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忍者说到底终究也只不过是人而已。在尚未突破人类极限的情况下,他们依旧还是被这身体的机能所束缚。

  当然那个仙人的后裔自然就不用说了,人家那是人民币充值玩家选择出生地点时间还有血统属性。

  你一个穷屌丝玩家投胎跟人家怎么比?

  所以说事实又再一次证明了投胎的重要性。

  这无差别攻击很快就被某个暗部纳入眼底。邢宝自然不可能让那个家伙跑了,捡起之前扔在房间的苦无。朝着那个家伙的方向直接射了过去。

  苦无并没有因为树叶和树枝的阻挡而停下来,甚至穿透了几面墙壁之后,顺利地穿透了那个家伙的心脏。

  大量的鲜血肆无忌惮的喷洒在地面和墙壁上,就好像变态杀人狂魔的杀人现场一般。要知道那个小伙的心脏部位已经空出了一个大洞。

  不过也怪这个家伙太过自信,让我有多重障碍的阻挡,像苦无这种东西扔不过来。

  所以说惯性思维往往会使人吃大亏,这就是明显的道理。

  所以面对未知事物或者是不了解的事物,尽量保持谦卑的态度才是生存之道。在职场也同样如此。

  否则这个家伙就是大家的榜样,当然了,不会有这么可怜罢了。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