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里有一颗忘情丹,本为自己所用。只是这么多年埋葬了过去,在忘情一道略有小成。如今方疯子死了,我之无情道心更固,也便真的用不到这颗丹药了。”

  云亦舒听了有些疑惑,道:“前辈,我修有情道,与您所说的无情道彻底相悖。”

  女子点点头,道:“有情无情,道极所准。一念有情天,太上无情道。孩子,这是你自己的抉择。不忘,你死他死;若忘……”

  她并未将话说满,忘与不忘全系云亦舒一念之间的抉择。

  “前辈,我会忘!”云亦舒只略加思索便下了决定。她虽是犹豫挣扎,可她师傅已经因她而死,她不愿苏离也是这般结果。

  或许他不回来,那样伤心的她何堪痛苦。与其这般不若选择忘记,救了他,解脱了自己。

  或许从头至尾这只是一段单情,了结了未必是件坏事。

  服下丹药的那一刻,清泪滚动着云亦舒的真情缓缓消散。

  我爱上了一个人奴?真好笑!

  好笑么?只觉得很痛苦,我挣扎不出。

  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我?

  应该不会,他有四位惦念的妻子,我又算什么。

  苏离,别了……

  青霞蒸腾映彻天际,这一方五位少主转瞬便被惊动,画鸢身为八人当中唯一的一个女子,人却与其姓名十分不符,妖媚舞动,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

  “这是……”她不知为何自己会落泪,轻试后只露出刹那清纯,“好怀念的感觉。”

  那人,那景,却因追道被她亲手葬送。

  “世间万法皆守九道,但却有例外存在。这恐怕便是当中最为惊艳的有情道了!”顾韫开口。

  “不,此道虽有情,却是在散情。情尽之后是什么?”画鸢轻声问道。

  四人听后当即震惊。

  有情散尽,太上忘情!

  “这不可能!”顾韫听后大吼,“太上忘情凌驾于九道之外,这小小的人狱之地怎会有人触碰!”

  “斩,否则日后当成我等大患!”一人狠辣而出,向着青霞涌动的方向冲去。

  五人齐聚惜昆谷外,只远远看见云亦舒悬浮在空中忘情悟道,引得五人大惊。

  “这女子当真惊艳,这种时候知道自己必死,竟会选择忘情入道来与我们抗衡。”

  “哼,这只能说明咱们来对了。苏离,一定会来!”

  “杀,苏离的深浅我等还未曾料及,这女子不可再成大患。”

  轰……

  大势已成,近乎毁天灭地的力量涌动而来,似是要将这座惜昆谷彻底抹平。

  “散!”

  声音轻柔响动,阵阵道力从谷中用来,将五人合力一击直接震散。

  嘶……

  几人皱眉凝思,心中的忌惮之意升至最高。这么一座不起眼的谷里竟然藏着一位让他们这般忌惮的人物。

  “五道甚至更高!”画鸢初步估测。

  “不,那是太上忘情的力量,只一道便可与九道抗衡。好在她并未彻悟,否则怕是真的要斩情入皇了。”

  画鸢则带着疑惑,问道:“就算有前辈指点,云亦舒也不至于入门这么快吧。太上忘情最难成道,这与天资可没什么关系。”

  “若这云亦舒之前修有情道,只需一颗忘情丹便可踏道而行。一旦道成,我等还有什么抵抗的机会。”

  几个人思罢,决定不顾那位前辈的阻挠直接动用封印人狱的法器,以无上大威来影响云亦舒的成道。

  噗……

  云亦舒当即吐血睁眼,一身青色道韵缓缓化为无形收敛。两目之中闪着丝丝冷漠,那位前辈只是一声叹息,道:“终究天命难违。”

  轰!

  隔着百里之距便出手,云亦舒踏云而动,一身无情神威冉冉生辉,肌肤如玉喷薄着无尽道意。

  那被她盯住的人当即生了冷汗,那种恐惧的感觉只在他闯荡最古老的遗迹之中面对最凶恶的绝境才有过。

  太上忘情!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忘的是什么情!”大喝而出,掌中竟有星辉闪动。

  轰轰轰……

  相触而震,爆裂的涌动撕裂空间。云亦舒不曾有半分犹豫,一指点出化作苍茫一烁,带着无尽神威泯灭而出。

  嘎嘣!

  一座青铜小塔当即粉碎,这人心惊后撤,不敢再有半分正面对敌。

  “太上忘情果然诡异,被我等打断悟道竟还能稳压我们一筹。”

  “不然也不会被称为九道之外的最强一道!”一人开口,“自古修成太上忘情的人少之又少,无情无欲杀戮果伐,无一不是声名显赫的大魔之人。进入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她,否则待她冲破人狱之时便是我等家族的劫难之日。”

  这一方云亦舒冷漠对敌,苏离却在十万里外匆匆过赶路。他已经远远感受到了这方道意涌动,心中露出焦急神色。

  十日时间还未到,怎么竟然有这么强烈的对决?又会是南院的哪位前辈出手?

  青韵潺潺流动,云亦舒此时站在云端犹如谪仙一般不然尘息。冷漠的双眸似有燃烧的蓝焰一般,是不是绽放令人忌惮的气息。

  战!

  这五人联手而动,他们都知道这是战胜云亦舒最好的机会。纵然是悟道被打断,只要让她稳固住修为,再想击杀就太困难了。

  “师傅,今日我便为你报仇!”

  声音平静生冷,她的情未散尽,她的道未大成。

  酷匠@V网S永u&久s`免费看d小9说{

  她依旧是云亦舒!

  雷蛇撕裂长空,神虹降威涌动。这方征战将苍穹都隐隐撼动,八荒地脉走势更改,六合山峦崩塌。

  几人对决余威便已经震慑的周遭之人瑟瑟发抖,学院之中众多长老弟子只觉丹府震动,仿佛随时都会崩碎一般。

  “死!”

  一人逮到机会向云亦舒后心攻击而去,这人的意图被所有人捕捉。此时正面与云亦舒对决的二人不曾有半分犹豫,当即出手将她死死拖住。

  噗……

  她终究还是败在了一群老辣阴险之人的手中,张口便是一口血吐出,半边身体布满裂痕,若非那青青道韵之力,恐怕已经彻底碎裂。

  此时一道云珠飘然而至,散发着恐怖的威慑欲要乘胜追击,置云亦舒于死地。

  画鸢出手果断,单手驾御着这颗云珠欲取人性命。

  铮……

  一道声音惊啼而起,银蛇如电横斩而来。

  叮!

  刺耳的声音犹如利刃一般撕裂虚空,画鸢惊恐后撤,就见那银色刀威化作不依不饶,斩碎她的宝物之后竟向她攻来。

  “你是谁!”

  顾韫大怒出手,苏离不曾收刀,随后便是一拳砸出,竟直接将他震退。

  “你还是来了。”

  苏离听到这话微微一怔,看云亦舒的状态似乎很不对劲。她可与这些人对敌,她的修为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被突破的?这说话的语气生冷,只给苏离一种远隔之感。

  “你因我才有此劫,不得不来!”

  话虽诚恳,云亦舒听了心中竟莫名一痛,随后眼中的蓝焰再度燃烧而起,那种清冷高傲更加让人难以触及。

  “原来你便是苏离,怪不得可以斩杀我等的追随者,不错。”顾韫道。

  “我听闻这小的丹道也不错,修为也入得我的法眼。今日我欲要收他做追随者,希望诸位莫要与我争。”一人开口。

  “哼,有能者居之,他最终跟了谁还是各凭本事吧。”

  苏离不以为然,这五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谈论,只因将他是做蝼蚁。可他苏离不是软柿子,刚刚只是一击便有所感悟,虽然有所不及,但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你帮我拖住一两个,只需三十息便可。”云亦舒踏云而动,化作青色韵光向几人冲去。

  苏离搞不清楚云亦舒因何如此,不过看眼前这状况似乎并非他所预料的那般艰难。

  虽然有些苦难,苏离还是选择出手。

  砰!

  只一掌苏离便被震出许远,刹那间他便冲了回来,更是出手攻向另一人。

  “找死!”

  与一人对决已经艰难,这苏离竟然还敢招惹其他人,当真活得不耐烦。

  这二人攻击先后而至,苏离此时不敢正面抵抗,最后只得侧身躲闪。这两人的攻击只是擦着身畔而过便将苏离的身体疼痛难忍。

  “这小子不曾正面对敌是有意拖延我们,你来应付他,你去相助顾韫他们斩了云亦舒,她才是大患。”

  苏离听后不给那人离去的机会,急忙冲身过来咬牙缠斗。此时他们已经看破苏离的意图,唯有这种方法才能为云亦舒争取时间。

  另一方三人苦不堪言,他们未曾料到云亦舒竟然这么狠辣,宁肯拼着自己受伤也要与他们死战。

  “她此时道力不稳是最佳的斩杀时机,诸位若是在有所隐藏就真给他们机会了。”

  顾韫大喝,掌中云光涌动,一拳而出散发的气息好似荒古凶兽一般,伴随着阵阵嘶吼向云亦舒冲去。

  画鸢也不再藏手,一身气息当即展露无意,竟隐隐冲破三道九霄修为,散发着令人忌惮的气息。

  轰……

  云亦舒直接被这三人的底牌掀飞,血洒长空。苏离因她稍稍分神,竟也被人击中胸口,重伤砸了出去。

  咳咳……

  苏离勉强爬起,只是他不住地咳血,情况并不是很好。云亦舒两目之中只剩不甘,看到苏离后竟少见的有柔情展露:“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呵呵……”苏离淡然一笑,道:“此事本就因我而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不必你侬我侬,我这就送你们一程!”

  神华散发着无尽神威轰然而至……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