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邱泽那近乎咆哮般的低吼,看宁涛面无表情,单手就往空中一指,随后拳头便握紧起来,沉声应道,“要战便战!”

  Sn看正版章◇…节)》上%3酷匠(网

   伴随他拳头一握,整个人气势陡然攀升,如果说之前宁涛让人看起来只是外强中干,那这一刻,他锋芒毕露。

  修为攀升,后天,先天,先天中期,一股无形的气息滂湃而出。

  今日是他修为恢复后的第一战。

  此战,许胜,不许败。

  便是对方修为极强,宁涛也不允许自己后退一步。

  修士之争,古也有一种说法,便是气运之争。

  若是你先在气势上压倒对方,那你就成功了一半,倘若心存侥幸,则逢敌必败。

  尤其这种同境界之争,若胜之,便可掠夺对方气运加身,有助修行。

  只是不少大能对此深感怀疑,若按照这个说法,那天才岂不是越来越强,资质平庸者注定只是垫脚石?

  两个观点僵持不下,但有一点是公认的,同境界一站后,失败者若是调整不好心态,容易形成业障,对修行有阻。

  在宁涛内心,也渴望一战,一战来抚慰内心的伤痛。

  总有一些,是不想提起的,而邱泽却揭开了他的伤疤。

  “狂妄!!”

  到了这份上,见宁涛仍然大言不惭,邱泽再度红了眼睛,脚掌在地上狠狠一踩,体内灵力一提,浑身就如炮弹一般,冲向了前者。

  修士一战,远不是普通人之类的比拼,境界高深者,与电影里的特效一般无二。

  临近之时,邱泽腰身一扭,右腿猛然抽出,仿佛一条鞭子一般,讯如雷雨般的从天而降,声势凌厉。

  在邱泽眼中,满是疯狂,他要一击,就将宁涛给打趴下,让全场的都看看,修士最终还是要靠拳头说话的。

  嘶!

  眼见邱泽这一腿,台下不少人都大惊失色,紫阳也忍不住宣了声道号,神色紧绷了。

  刀势中,有力劈华山这一大招,其实说来简单,就是全是辟出一刀,自上而下,拼尽全力,威力不可谓不厉害。

  所谓的化繁为简,也就是这个道理,如今邱泽这腿法,亦有异曲同工之妙,谁也没有料到,对方一上来便是全力以赴。

  顷刻间,武当弟子对于宁涛担忧了起来。

  这种比拼,可是玩不得花样的,实力不济者,恐怕这一腿便定输赢。

  台下众人变色,而在台上,作为承受者,宁涛的感觉更强烈。

  呼!

  有风起,凌厉劲头刮到脸上,让宁涛面颊生疼了起来,瞬间他汗毛都竖了起来,

  两人近在咫尺,他甚至能看到邱泽脸色的狰狞。

  在这一刻,宁涛没有退,事实上也不能退,他修为不如对方,若是这么一退,恐怕这一战在无赢的可能。

  既然不能退,那死也要挡住,瞬息,宁涛身子躬起,整个人仿佛一把弓箭一般,待到对方单腿到来之时,宁涛豁然伸出了双臂,稍一交叉,就悍然迎了上去。

  以身为弓,以双臂为箭,武当真武三十六式,霸王举鼎!

  真武之式,算是武当派的镇派法门,与少林的七十二绝技齐名,威力强大,也只有修为到达先天之境才能修炼。

  上次在东海,无尘子已经将三十六式传给了宁涛,不过以后者的天赋,迄今为止,也只能熟悉其中的六式。

  其中这霸王举鼎便是其中之一,武当开派祖师以柔出名,擅长四两拨千斤,此招算是为数不多的大开大合之势。

  嘭!

  在众人的视线中,邱泽的鞭腿终于到了,凌空而下,径直压在宁涛的双臂上,暴发出一股巨大的响声。

  嗡!

  宁涛只感觉浑身一震,一股滔天巨力从双臂上传来,一霎那就将他身躯压弯,之后更是忍不住踉跄后退,三步之后,方才止住了脚步。

  只是其抬头时,脸色一片不正常的红晕,嘴角有血迹溢出。

  邱泽同时也后退了两步,方才化解了冲力,抬眼看时,情不自禁的发出嗯的一声。

  刚才的一击,他差不多毫无保留,但没想到看到宁涛只是单单受了点轻伤,邱泽顿感惊讶。

  不过随后邱泽脸上就露出冷笑,“我看你还能硬抗多久!”

  虽然宁涛挡住了他这一招,但邱泽也试出来了前者的修为,先天中期。

  修行之路,越是往后,之间的鸿沟就越难跨越,

  他心中承认宁涛绝对是天才,能在这短短时间便将修为修炼到先天中期,资质比起他,只强不弱。

  但那又怎么样呢,任你资质通天,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终究还是算不得什么。

  话音一落,邱泽就再度冲来了,单拳一握,双手一抬,仿佛梨花暴雨般,尽数将宁涛淹没。

  来不及去擦拭嘴角的血迹,宁涛垂下的双拳也是豁然握紧,一咬牙,太乙五行拳,也轰了过去。

   一时间,擂台上拳拳相撞,两条人影错综复杂,让台下众人的心都揪起来了。

  明眼人一看就看的出来,两者之中,宁涛处于下风,完全是只守不攻,绕是如此,也是险象环生。

  如今是单凭着一口气在支撑。

  “何必呢?!”

  无言不忍,抬手宣了声道号,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叶婉清戴着面纱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外露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擂台,瞳孔里似乎有水雾朦胧,双肩颤抖。

  袖中的双拳紧握,指甲都要陷入肉中尚不自知。

  从山下归来后,叶婉清原以为打算永不见宁涛,此生青灯相伴。

  但当大殿中,那个为了她直面了然的身影,让她再度动摇了。

  有一种感觉叫做打在你身,痛在我心,便是如此吧。

  了空出手,叶婉清想都没想,就出手了,明知不敌,也会奋力一战。

  天若有情天亦老,眼下擂台之上,宁涛明知不敌,毅然出手,只因为她尊严一站。

  传说中,人的眼泪是世间最纯净的水,若有女人会哭,证明她真的爱了。

  水雾弥漫,叶婉清眼中有晶莹而下,径直如口,一如台上宁涛嘴角的血迹,苦涩,粘稠。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