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中年男子会偶尔压低身形,左侧肩膀略微倾斜,似乎在做什么事情。

  子安把几段有关于中年男子的视频全不调出来,发现中年男子搞这个小动作的时间非常有规律,基本上每隔十分钟就会出现一次相同的动作。

  但是,单凭肉眼这么看的话,确实找不出什么疑点。

  逼得子安不得不把每一次小动作的视频画面截图下来,放到一起方便对比。

  最终,子安终于在其中一个截图中,看到了中年男子耳朵里,似乎有一小截黑色的东西露了出来。

  {;酷"匠…?网$#首v发

  “不好!就是他!”

  子安一眼就认出,那一小截不小心露出来的黑色物体,正是执行特殊任务时,需要配备的无线电耳麦。

  找到可疑目标人物了,子安打算从他开始作为寻找晓玥的突破点。

  不过查看监控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子安担心那个中年男子此刻已经离开了医院走廊,赶忙再次调取琪琪所在病房楼层的实时监控。

  监控画面中显示,那个中年男子还在,不过他已经站起来了,装作在楼道里不停地溜达,但实质上一直在观察琪琪病房屋内的情况。

  子安猜测,一定是自己把病房大门给关上了,那个中年男子有点坐不住了,想要打探更多有用的情报。

  顾不上其它,子安把自己调取的监控资料全部归位,又将刚才截取的照片删除,清空回收站,清楚电脑中的相关浏览痕迹,这才转身冲出监控室。

  当子安离开阁楼后,监控室的各个显示屏上全部恢复到正常画面,仿佛从未有人来过一般。

  唯有那三个倒霉的医院保安仍旧躺在地上,其实他们早就已经醒了,但都不敢动弹,生怕折腾出半点动静遭到子安杀人灭口。

  为了不让监控拍到自己,子安下楼依旧没敢乘坐电梯,以最快的速度直奔琪琪病房所在的十三楼。

  当子安面不改色地出现在相应楼层后,那个中年男子将双手背负于身后,手中还握着卷成一团的报纸,假装刚好路过琪琪居住的病房门口。

  左顾右盼之际,中年男子还探身往玻璃门里看了一眼,但玻璃不透明,他几乎什么都没有看清,只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

  只见,中年男子一边往前走,一边再次出现小动作,抬起左手按住耳朵,压低声音不知道在汇报着什么。

  子安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一直悄无声息地跟在中年男子身后。

  趁着中年男子开口说话之际,子安竖起耳朵仔细辨听着,还真让他给听出一点门道来。

  这个中年男子说的话果然不是神州语,倒是跟东南亚某国的语言较为相似,由于距离较远,子安听得也不是很真切,暂时无法得出确切的结论。

  子安抬头望了望走廊尽头,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监控摄像头的位置,他在盘算动手的时机跟地点,无论如何都要确保自己跟中年男子都不能出现在监控视频中,防止给后续赶来调查的敌人留下线索,后患无穷!

  中年男子走着走着突然就转过身来,子安此时刚好经过护士站,见状用最快的时间跟一名正在低头忙碌的小护士搭讪。

  “嗨,美女,你今天真的很漂亮啊……”

  小护士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望向子安。

  当子安看到小护士那张精致的瓜子脸后不由得一愣,这不就是刚才主动跟自己打招呼的那个小姑娘吗?

  因为子安从监控室出来之后已经脱下刚才从医生值班室顺来的白大褂,所以,小护士一时之间还没有认出子安,只是觉得面前这个帅气硬朗的男子有点眼熟。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小护士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逼真一点,子安拿出以前上学时泡妞聊骚的本领来,逗得小护士不停地捂嘴娇笑,对他好感倍增,很快便流露出依依不舍的迷恋之情。

  中年男子转身时,第一眼便看到了子安,起初他也怀疑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已经暴露了,萌生呼叫援兵的念头。

  但是,通过短时间的观察,中年男子发现子安跟小护士聊得眉开眼笑,压根儿就没有往自己这边看过一眼,渐渐地放下心来,开始继续往护士站那个方向踱步走过去。

  其实,子安也在赌,他也担心中年男子跑掉。

  好在子安赌对了,当中年男子那熟悉的脚步声从身后经过之时,子安内心深处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待中年男子回到之前的椅子上继续坐好,子安从兜里摸出一个手机,这是他离开琪琪病房之前,问那个美女空姐借的,方便在关键时刻跟病房里的两个女孩儿联系,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就在子安思索着如何摆脱小护士之时,小护士被一个病人的呼叫电话给喊走了,拿着一袋新配好的吊瓶走出服务台,临走时还不忘冲着子安抛了个媚眼。

  子安赶忙在手机屏幕上寻找琪琪的电话,并在第一时间内拨了出去。

  通话时,子安尽量用身体挡住手机,不让那个中年男子看到。

  手机毕竟是那个美女空姐的,上面贴满了各种女性化的饰物,中年男子的职业比较特殊,肯定对一些细节方面的事情看得较为认真,万一因为这个手机露馅了,那可就得不偿失,功亏一篑了!

  电话响了几声,很快被接通了,可能是开了免提的原因,手机里同时传出琪琪跟美女空姐两个人的声音。

  子安赶忙叮嘱道:“琪琪,你继续待在病房里不要动弹,那个美女,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哦,叫我文儿就好了……”

  听到美女空姐的自我介绍,子安不好意思的讪笑道:“文儿小姐,我需要你帮个忙,可能会有点危险,但是不用怕,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手机另外一头的女孩儿似乎是有些犹豫,良久,这才幽幽地答应道:“好,需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调整好心态,装作若无其事的从病房里走出来,然后下楼从医院后门离开。”

  闻言,文儿略微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从后门离开呀?”

  子安解释道:“我已经查到晓玥就是在后门消失的,而且医院里也有可疑人物,大楼里监控太多不方便动手,所以才需要你把他引出去。”

  “帅哥,你确定一个人能保护得了我?”文儿不放心的问道。

  这要是搁在平时,子安早就拍着胸脯打包票了,可是他现在势单力薄,身上又没有携带枪支,万一对方人多势众,结果还真不好说。

  没有得到子安的肯定答复,文儿也不是太在意,她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了,大义凌然地提醒道:“搞不定的话就在第一时间内报警,为了晓玥,姑奶奶我豁出去了!”

  “好……”子安着实被文儿的精神感染,趁着护士站服务台没人,顺手摸了一把剪刀藏在裤兜里,以备不时之需。

  挂断电话,子安把手机收好,特地转过身来漫不经心的观察着那个中年男子。

  不一会儿,文儿拎着一包收拾好的垃圾从病房内走出来,中年男子赶忙低头汇报起来。

  可能是绑架组织安排在医院外围的人手还没有撤回来,这一次只能由中年男子亲自动手,他起身收起报纸,尾随在文儿身后一起下楼了。

  子安左右眺望了一下,确定走廊里没有任何可疑人物,这才放下心来,跟在中年男子身后出了医院大楼。

  正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文儿乘坐电梯,中年男子走的大楼东侧楼梯,子安走的大楼西侧楼梯,三人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在一楼大厅内。

  不过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子安此番隐藏的非常好,再加上中年男子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文儿身上,压根儿就没有察觉到背后伺机而动的尾巴。

  眼瞅着文儿马上就要走出一楼大厅,中年男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当着几个来去匆匆的行人,一把扯下披在外面的病号服上衣,又以最快的速度脱下病号服裤子,随手丢在垃圾箱内。

  中年男子里面竟然穿了一身完整的黑衣,与之前那两个尾随在晓玥身后的黑衣人装束一模一样,子安当下便觉得收获颇丰,最起码有了这个线索,就能找到晓玥了……

  只见,中年男子的脚步越来越快,跟文儿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不到十米。

  文儿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正在逼近,她不知道子安倒底有没有在自己附近,不由得害怕起来,两条腿因为过度紧张都快要迈不开步子了。

  而中年男子在快要接近文儿之际,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口罩,以及一款男式大墨镜,看起来还想故技重施,用他的同伴们绑架晓玥那一套方法来对付文儿。

  恰巧此时,两人行走的路线比较偏僻,子安盘算着这里已经远离摄像头的监控范围,果断加快步伐准备采取行动。

  “不许动!”

  中年男子刚刚扑向文儿,把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女空姐按倒在地之时,他的身后便响起一记无比威严的恐吓声!

  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一把无比锋利的剪刀,横架在中年男子脖子下方的主动脉上面。

  只要子安稍稍用点力气,就会切断这根链接大脑与心脏的主要通道,届时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无法挽救中年男子的小命!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