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转过了背的杨晋,也是感受到那视线所带来的冰冷寒意。

  他虽然混迹江湖的时间不短,学涉驳杂,正是因为没有宗门,独自摸索,缺乏了根基的支撑。

  所以实力比之青莲剑宗的众人,还相差一个等级。

  与身为先天的陈绘春,相比之下的鸿沟巨大。

  境界差别所带来的,是“势”的压迫力。

  就好像是再如何凶狠的狼,在怒虎狂狮的威慑下,也只能瑟瑟发抖地匍匐。

  完了!

  要是换了别人或许还有通融之情,这冰山美人可是处事决断,从来不留情面的主。

  杨晋浑身僵硬,表情更显紧张。

  这时,明兴宇墨渊长剑垂落,目光落在了王有成的脸上。

  见王有成满脸正色,依旧拱着手,似在等待陈绘春的回答。

  他摇摇头,幽幽开口:“纯阳祖师圣迹,泛泛之辈也敢妄言瞻仰观摩,徒增笑耳。”

  他语气里并无讥讽嘲笑之意,而是一种身临高地,自上而下时的轻视。

  眼前的这两个人实在寻常之极,对他来说,是不值一提,连拔剑的兴趣也无。

  更没有资格被放到自己的对立面,成为分庭相抗的对手。

  便是天下第一宗门,核心弟子里步入先天的不少,真正能被自己当作对手的,也不过寥寥数人。

  就算天之娇女陈绘春,比自己也不过稍强一线。

  自己有墨渊依仗,若非顾念她的安全,只用君子拔剑术,她还未必能站到上风。

  至于纯阳宗核心弟子里的大多数人,不过也是泯然众人而已,其中又岂有自己的一合之敌?

  似眼前二人,看上去比那些人还有差距,竟也敢大言不惭,要来观瞻圣迹。

  狗眼看人低!

  杨晋虽然心中忐忑,可听到明兴宇的话,顿时就暗自恼怒。

  泛泛之辈?

  这词用在我身上合适,可咱身边这位,好歹也是先天高手!

  是,你是群英榜上赫赫有名,位列第三。

  你有自矜骄狂,目空一切的资本。

  可就算是群英榜的那位第一人,也还不至于狂言至此吧?

  连先天高手,在你眼前都是泛泛之辈!?

  杨晋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虽然心中大为不爽,可理智还在,当即压着怒火,又扯了扯王有成的宽袖。

  咱还是别争这一时意气,崖刻什么时候来看都一样,这会儿咱还是顺坡下驴算了。

  杨晋甚至连安慰王有成的话都想好了,什么能屈能伸才是真豪杰;不争一时长短,不计眼前得失……

  心念刚起,王有成已经踏出一步,神色坚定,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某此番瞻仰圣迹,的确身有要事。唐突冒昧,非某所愿。”

  王有成淡然摇了摇头,瞳孔微动,潜藏的气息涌出,玄关精气神三华悄然汇聚。

  “得罪之处,还请仙子海涵。”

  王有成语气不波,却偏偏不容置疑。

  明兴宇表情一愣,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寻常普通的家伙,竟然会来这么一句。

  得罪?

  怎么看这意思,他是要硬闯?

  饶是平素不苟言笑如明兴宇,此时也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一个内息羸弱,实力微浅的家伙,面对两个先天高手,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看k正s版章p节:上b酷√y匠网

  让他失笑的,不是王有成的蚍蜉撼树。

  而是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无知者无畏的语气,完全就是个初涉江湖的愣头青。

  不知道群英榜,不认识天之娇女,也不知道薄有声名的自己——没准这家伙还自认是“实力高深”之辈,对咱们不屑一顾。

  陈绘春也是露出又可气,又可笑的表情。

  明兴宇忍不住轻叹,有些无可奈何地握住剑柄。

  既然是初涉江湖,不知天高地厚,那便给你个教训,点到为止。

  他轻踏脚步,气机催动,整个人已仿佛是出鞘之剑,寒光四射。

  行步之间,翻腾涌动的气,几乎使得周遭的环境,都似产生共鸣。

  王有成不闪不避,微微凝眉。

  在自己之前所遇到过的对手中,不论是陈摹秋,还是实力尽出的秦望,都远没有眼前的明兴宇这般威势。

  遥遥百尺,倏忽而至。

  明兴宇的身形如电,欺身靠近,手中墨渊剑铮铮剑鸣。

  王有成右手虚握,食指绷直,劲气吞吐。

  明兴宇以剑鞘为器,势如惊雷的刺击,猛然点向了王有成。

  灌于其中的劲力,似有断金裂石之能。

  墨渊剑虽在鞘中,可锋芒掩盖不住,已然喷薄而出。

  王有成的身后,便是顺山势倾斜而下的石阶。

  明兴宇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从来不拖泥带水,喜欢的就是这种干脆利落的方式。

  他没有说“滚”,但是他用的剑招,的的确确是要击得他顺着山势,狼狈不堪地滚下去。

  哪怕你是初涉江湖,不懂规矩,照样要为自己的愚蠢莽撞,付出足够的代价。

  打败一个盲目自信的人的最好的办法,不就是轻而易举地击溃他的信心?

  打扰了我切磋的兴致,这只是小小的惩罚。

  明兴宇剑招洒然,心中超然,表情淡然。

  他鬓角垂发,显得不羁又冷漠,一如古龙大师笔下的那些习惯独来独往的独行侠。

  可惜的是,他志得意满的刺击,在眉间玄关三华完全绽开的王有成眼中,却显然还没有到无法闪躲,无力招架的地步。

  而且这剑招虽然姿势潇洒,狂叼酷霸拽,却留出了漏洞。

  分明只是随手而发的一击,全然没有将对手放在眼里!

  王有成略一皱眉,脚步轻踏,躲开了他的刺击。

  右手食指劲气冲射而出,破空之声响起。

  明兴宇见他闪身,本已心中惊异,再见他这凌空指力,顿时脸色大变,无暇思虑,猛然闪开了身。

  内劲外放!

  就算是自己,也只能让劲气着于剑身。

  自己的内息强大,足够支撑,却也仅限于剑身所能达到的范围之内。

  这家伙不假外物,指力所达之处,竟然还远胜自己!

  明兴宇心绪电转,哪里还不明白,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竟比自己要高出了太多!

  陈绘春也是目光一缩,表情怔了怔。

  她望向了王有成,眼神之中,分明多出了种种疑虑。

  这家伙的气息……不对,怎么会是这样?

  他的气息,怎么会突然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几近天壤之别!

  陈绘春心中骇然,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她自问,如果不假外物,使用宗门所传的剑指法,自己的劲力也能通过指尖冲射,产生远距离的杀伤效果。

  可她却明白,要想达到眼前这家伙这般的效果,自己是决计不可能完成的!

  他是谁!?

  这人的年纪应该并不大,至多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模样。

  身负这般实力,怎么群英榜上却籍籍无名?

  种种疑惑升起,陈绘春不由自己地握紧了剑柄。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