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依旧,彻底封山。雪中苍茫一片,北风嚎啕。

  与南白鱼一战之后,穆白便折道赶向南方。虽说南白鱼已向他保证,南家不会再有人阻拦他离开,但南白鱼的人品可以相信,南慕的人品,却很难给予信任。

  南白鱼不可能时刻监视着南慕,所以南慕完全有再次出手的可能。

  出于这个原因,穆白最终选择冒雪离开。他并未继续向西,此前他的行进路线已经暴露,如果继续西行,难免会被南慕追上。

  尽管对这老妖婆极为痛恨,但以他现在的实力,的确还不是那老妖婆的对手。

  几番考量,最终穆白选择南行。

  雪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天色也越来越昏暗,不过考虑到南慕带来的潜在威胁,穆白也只是减缓速度,却始终没有停步。

  到了夜间,陡然起了大风,这风宛如自九天之上吹下,即便是穆白,竟也无力抵抗。

  大雪漫卷,很快,穆白便在风中失去方向,甚至于,他被狂风卷起,带入风眼之中。

  “罢了,这风中的力量虽然极为暴虐,但却能刺激龙精虎魄,我便随这风走上一遭,或许便能令骨身彻底发生蜕变。”

  穆白直接走入风暴中心,以他的肉身强度,这风尚还伤不了他,反而还能给他带来好处。

  自然的力量无穷无尽,而修士修炼,大部分的力量则又源于自然。

  即便是体修,能在体内修炼出神秘力量,不用自外界汲取元气,但若是能利用好自然之力,同样能给修炼带来极大的便利。

  ……

  中土有九州,最东是玄州;玄州最东有一域,名为隐域;隐域之中有一城,叫做小燕都;小燕都之北有一湖,以前没有名,现在唤做未名湖;未名湖畔有一座私塾,私塾从前亦无名,如今……依旧无名。

  不同于两年前,今年隐域的冬天来的着实太晚,也来的着实太过突然,等到乍然发现,人们才记起秋日竟已走到尽头,初冬的脚步亦蓦然踏响。

  相比于前年初冬的大雪,去年初冬的小雪,今年的初冬,隐域还没有雪。

  湖边的老柳已经枯萎,是在今年夏日枯萎的,到了这初冬,那几根老柳已经彻底干枯,显然是活不成了。

  故而到了今年初冬,那湖面上少了许多落叶。

  暖阳当空,但由于北风徐徐,却着实感觉不到太多温度。

  北风中,一只尚未遭遇厄劫的枯蝶翩翩振翅,从那湖畔的枯柳上起飞,沿着一排石阶,徐徐攀上一座小山,在私塾书屋的窗扉前停下。

  书屋的房门紧闭着,枯蝶自然不知道,在去年的这个日子,那房门可还大开着呢。同在去年的这个日子,那书屋中还坐二三十个朗朗学读的稚童,当然,还有一个教书的林姓女先生。

  #酷C匠网8h唯*H一%J正版4&,iw其他wI都`是9盗N》版6k

  当然,枯蝶仍然不知道,这私塾其实就是那林姓女先生的,而那位林姓女先生,一直以来都体弱多病。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落入的余晖斜映在私塾门前,拉出一条淡金色的光痕,透过私塾的窗扉,借着夕阳的余晖,隐约能够看见在那书屋中的几岸上,已经堆了一层淡淡的薄灰。

  枯蝶有太多不知道,但她却知道,这道房门已有太久未曾打开,而那位林姓女先生,也有太久未曾出现。

  枯蝶遥然记得,在湖畔的那几根老柳尚还未枯萎之前,她曾有幸进过那位林姓女先生的课堂,听过那位林姓女先生的讲义,更曾近距离关注过那位林姓女先生。

  女先生着实生的漂亮,只是脸色有些太过苍白,但先生为人很好,也很乐观。

  先生喜欢微笑,这种笑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很纯净,很自然,很随和。

  看见先生的微笑,很容易便能让人想到春日的暖阳,想到初生的晨曦,但看见先生的脸庞,却不由得令人想到冬日的斜阳,想到傍晚的余晖。

  枯蝶有些发痴,无意识的震动双翅,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太冷。她不由想到,如果那位女先生还在,看见她到来,肯定是会打开书屋的房门。

  那屋中可有一只火炉呢。

  火炉的温度足以驱散她的所有寒冷,驱散这整个冬日的寒冷。

  枯蝶不曾感受过火炉的温度,所以她在脑海中仔细构想,构想那火炉的温度应该会是怎样一个模样,但不知为何,她总是感到越想越冷,越想越倦。

  她的双翅振幅越来越小,频率越来越慢。

  枯蝶困了。

  从春天开始,她飞过了繁花锦簇,飞过了烈日炎炎,飞过了秋果累累,如今,她飞到了这初冬,这荒凉的初冬,这寂静的初冬,这寒冷的初冬。

  她飞了太久,飞了太远……

  她累了……

  枯蝶的双翅扇动的越来越无力,她将目光缓缓自书屋中收回,然后回头看向那几株枯柳,看向那一汪碧湖,以及那湖水尽头的夕阳。

  陡然间,她才发现,自己竟在这窗扉前停步太久,以至于夕阳的余晖落下台阶,滑进湖水,最后又坠入那黯黑无底的湖泊深处。

  黑夜……来了。

  枯蝶感到越来越冷,她努力振动双翅,想要起飞,想要重新回到那几株枯柳之上,但她却蓦然发现,这已成了奢望。

  她努力摇着头,仰望越来越漆黑的夜空,望着那暮色慢慢涌来,不由得,她再度想到了那林姓女先生。

  夕阳无限好,但夕阳坠落,还有什么?

  枯蝶有些失神,竟也忘记了寒冷,她仔细想啊想,想在夕阳坠落之后还有什么,她想啊想,想啊想,想啊……想……

  枯蝶越来越困,越来越困,这种困让她想就此长眠,永远的长眠,她飞了太久,飞过春夏秋冬,飞过一年四季,她太累了……

  但她还在想啊,她在想,夕阳坠落之后还有什么?

  她在想啊,想啊,不知道想了多久,想到那黑夜越来越沉重,想到那天气越来越寒冷,想到那九天之上,终于有一片片晶莹坠落。

  枯蝶抬起疲倦的双翅,猛然从窗扉前跃起,扑入夜风之中。几片晶莹的白花打落在她的翅膀上,她忽然明悟,原来在夕阳之后,竟是雪夜啊……

  原来,这就是雪啊……

  ……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