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对面的仓黄虎让宋牵牛与钟俊楠把岗村搁在一张长桌,自已端了一杯茶走近他笑嘻嘻地问道:“先生,教官,你说人最恐惧的是什么?”

  岗村笑道:“人最恐惧的是临死前等死的那一刻,有什么事,不懂的问题,过一会儿再问,你先给我包扎。马上起航,赶回天津我要治伤,天热拖久了,伤口会感染,发浓就难治了。给我喝几口茶,真有些渴了。”说完他张开了嘴等着黄虎喂他,

  黄虎没有喂他而是自已呡了一口茶笑道:“你要喝茶,要包扎,要治伤都不急,你先把大洋模板给我,我满意了,你自然会满意。”说完他双眼眯眯望着岗村似笑非笑,

  岗村的心一惊,一沉,装傻地轻轻一摆头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什么大洋模板?”说完他露出了一脸大惑不解的表情,

  黄虎嘻嘻笑道:“你真不亏是教官,真会装傻,不要紧,我现在在喝茶,你现在全身有伤,你乐意耗,我俩就耗吧!我无原无故地在此等你干嘛呢?那么多正经事可干,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一来天津,岩黑与土肥二叔就告诉我了。

  你身上的模板不给我,肯定不行,我有的是手段对付你,我二叔教了我一个方法最适合你,你想不想试试?”问完他又端起茶来喝,

  Gb注册送58体验金i唯T一M¤正&Q版,其他都Ph是盗☆…版

  岗村一皱眉头,依然装傻地说:“你究竟是在说什么?我真不明白,什么模板,究竟是怎么回事?土肥原贤二他又同你说什么了?”

  黄虎将手中茶杯一偏往岗村嘴里滴了几滴茶水,依然笑嘻嘻地说:“你即然一定要装傻,我没有办法,我直接说好了。我土肥二叔告诉我,你们准备铸造我们的大洋,厂就是巡捕房附近的那家钢铁厂。

  你应该知道我土肥二叔也想当关东军司令,而他的竟争对手就是你们兄弟。你们岗村家族想崛起,想挤进军部,内阁,甚至想超过其它几个家族。你们家野心挺大,其它几个家族早看出来了。

  你眼红,嫉妒,土肥家族上次铸钱,你们兄弟在军部,内阁上窜下跳毁诋土肥家族。你这次独揽了铸造这件肥事,你又想要权又想要钱,你想得太美了。

  我二叔到军部,教育司为我补办毕业证,就是你兄弟岗村宁次处处阻碍,刁难。不过我二叔还是给我办成了,你们兄弟,你们岗村家比之土肥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你们拦不到我。

  我同你讲了这么多,你还要装傻吗?你还要说模板不知道怎么回事吗?如果你坚持说不知道,那么,我就要对你这个教官用点从你那里学的手段了。

  反正就一句话,模板我今晚必须要到手,我要不到你就等着尝我这个学生的手段了‘。’”随着他口中的了字落下,他嘴角一扯对着岗村一边阴阴地笑,一边双眼连眨。

  他的这翻话与表情让岗村内心像翻江倒海一般,脑子里飞速地转。他一时觉得真是自已的竞争对手土肥原贤二把铸币的事告诉了黄虎,是土肥原贤二指使黄虎杀自已,抢模板。

  一时又觉得不太可能,土肥原贤二再混,再想打败,扳倒自已,应该也不可能将这种机密告诉黄虎这个外人。这是军部的最高机密,泄露这种事土肥必死无疑,土肥为了扳倒自已也应该不会用这种手段……

  岗村的脑子在飞速地转,在判断黄虎这翻话的真假?他在内心中决策,斗争,他的额头已开始见汗,他闭上了眼睛。这事关系太重大,不光关乎他自已的性命,也关乎他整个家族的荣誉,更关乎军部是否有人泄密……

  他脑子里还在想,内心还在犹豫,还在斗争。看着他额头已冒汗的黄虎不给他机会,时间了,黄虎不能让他太想清楚,太明白,否则自已穿包,露陷。

  黄虎不失时机地大喊:“来人,给我取一桶水,一些纸来,我要给我尊敬教官尝尝贴水的滋味。”

  黄虎口中的味字才落,闭着眼睛的岗村吓得身体一抖,睁开眼睛惊恐地望着黄虎急急地大喊:“你可不能这样,我是你的师长,你真想欺师灭祖,你不怕我兄弟以后灭了你吗?

  你想想后果,你杀死我有什么好处,你不杀我又有什么好处?我至少可以扶持你成为一个军阀!”说完他双眼游离不定地连描,连瞟,已经走到黄虎身边的两个人。

  他的眼神出卖了他内心的恐惧与惊慌。

  黄虎对着他一摇头说:“我去日本留学的初衷是想成为一代名将,但日本人却毁了我的梦想,不愿意让我进士官学校。从我踏进特科学校的那一刻开始,我知道这一生的梦想破灭了,我与名将无缘,因此我脑子里恨透了那几个不收我进士官学校的人。

  没有学到战术我对成军阀就不感兴趣了,如果想成军阀,我早成了。土肥家足可以帮我成为军阀,我不想成而已。我现在只对钱感兴趣,我拿到了你身上的模板,我就会成为世界首富。

  我即可以去东京,阿根廷,南洋买下大片的农场,也可以去美国修我黄虎二字的街道。真抱歉,为了我的首富梦想得以实现,我必须要你把模板交给我,你不把模板给我,你就是破坏我梦想的人。”

  随着他口中的人字落,他从刘福升手中抓过一张纸,往徐文华提着的水桶里泡。

  岗村看着他往水里泡纸吓得冲口而出地急急大喊:“你是疯子,你疯了不成?你取了模板就是同整个大日本帝国对抗,作对,你以一已之力对抗整个军部的特工,你能活命吗?

  你还想去美国修街,去买农场,你纯粹是做梦,你纯粹是找死,你清醒一点。你不……”

  岗村的话还没有完,还才到此,黄虎以从水桶里捞出一张纸往岗村脸上贴去。岗村吓得头连摆,乱晃,可他阻碍不了黄虎往他的脸上贴。

  宋牵牛双手一伸,一捧,一捂就使劲地按住了他的头。。

  他的头动弹不了,黄虎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岗村的脸上贴纸,一边轻轻地说:“你早些年就同一些教官骂过我是疯子,我是个傻子,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毕业。

  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自已认定了的事,我会疯狂地走下去,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无怨无悔。如今那件事已经过去多年了,我依然没半

  点一丝的悔意,我认为值得。

  今天同样我在为我毕生的梦想而努力,只要我得到了模板,我就有希望实现梦想,所以我肯干。只要我得到模板,那怕明天去死我乐意

  ,毕竟我是死在攀登的路上。

  人故有一死,为毕生的梦想而死,值得!没有梦想的人就是行尸走肉,人生没意义。我得到了模板马上回我的家乡大肆造钱,只要我回到湘西,没有人可以奈何我。”说到此他已经把第一张纸完好地贴在了岗村的脸上。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