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想着,心里似乎有了动力,张欢笑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很快,茶楼浮现在黑夜中。张欢笑发现,虽然茶楼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都安装了监控,但仍然有监控盲区,只要自己抓紧时机,就不会被拍下来。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墙贴,一个闪现,张欢笑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似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张欢笑进入了茶楼内部。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不好的原因,刚向前迈出一步,张欢笑直接撞到了一个硬物上,痛的他哎呦了一声,赶忙打开了头上的照明灯。原来是一张红木长桌,张欢笑报仇似的踢了桌子一脚,嘴里还念叨着让你撞我让你撞我。

  有了龙军的地图,张欢笑很快来到了水月洞天包间,可把窃听器藏在哪,成了张欢笑头疼的问题。虽然窃听器只有纽扣这么大,但也很容易被发现的。张欢笑扫视了一圈,把目光锁定在了包间墙上的壁画上。轻轻把壁画摘了下来,张欢笑把窃听器放在了壁画后面的一块小凹陷处,又原封不动地把壁画放了回去,完美,张欢笑自恋了起来,这个地方一般不会有人发现的,我简直是个天才。

  忙完了正事,张欢笑没有急着回去,第一次来茶楼时太匆忙了,张欢笑都没有好好欣赏,这次他要好好欣赏一下。一层层转下来,张欢笑反倒没了兴致,快步离开了。万事俱备,只欠明天的东风了。

  “小龙,我最近吸收了那么多能量,为什么不见提升呢。”闲来无事,张欢笑想到自己已经许久没得到提升了,吸收了人参和血灵芝,连小龙都连升几级,自己确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张欢笑的心里极度不平衡。“小龙听到张欢笑这种白痴问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是龙,你是人,能一样吗,你最近没提升应该是与过度劳累,心神不宁有关,吸收的能量没能完全被体内吸收,好好休息说不定就会升级了。”过度劳累?是啊,最近的事情真不少,兰静的事情刚结束,吴雨晴继母的事情又开始,等这件事解决完,自己要求申请假期,好好放松一下。

  在张欢笑放完窃听器的第二天,柳淑珍就又来到了茶楼,张欢笑和龙军一人戴了一个耳麦,像极了专业的的播音员。渐渐的耳机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我最近每晚都梦见他来找我,说要找我偿命,淑珍,怎么办啊,我良心不安啊,我现在一到晚上就失眠。”

  “怕什么啊,又不是你害死他的,我嫁给他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倒好,死后什么也没留给我们母子俩,都留给了他前妻那个女儿,要不是有你,我们都要露宿街头了。”

  耳机渐渐传来了吴雨晴抽泣的声音。“可是,当初毕竟是我打了那个电话,老吴才受了刺激,虽然老吴的死和我没有直接关系,可我也脱不了联系啊,警察要是知道那通电话是我打的,我恐怕......”

  张欢笑震惊了,原来这才是真相,吴雨晴的父亲的死竟然与萧全有关,张欢笑气的手上的青筋凸起,要不是龙军拉住,张欢笑都要把耳麦捏碎了,龙军示意让张欢笑继续听下去。耳麦中又想起了萧全的声音:“哎,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你们啊,吴伟是我的亲儿子啊,他应该姓萧啊,这么多年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是我的失职,吴伟还不知道我是他的亲生父亲,这么多年我尽力弥补了,有什么困难和我提,上次的钱还够不够花了。”

  “够了,你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现在重要的让我们的儿子接管吴氏企业,你能一辈子养活我们吗?”

  吴伟竟然是柳淑珍和萧全的儿子,与吴家与吴雨晴没有任何关系,张欢笑和龙军听到这个消息,内心莫名的愤怒,张欢笑甚至可以想象吴雨晴的父亲,听到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儿子竟是别人的孩子,那是一种怎么心情,若不是这么大的刺激,吴雨晴的父亲根本就不会出车祸。怪不得临死前,老吴董事长只提到了吴雨晴,现在回想起来,对柳淑珍应该是满满的恨意啊。

  张欢笑想到吴雨晴要是知道自己父亲的车祸不是意外,是被柳淑珍和萧全害死的,会是怎样的痛不欲生啊。张欢笑不忍心看到吴雨晴再次伤心,打算先瞒着她,她才刚刚走出失去父亲的伤痛,一点点把公司带上正轨,自己不能这样做。

  B酷…匠网¤永+久x\免:c费d3看小K…说WG

  冷静下来后,俩人决定去泉州市萧全的老家好好调查一下萧全,吴伟怎么能是萧全的亲儿子呢。这次去泉州市至少要三天,张欢笑苦恼的是,怎么和苏小小请假,真正的原因肯定是不能说,张欢笑皱了皱眉,最近的烦心事简直太多。

  怎样才能让苏小小同意呢,张欢笑一遇到苏小小,头就大了。不告而别?不行,要是回来苏小小还不把自己皮剥了,一想到那个情景,张欢笑浑身打了个冷颤。还是算了,自己再想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到了约定的时间,张欢笑如期而至,龙军忍不住想知道张欢笑是怎样搞定苏小小,张欢笑缺故弄玄虚,说这是秘密。

  龙军带张欢笑来到了泉州市的龙军早已预定的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张欢笑这还是第一次住这么高大上的酒店呢,以前跟着老头的生活虽然也不错,但也没有这么奢侈啊。

  ?这家酒店没有延续常规的欧美现代风格,而是使用了中国传统建筑布局——轴线与院落。轴线起于门前山山顶,指向东钱湖,形象相对自由而灵活。酒店主楼沿用了中国传统民居院落的概念,将沿湖的酒店楼体以院落的方式进行组织。几个院落之间,以及和中间景观带的水院之间,彼此联系、相互渗透,形成流动的空间。

  走过一扇金锁木门,经过摆放着香案的照壁,透视金属隔断墙原来是隐形的移门,进入酒店的大堂。油亮的地砖是御窑烧制的太和殿同款金砖,人行走之时会发出清脆的金石之声。张欢笑决定自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路上只好小心地跟在龙军身后,以后要多和龙军出来逛逛,就是要享受生活嘛,龙军把张欢笑送到房间后,就转身回到了自己房间。

  张欢笑这才完全松懈了下来,看到了总统套房配有的豪华设施,黑色瓷砖加黑红木板,营造空间感;床品柔软舒适,看起来好睡到让人不愿从梦中醒来;开放式的盥洗空间分别隔离了卫生间和淋浴房,洗漱的备品用的还是什么英文的牌子;淋浴房内还有超大湖景浴缸,此外,张欢笑还发现了咖啡机、水果盘、迷你吧、沉稳大气的书房、私密惬意的休息区以及开放式厨房,临近客厅及餐厅的长阳台可以俯瞰室外泳池,身处五星级酒店的惬意与浪漫格调,让张欢笑忘记了一切烦心事,尽收眼底的城市美景,张欢笑想起自己以前的日子,简直是虚度了光阴啊。

  张欢笑悠闲地躺在浴缸里,享受着香氛环绕,心里那叫一个美啊。只不过明天的事情还要面对,算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因为来到了邻市,为了龙氏集团的荣誉和脸面,龙军并没有开上次的兰博基尼,而是让司机开着加长的林肯载着自己和张欢笑。

  俩人得知萧全已有家室,而且还有两个女儿,通过俩人的走访得知,在大家的眼中,萧全不仅在事业成功,而且十分顾家,与妻子相敬如宾,一提到萧全,大家都是一片赞美之词,张欢笑简直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萧全,怎么可能是这么一个事业、家庭两不误的好男人呢。

  最后经过龙军的一再肯定,张欢笑才逼迫自己相信。虚伪,老狐狸,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要是大家知道萧全不仅在外面有私生子,还间接害了别人的性命,还会不会这样赞美他,信服他?张欢笑愈发憎恨萧全,恨不得立刻把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撕开萧全伪善的嘴脸。

  龙军也很是震惊,他的公司还与萧全有生意上的合作呢,萧全竟然是这种人,那么生意也不用做下去了。龙军当即把自己的命令传达了下去,立刻终止龙氏企业与萧全集团的一切合作,违约后果一切由龙氏企业负责,并且通知与龙氏企业合作的一切公司,如果还想和龙氏企业继续进行深入合作,都请取消与萧全公司的合作,这样的为人,商业圈容不下他。

  命令传达下去后,虽然许多人不解,但想着龙氏企业这棵大树,纷纷向萧全的公司提出了解约,萧氏企业的员工一时人心惶惶,他们都不明白本来好端端的公司,为什么一夜之间就被迫面临着破产的风险。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