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漠闻言一愣:“一群外家修武人!谁还会知道今晚的计划?”

  “我不知道,而且打着你的旗号,分明就是想挑拨离间。”夏末说道。

  “莫非是秦仇的人。”秦漠能够想到的只有秦仇了,他爸说过,秦仇在龙城还有两颗棋子,除了程高达之外,还有一个。

  关于秦仇这个人,夏末知道的不多,也没什么发言权,只是说道:“多亏半路杀出来一个女人救了我们,不然你可能就要给我收尸了。”

  “什么女人?”秦漠问道。

  “她戴着面具,没看见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修为不低,应该是个内家修武人。昭娣说她把那些人全杀了,之后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就走了。”夏末顿了下又道:“我觉得她的出现绝不是偶然,像是刻意过去帮我们解围的。不然深更半夜又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她总不是睡不着散步吧。况且还戴着面具,明显不想被我们看到真容。”

  秦漠点头,心里的疑惑又蒙上了一层。一群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截杀者,还有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但不管双方是敌是友,有一件事实都是无可厚非的,那就是双方都知道今晚这个行动。

  帮夏末解围的那个女人先不说,毕竟她多半是友,就算知道计划也没必要告诉周明轩。但截杀者那边很可能是秦仇的人,若是秦仇知道自己的计划,又为什么没有告诉周明轩呢?

  这个问题十分困扰秦漠,他有些吃不准截杀者的人是不是秦仇的人。是的话还好说,不是的话,就等于他又多了一个暗地里的敌人。这实在是……令人头疼。

  秦漠想这些想的入神,想着想着就感觉怀里的夏末在发抖。意识到夏末在发抖,他低头看了一眼:“怎么了?伤口又疼了?”

  “不、不是。没、没事,一会就好。”夏末极力着控制着身体,却还是抖的厉害,额头上这么一会就渗出了冷汗。

  秦漠信她没事才怪,一伸手就搭在了她的手腕上。脉跳加快,心跳加快,血液流通却很慢。肌肤冷的像寒冰一样,双眼的视线还在逐渐涣散。

  这是……

  “你吸毒了?”秦漠眉头一皱,夏末这些现象不就是毒瘾发作的症状么。

  夏末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让她怎么告诉秦漠答案,告诉他自己吸毒了。就算秦漠不嫌弃自己,她都嫌弃毒瘾发作时的自己。

  V酷匠%网0首8发Z(

  夏末越是不说话不解释,秦漠越是生气,不是生气她为什么要吸毒,而是生气她每次遇到事情,都要自己去承担。这让秦漠很无奈,好像之前说的话都是白说了。

  秦漠索性跳下床,让她自己去忍受,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房间。

  看到他出去了,夏末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不想让秦漠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一点儿也不想。每次毒瘾发作的时候,她都把昭娣赶出去,自己去忍受这种痛苦。她不想让身边最亲近的人看到自己这样,那样会让她更痛苦。

  昭娣和柴俊等人一直在外面守着,看到秦漠走出来,昭娣急忙问道:“夏姐怎么样了?”

  秦漠冷着脸道:“犯毒瘾了。”

  昭娣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想到夏末会在这个时候犯毒瘾,那不是被秦漠撞个正着。完了,夏末最怕的就是被秦漠知道,现在秦漠的脸色又那么难看,一定生气了。

  “秦漠,夏姐是有苦衷的。我先进去看看她,回来我再跟你解释。”昭娣又想替夏末解释又不放心夏末,说着就要进屋。

  “站住!”秦漠叫住她问道:“你能帮她什么?给她送点白粉缓解毒瘾么?”

  昭娣低头咬了咬嘴唇。

  “谁都不许进去,我看她自己能扛到什么时候。”秦漠打定主意要让夏末吃点苦头,对昭娣和柴俊等人下了死令。

  柴俊等人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昭娣是女人,听到夏末在屋里有意压抑的痛苦声就哭了:“你知道夏姐为什么吸毒吗?她是被周明轩逼的,她如果不吸,周明轩根本不放心让她碰毒品生意。你以为她在九龙十八会走的那么顺吗?这些年她受过多少次上我数都数不清了。为了不让我们沾染毒品,她一个人把什么都扛了。每次看到她戒毒痛苦成那个样子,我都恨不得能替她承受。”

  “我们都是被九龙十八会害的家破人亡的人,为了报仇,我们跟了夏姐。但夏姐特别怕我们为了复仇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她宁可什么事都由她算计,什么血都由她一个人去沾染。这次也是一样,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们,她有一百种方法骗过周明轩。但就是为了我们,她才真的去吸毒。”

  “夏姐只注射过几次冰毒,在取得周明轩的信任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碰过了。可你知道戒毒的痛苦吗?最初的那几次,夏姐根本就承受不了。她让我们把她绑起来,把她嘴巴塞上。让我们全都出去,不要看她痛苦的样子,她怕我们忍不住会给她毒品。”

  “每次持续的时间都很长,有时候成夜成夜的反复发作。夏姐就一直被绑着,她的手脚被绳子磨出了一道道伤痕。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外面守着。每次听到她痛苦的声音,我都很恨自己不能替代她。”

  “秦漠,你真的不了解夏姐,她不是逞强,不是想一个人承受。她只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她只是希望有朝一日我们报了仇,手上都是干干净净的。她希望以后我们的新生活里不用为背负人命而内疚一生!”

  昭娣的话让柴俊几个大男人都默默的流泪了,他们都已经跟了夏末好多年了。这些年夏末为他们做的一切比任何人都多,倘若可以,他们谁都不想夏末受苦。

  秦漠的拳头握在了一起,眸光中也泛起了泪光。昭娣的一番话令他如梦初醒,他到底是个男人,感情没有女人细腻。对于过去,夏末三言两语的说完,对曾经的害怕曾经的悲伤只字不提。他就以为那些已经过去了,而过去的事就不重要了。

  可是对夏末而言真的过去了吗?昭娣说的对,他不了解夏末。他看到的只是她的表面,从没有认真的剖析过她的内心。他意味的怪她不肯依赖自己,怪她事事逞强。却没有想过她逞强的原因,自己还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啊……”

  正当秦漠反省的时候,屋内传来夏末终于难以再隐忍的叫声。

  秦漠转身就跑了进去,门被咣当一声关上。

  “夏姐……”昭娣听到夏末的叫声,放声哭了起来。

  柴俊默默的将她搂紧怀里,默默的擦掉眼角的泪水。

  此时的夏末蜷缩在床上,由于太过用力的去忍受毒瘾,左肩上的伤口又裂开了,鲜血涓涓而出,她身上几乎被血和冷汗浸透。她的嘴唇也已经被咬破,整张脸痛苦到了扭曲的地步。

  夏末的意识已经难以保持清醒,她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幻觉。可她还是听到了秦漠的脚步声,她知道秦漠在靠近自己,下意识的就会反抗,嘴里呢喃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秦漠大步的走近,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夏末反抗的很厉害,但秦漠将她禁锢在怀里,让她怎么也动不了。

  “夏末,清醒点。我陪着你,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熬过这次,下次我一定有办法帮你戒毒。”秦漠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耳语。

  夏末整个人在秦漠怀里抽搐,秦漠一直在她耳边说话。说很多很多话,夏末根本分不清他在说什么,可是他的声音就像有一种魔力,能够让她浮躁的心镇定下来。她好像越来越感觉不到毒瘾发作时如万蚁闹心的那种痛苦了。

  秦漠也感觉怀里的夏末逐渐趋于冷静,他又不断的在她耳边说着话。终于在一个多小时之后,夏末陷入了昏迷当中。

  秦漠已是满身血汗,但夏末熬过去了,他的内心还是高兴的。他没有骗夏末,戒毒的药其实并不难配,他自己就会。熬过了这次,他不会再让夏末承受这样的痛苦。

  天色微亮,秦漠将夏末抱了出去。昭娣和柴俊等人急忙过来询问情况,秦漠安抚道:“没事了,趁着天没亮,我们赶紧离开。昭娣,柴俊,你们把屋里的痕迹清理一下。”

  昭娣和柴俊点头进了屋。

  秦漠抱着夏末朝外走,其余四人也跟着出去了。

  “少主。”

  刚一走出去,迎面就迎来了刚刚到的金忌庸。

  秦漠点了下头,他之前通知了金忌庸,让他开辆车过来接人,这会才刚刚赶到。

  “发生什么事了?夏末怎么伤成这样?”金忌庸看到夏末满身是血问道。

  “一言难尽,先离开再说。”秦漠让金忌庸打开自己车的车门,将夏末放到了后排躺着。

  没一会昭娣和柴俊就出来了,他们俩上了秦漠的车,剩下四人则上了金忌庸的车。

  两辆车前后离开了这个小村庄,开往了龙城的方向。

  回去的时候秦漠减慢了速度,约莫开了四十分钟才进城。之后秦漠将夏末等人安排在了经欢这边,一来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二来位置相对偏远,极少有人能够注意到他们。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锦瑟说:

  感谢CHEN9857大大的精油打赏。三千字大章送上,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