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有可为,有可不为。”苏长生深吸了口气,目光冷冽的说道。

  他尽可能让自己镇定些,不想被这魅惑的声音,挑逗的言语而乱了自己的心神。

  对方的来路他并不清楚,对方是何人他也不知道,在这深渊之路中,保持谨慎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哦?是吗?那不知公子为何要偷看小女子洗澡呢?”女子笑吟吟的声音传来,带着很重的调侃。

  “无意闯入,无心之过。”苏长生的回答亦是很直接。

  “真是无趣的很。”女子这一次的回答很快,虽然依旧魅惑不减,但听起来却是有些失望。

  苏长生一怔后,也是松了口气,倒是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

  他的后背满是冷寒,内衫也已经被汗水浸透。

  短短的几句言语交锋,却更像是在博弈,是在挣扎,是在逃王。

  细细想来,这名女子的声音绝非那么简单,如此魅惑人心,怕是一种独特的力量,苏长生可以肯定,倘若他真的在这魅惑音中迷失了自己,后果定然是不堪设想的。

  “小子,倒是看不出来,小小年纪竟然会有如此定性。”女子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一次虽然依旧魅惑,但对于苏长生显然无法造成原先的影响了。

  因为在苏长生的心中,这名女子已然被判定为危险人物,因为危险,所以他会小心翼翼的提防。

  “你是谁?”苏长生深吸了口气,沉声问道。

  他并未转过身来,但星火之力凝聚在掌心,随时准备一战。

  他可不敢确定这名女子是否会在他的身后突然出手,倘若届时再抵挡防备怕是就来不及了。

  “叫我锦玲吧。”女子没有再与苏长生纠缠先前的问题,而是落落大方的说道,随后再次开口:“你可以转过头来了。”

  IO最/f新8章IZ节上●酷匠:网

  苏长生听后一怔,有些犹豫,但很快便转过身来,再次望向那名女子,倒是觉得有些惊艳。

  女子比起他想象中要再美一些,唇红齿白,肌肤柔嫩,白衣裹身,清新淡雅,仿若出水的芙蓉一般。

  苏长生惊讶的并非是女子的容颜,因为他想象中,这名女子就该这么美。

  他惊讶的是女子的声音与他的容颜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他的声音魅惑人心,像极了故人口中的狐狸精,但他的容颜却如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淡雅至极,不沾半分的红尘。

  如此对比着实明显,让苏长生有些咂舌。

  “怎么?觉得我很好看?”锦铃望见苏长生看呆了的模样,不禁捂着樱桃小嘴挑逗道。

  “是很美。”苏长生点了点头,毫不做作的说道。

  他一向是一个陈恳的人,对于美这种事情,更不会选择去隐瞒。

  美就是美,就算是敌人,倘若美,他也会欣赏。

  但他与寻常人不同的是,再美的事物,他也不会沉沦其中。

  对于苏长生的坦率,锦铃多少是有些讶异的,这样的男子,倒是少见,用她的话来说,有些无趣儿了。

  “你为何会来这里?”女子不再纠缠这些问题,而是恢复了镇定,声音当中的魅惑弱了几分,这让苏长生更加肯定她原先的声音必定是夹杂着一定的手段,可以控制人心智的手段。

  毕竟魅惑之术这种事情,他在史传中是有过了解的。

  “我要去前方。”苏长生的回答很干脆,他没有再望向女子,而是眺望前方的山河。

  美好的事物若是看久了,便很容易把持不住本心,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看。

  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前方?去做什么?”女子似是来了兴致,穷追不舍道。

  苏长生显然没有想回答这个问题,嘴角微微上扬后反问道:“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危险,不过说来也奇怪,这里可是凶名远扬的深渊之路,你一个小小的柔弱女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还是在悠然沐浴,倒是有些蹊跷啊。”

  苏长生话里有话,却隐藏的不深,锦铃自然可以听出他意在说她身份的不简单,不禁一笑道:“公子倒是隐晦啊,小女子不过是流落至此的普通人,因这天干物燥,忍受不了才在此临时沐浴,哪曾想还被公子撞到窥见,真是……”锦铃有些委屈的回道,言语中似是梨花带雨般像是要哭泣,惹人怜爱。

  苏长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叹道:“果然,女子是最招惹不得的。”

  “即使如此,在下在这里说声抱歉,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便不打扰姑娘了。”苏长生双手作辑道,以表尊敬。

  他确实是不想再纠缠不清了,因为时间越长,这名女子给他带来的神秘感就越重。

  神秘代表的并非是美好,而是危险!

  就如同那些深山大林当中的食人花,永远是美丽,是神秘的。

  苏长生不想有什么意外,更不想无辜招惹什么意外,所以离开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显然这名女子并未这么打算放过苏长生,语气又委屈了几分道:“公子都将小女子看了个光光,难道就准备不负责任了吗?”

  言语当中还带着哭腔,像是心灰意冷般,可真是让苏长生一时间手无足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他看来,最难对付的就是女人,而且是会哭的女人。

  “首先,我仅仅只是略有窥见,而且是无心之过,其次,这件事情我会告诉任何人,也请姑娘放心,最后,还请姑娘明说,你想要什么,若是在下力所能及范围之内的,尽力去做。”苏长生深吸了口气,缓缓吐词道。

  他终究是窥见了对方,这就是对方的一种伤害,他虽然不是很愿意,但奈何他的心终究是善良的。

  女子嘴角微微上扬,似是笃定了苏长生会说什么一般,不假思索的便回道:“很简单,带着我一起走。”

  “一起走?”苏长生双眉微皱,讶异的问道。

  他有些不解,下意识的也觉得有些诡异。

  这平白无故非要跟着一起走的人,可是不得不提防的。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