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那个里斯死了?”夏诗瑶突兀的转变话题说道。

  “死了,”叶轩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他不死,我的身份就会被泄露出去,到时候更会引起无尽的灾难,他死了,暂时还可以保密一段时间,最起码,我的身份还在隐藏阶段,我可以更好的保护你,等我的身份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就是我在明敌在暗的时候了,那时候我就会更加的被动。”叶轩叹气说道。

  话里隐藏着无尽的疲惫。

  或许在这一刻他才卸下了他多年的伪装吧。

  他其实也是一个平常人罢了。

  “那他们会不会查到什么线索,会不会查到你的身上?”夏诗瑶的双手忽然一紧问道。

  “不会,放心吧,即便是他们想要调查也没有那么容易,即便是查到了,也不敢轻而易举的前往华夏,我们会是安全的。”叶轩轻笑了下欣慰的说道。

  “那警察呢?你杀了人,警察会不会找到你,”夏诗瑶再一次追问道。

  “不会的,我全程都是易容,这个时间上恐怕没有那个人,他们即便是调查,也只能是查到你的身上,不过到了你的身上线索也就断了,你根本根本杀不死他的,这一点就足以让你洗脱嫌疑,至于唯一的嫌疑人我,他们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找到,这件事恐怕就是一桩悬案了。”叶轩平淡的说道,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如果他会在这种小事上出现纰漏的话,那他就真的是对不起杀皇这个名头了。

  “但愿吧,”夏诗瑶心情委钝说道。

  “瑶瑶,你不用愧疚什么,里斯他们是该死,即便是我不在意他们泄露我的行踪,他们也必须要死,我不能够容忍旁人欺负你,你明白吗?”叶轩的声音很小,但是夏诗瑶听到心里却是温暖的很。

  露出了一丝微笑,夏诗瑶点了点头说道:“我好困,抱着我睡一会好吗?”

  “好,”叶轩笑了笑将夏诗瑶抱在了怀中。

  V9酷匠yC网首@f发i◇

  西方,黑暗联盟。

  偌大的教堂紧靠数列蜡烛维系着光亮,让原本空旷的教堂再一次变的幽深起来。

  黑袍首领手中拿着烛台重复着日复一日要做的事情。

  “首领,里斯失败了,”下属来到首领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首领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不是让他暂时不要行动吗?”

  “他没有照做,”下属给出了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回答。

  “那死了就不要怪别人了,”首领语气平淡的说道。

  一步一步的向着未点燃的蜡烛靠近,下属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他死之前没有透露什么不该说的话吧。”首领忽然转身看着下属问道。

  “没有,他应该知道背叛的下场,”下属很是肯定的语气说道:“否则的话,他的家族也不会被灭门。”

  “杀皇做的?”首领的语气停顿了一下再次问道。

  声音中多了几分不确定性。

  “是,是血杀动的手,我想应该是杀皇授意。”下属说道。

  “看来那个女人和杀皇之间真的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联系,”首领转过身去再次忙活着自己的事情说道。

  “想必是的,”下属顺着首领的话说道。

  “首领,还有一件事情让人匪夷所思,昨天不单单是里斯家族惨遭覆灭,洪门的一个堂口也遭到了血杀的清洗,现在西方世界已经谈虎色变了。”下属有些不太理解说道。

  “想必是洪门有不长眼的东西惹到了我们那位早已经隐居的杀皇了,”首领呵呵笑道,语气说不出的轻慢,没有丝毫的震惊与意外。

  “看来是如此了,否则的话,血杀近几个月都没有行动,为什么偏偏会拿洪门开刀。”下属若有所悟说道 

  “首领,会不会,洪门这件事情和那个女人有关?”下属大胆猜测道。

  “嗯?”首领扭头看向了下属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看来你学会联想了。”

  “这件事情想要得知答案其实非常的简单,只要你去调查一下,就可以看看洪门是因为什么原因招惹了血杀,不过我想,你刚才的说法是对的。”首领终于将蜡烛全部点燃,把烛台放到了下属的手中。

  “我们这位杀皇可是出了名的护女人,想当初,因为一个何韵姿,他可是把西方搅的天翻地覆,连我都不得不退避三舍。”首领笑呵呵的说道,只是嘴角露出的那抹讥诮的笑容说明他说这句话的真实性。

  或许,叶轩曾经搅动西方风云,但是他退避三舍未必是真。

  “那是首领不愿意和他一般见识罢了,”下属有些抱不平的说道。

  “如果首领想要挫其锋芒,一个杀皇而已,如何能够提防的了首领的雄威,当初能够让何韵姿殒命,那就可以让杀皇葬身,”下属的话里多了几分豪气说道。

  “终归是孩子罢了,我们要有长辈的姿态,”对下属的恭维,首领十分的受用,呵呵笑道,拿出了长辈的姿态说道。

  “首领说的是,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下属恭敬的问道。

  “这样吧,给那个叫夏诗瑶的女人上个榜,就标价一千万美元吧。”首领轻描淡写的说道。

  所谓的上榜自然是杀手榜了。

  这一下,恐怕有他们忙的了。

  “明白,我现在就去办,首领,那我们要不要和洪门方面联系一下,给他们添一把火岂不是更加有好戏看?”下属再一次问道。

  “放心吧,这一次洪门损失了几百人,不会善罢甘休的,即便是招惹不起血杀,他们也会着手调查这件事情,到时候华夏的那点事情是逃不过洪门的情报网的,我们不用操心。”首领摆摆手说道。

  下属没在说话而是转身离开了教堂。

  正如首领所料,洪门一夜之间被人端掉了一个堂口已经在洪门引起了轩然大波。

  众人在愤慨血杀不按常规出牌的同时也在思考着为什么这次血杀会突然行动。

  更重要的原因是偏偏选择了洪门。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