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娇撅着嘴双眼红肿一片,走到夏枫旁边的石块上,坐在上面,并不理会夏枫。

  玉娇被防御光幕堵在岩石裂缝的最里面。她感觉到阿诚曾经两次用神识扫视过她,说明阿诚一直在外面。为什么阿诚不和自己说话?为什么不把自己放出去?

  玉娇要看一看,阿诚怎样向她解释。

  夏枫从储物戒指当中拿出两个软垫铺在地上。

  “玉娇,地上太冷了,坐在软垫上吧!”夏枫仰身躺在了另一个软垫上。

  玉娇没有等到阿诚的解释,跺了一下脚,走过来坐在了软垫上,她在耍女孩子的小脾气。

  这时阿诚的灵魂在传送珠的空间内已经不再叫喊。而是坐留在了传送门附近,他的灵魂贴在了传送门上,试图要从传送门中|出来。

  夏枫仔细观察着,他已经确认阿诚的灵魂并不能从传送门中|出来。

  只要阿诚的灵魂不能在传送珠里损坏灵魂中的封印,传送珠就不会有任何自爆的可能。

  其实阿诚不会任何的法术,当然也不可能破坏灵魂中的封印了。

  夏枫已经实现了对传送珠的初步控制,要得到控制传送珠的所有法诀。据通玄真人所说,阿诚的修为必须达到筑基期才行。

  阿诚的身体已经测试出有四种灵根,这说明阿诚的资质是极其差的。突破到练气中期已经使用了小造化丹,要想进入到筑基期,那将是很久远以后的事情。

  而且,现在只是阿诚的身体进入到了练气中期,他的灵魂还是一个普通人的灵魂。阿诚的灵魂能不能够离开传送珠空间都不一定。

  就算是阿诚的灵魂能够离开传送珠空间,回到他自己的身体当中。

  一旦阿诚修炼有成,那么夏枫对阿诚的控制将会越来越困难,最后可能完全失去控制。

  夏枫从阿诚的母亲诚媚的记忆当中得知,阿诚从小就是一个骄横跋扈的人。阿诚就算得到了传送珠的控制口诀,他还会把口诀告诉自己吗?

  一系列的疑问和可能,让夏枫皱起了眉头。

  还有一样使夏枫更加难受的就是,传送珠的空间有阿诚的灵魂在,他再也不敢把别的强者灵魂带入到了传送珠空间来。

  那样的话,强者的灵魂会瞬间灭掉阿诚的灵魂,那么传送珠就会自爆,自己灵魂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时的玉娇没有听到阿诚的任何动静,扭过头来看到阿诚满脸愁容一副闭目沉思的样子。

  玉娇恼怒地躺在了软垫上,眼睛一直盯着另一张软垫上的阿诚。

  夏枫首先要确认的是,阿诚的灵魂能不能从传送珠空间中|出来。

  控制自己的灵魂进入到了传送珠空间中。

  阿诚的灵魂见到一个巨大的绿团进入之后,赶紧向后躲避。

  夏枫的灵魂也不言语,冲上去包裹住了阿诚的灵魂,向传送门慢慢飞去。

  “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放开我!”

  阿诚的灵魂不断的发出嘶吼,试图冲出夏枫灵魂的包裹。

  但是阿诚的灵魂只是普通人的灵魂,哪里有能力冲出夏枫灵魂的包裹。

  夏枫的灵魂已经贴近到了传送门上,他的心情万分的紧张。如果阿诚的灵魂能够自由进出,才能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如果阿诚的灵魂不能自由进出,那么夏枫将失去一个巨大的攻击手段。

  夏枫的灵魂已经有一部分融入了传送门内,包裹着阿诚的灵魂触碰在了传送门上。

  阻力!一层无形的阻力挡住了阿诚的灵魂。

  “唉!”

  夏枫深深的叹一口气,最坏的结果出现了!阿诚的灵魂和普通人的灵魂一样,并不能离开传送珠的空间。

  玉娇看着阿诚脸上的愁容突然消失了,阿诚的脸上没有了任何的表情。难道阿诚又进入到了痴|呆状态?

  正在玉娇疑惑当中,愁容又重新出现在了阿诚的脸上。

  夏枫的灵魂重新控制阿诚的身体,站起身向洞口走去。

  他并不是想看外面的情景,只是心情烦躁,只想走动一下而已。

  玉娇也跟了过来。

  “玉娇,不要过来,外面危险。”

  夏枫停住脚步,转身看向玉娇。

  玉娇撅着嘴,恼怒的说道:“阿诚,现在可以告诉我一切了吧!”

  夏枫心中苦笑,自己对传送珠空间内阿诚的灵魂毫无办法,现在玉娇又要询问原因。

  轻轻摇摇头,重新回到软垫旁坐了下来。

  ¤7最?。新d章节G。上&酷匠D7网v

  玉娇也走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双眼一直注视着他,等待着夏枫开口。

  夏枫当然不能告诉玉娇实情,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玉娇,你还记得藏宝库受到两个修仙者攻击的事情吗?”

  “记得,我当时被一个修仙者打伤了。不过这个事情和我们来到这里有什么关系?”

  听到阿诚这样说,玉娇更加疑惑了。

  “呵呵,玉娇,你听我说下去。”

  “藏宝库外间爆炸以后,我打开了藏宝库的大门,把那个受伤的修仙者拖进了藏宝库中。受伤的修仙者告诉了我一切。

  他们四人是里氏大公子派来的,他们穿着康氏的服装袭击我们。要让我们四海商盟以为是康氏的人袭击了四海商盟,从而造成四海商盟和康氏之间的对抗。

  受伤的修仙者名叫屠洪,他是南海黛族族长的儿子。

  我知道真|相后,用火球术把屠洪化成了灰烬。”

  “嗯,我知道。既然你知道是里氏大公子派人袭击了四海商盟,里氏大公子来访的时候,你笑脸相迎,好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最后还要和里氏合作?”

  玉娇想到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满脸的不解。

  “呵呵,玉娇,我不那样做,还能怎样?凭借四海商盟的这点实力,根本没有能力去找里氏的麻烦。”

  “阿诚,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带我到山壁上的缝隙中来?”

  玉娇疑惑的是这件事情,并不是四海商盟和里氏之间的事情。

  “玉娇啊!我说完你就会明白的。前几天我们从王府中|出来,车厢里上来了一个练气大圆满的修仙者,他就是屠洪的弟弟屠江。”

  “屠江多次给我发消息,希望赎回他的哥哥屠洪。那天在四海商盟门口,我是和屠江提前约定好的。”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