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一只鬼魅穿梭在凌晨无人的教学楼里。

  在一间教室前,确认好班牌没错后,我尝试性的推了推门。

  很可惜门纹丝不动,它是锁上的。

  举起手摸了摸门沿,一阵探索后只得到了满手灰尘。

  来到教室后门,我轻轻呼出一口气,举手再次尝试。

  这一次我笑了,一个黄铜色的东西被我拿了下来,它就是这间教室的钥匙。

  在这里我有必要提一下。我们学校每个班的教室无人状态都是锁上的。

  据我所知,每间教室至少有两把钥匙,一把由班主任信任的学生保管,一把放在门卫那里。

  这样分配既能保证教室的安全,又能确保时时刻刻都能打开教室。

  但是它同样具有缺点,那就是并不是每次班主任信任的学生都是第一个来教室的,总有人比他们先来。

  虽然先来的学生可以去门卫处借钥匙,但需要跑上跑下,还需要记录,十分麻烦。

  大多先来的学生都会选择在教室外干等,就浪费大好时光。

  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机智的同学们就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那就是把钥匙藏在一个只有本班人知道,并且随时可以拿到的地方。

  但是放在哪里呢?又是个问题,毕竟满足这两点的地方很少。

  不知道是历届南高前辈的经验,还是某位同学的灵光一闪,总之他们想到了放在了门沿上。

  这里既隐蔽,来往的学生由于高度不够也看不见。而且还很方便,伸手一摸即可拿到。

  就如同地毯下的家钥匙一样。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每个班都以为只有自己班这样做,可实际上大多数的班级都会采用这个方法。

  非常幸运的,利用这种心理,在门沿上我找到了钥匙。

  如果找不到,只能尝试用公交卡撬门了,这个方法我只看别人用过,很可能失败。

  推开教室,我通过讲台上的座位表,找到了梦瑶的座位,我把杜涛煞费苦心的情书塞进了她的课桌里。

  本想就这样离开的,但总觉得还是差了一点,我把视线放在了空空的黑板上....也许我该在上面做一点手脚。

  看看教室后壁上的时钟,距离住校生起床还有半个多钟头,在他们来之前,我有足够的时间。

  说干就干,我拿回杜涛的信,按照他的笔记依葫芦画瓢的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然后翻出讲台上残余的彩色粉笔,在这几个字旁美化了起来。

  “可以画个这个...在那里可以画个这个。”

  充分发挥自己的创作天赋,我在黑板上肆意涂抹着。

  一不留神,二十分钟过去了,总算是大功告成。

  站在教室中央,叉着腰望着黑板上自己的杰作,满满的成就感。

  先是黑底白字的“梦梦,我爱你。”

  直抒胸臆,豪不扭捏。

  再然后是几个粉红爱心。

  精巧可爱,凸显浪漫。

  最后是角落里形态各异三个小人。

  两只公的,一只母的,一只公的在被母的亲吻,而另一只公的则跪在地上望着他们哭泣。

  这三个小人的模样,嘿嘿,你我皆懂。

  “啧啧啧...实在是太棒了!”

  我由衷的感叹着,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去当漫画家,画一手ntr本子(有关夺妻的h漫)岂不火爆?

  “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时,走廊外依稀传来了音调逐阶而升的优美嗓音。

  这儿又不是音乐特长班,是谁这么早在练声?我祈祷那人能速速离开。

  “啊啊啊啊啊~”

  那个女生直接来了一段高昂的海豚音...随着声音愈演愈烈,愈来愈近,我身体猛地一颤,心跳蹭的上了一百八十码。

  这尼玛是梦瑶的声音!

  “咳咳,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

  练完声,梦瑶开始哼起了歌,好像叫《暖暖》等等,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想这个了!我得马上藏起来!

  “从来都很低调,自己却不知道。”转眼间,声音已经到了后门口,站在原地,环顾空旷的教室,我心急如焚。

  I&看√w正“版!%章g节上d酷M匠网U:

  “爱一个人,希望他过更好..咦。”

  歌声传进了教室,梦瑶应该已经发现黑板上的东西了。

  与此同时,我正缩着身子藏在讲台下面,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

  “梦梦,我爱你?”梦瑶逐字逐句的念了出来。

  “嘛!看来又是某个喜欢我的人的作品,真是的,他们不怕挨揍吗?”令我心跳再次加速的是,梦瑶朝我这里走了过来。

  “嗯......”她的脚步在讲台前停下了。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只是想仔细观摩一下..

  “哈哈,这三个小人画的好丑!”她突然笑了起来。

  梦瑶的笑声悦耳无比,但我听来却郁闷极了。

  我画的明明很好!你那里看出丑的!

  “哎?”梦瑶似乎发现了什么,我的全身紧张得像块石头。

  过了半晌,她突然又说:“细看来画的其实还不错啦!”

  切,这还差不多。

  “就是....”梦瑶自言自语嘀咕道:“哥布林不都该拿棍子的吗?”

  我顿时气的牙痒痒!这个杀千刀的竟然把我画的当成了哥布林!

  我想问问哪里像了?明明一个是赤果,绿油油的侏儒,一个是正常的高中学生。

  “呵呵呵呵呵呵。”她忽然又笑了起来,笑的很得意,真不知道在笑什么。

  我移动了下脚。这个女的究竟要呆多久啊?我总不能一直蹲在这里吧...

  “咳咳,好了,我不看了,我要....我要上个卫生间!”梦瑶突然说。

  我不禁感叹自己的运气,她这就要出去了?

  但是总感觉怪怪的...刚进教室为什么忽然又要去厕所?

  “早餐我喝了一大杯牛奶,差点把我肚皮给撑破啦!”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啊...等等..这家伙怎么好像听得见我在想什么?

  不管了,不管了,机会难得,除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我调整姿势,改为半蹲,随时准备冲出去。

  “啦啦啦啦啦啦。”

  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从后门离开了,她的脚步逐渐远去....好机会,就是现在!

  我蹭的站起身,向着前门就冲了过去。

  霎时间,我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转过头,惊恐的发现,那封情书竟然就敞开着在讲台上!

  我刚才对照完杜涛的笔迹后,忘记把它放回去了!

  我怎么会犯这个致命的错误?

  我一个箭步向前,朝那封信伸出手,想在走之前把信塞回梦瑶书桌。

  然而,就在我的手指尽在咫尺时,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

  “嘿!”

  一声哟呵,梦瑶突然在后门出现,她笑眯眯的看着我....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