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她本正打算今天尹雁翎回来给她道歉的,可尹雁翎带个姑娘回来,说白了就是妓女,这不是诚心恶心她吗,随说在这时代很正常,但你尹雁翎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吧。

  他尹雁翎这样做,把水红芍当成啥了,水红芍当时那个气呀!不是有一句话说,“心被伤透了就变得麻木了吗!”水红芍现在就是这个状况。

  相比昨晚,水红芍很淡定,他看着尹雁翎带着个妓女进来,没哭没闹,直接收拾东西走人,你不是有人了吗,那好,老娘给你腾地方。

  说尹雁翎不是东西,还真没说错,这不自己的媳妇要被他气走了,你不劝劝,你还怀里抱着个妓女是咋回事。

  就这样水红芍的心彻底伤透了,走的很坚决,没有再回头,江湖儿女讲究的就是个快意恩仇。

  水红芍没走几天,江湖上就有风声传到尹雁翎的耳中,说什么江湖第一美女,现在招选武林才俊,为自己充当面首。

  这下尹雁翎又来气了,觉得自己被带了绿帽子,要去找水红芍问个明白,这就是男人的不要脸之处,被尹雁翎发挥的淋漓至今,你说你都不要人家了,人家干什么干你屁事,还要去找人家,还要点脸不。

  当水红芍再次见到尹雁翎,她心中很高兴,其实当时她走也是在气头上,过后就后悔了,可是拉不下脸面去找尹雁翎,所以才放出那个假消息,就是想看看尹雁翎对她还有没有情谊,顺便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现在尹雁翎来了,可是来的目的不是水红芍想的那样,当水红芍笑脸迎上去,却被尹雁翎一句“贱人”骂的凉了半截。

  面对尹雁翎的责骂,无论水红芍怎么解释,尹雁翎都不听,看着水红芍梨花带雨的面容,尹雁翎更是没有一点心疼之色。

  最后尹雁翎居然还以此为借口,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水红芍身上了,并割指发誓,与水红芍不在有任何瓜葛,就这样抛弃了她。可谓是无情之极。

  之后尹雁翎回归六合门,不久之后江湖上便有尹雁翎继任六合门,第七代掌门人的消息,并向武林各大门派发了请帖,决定在继承掌门之时,便与南宫世家的二小姐南宫秀举行婚礼,结为夫妻。

  一时间这个消息轰动整个武林,三十岁的继承掌门之位了,江湖武林历来都很少。

  水红芍确认这个消息之后,对尹雁翎还会回来找她的一丝侥幸心理彻底斩断了,此次江湖上少了一位貌美如仙的仙子,多了一位危害江湖的女魔头。

  而尹雁翎与南宫秀结合之后,不久便有了孩子尹剑平,也就有了现在的尹剑平。

  尹剑平越想越得自己的时间紧迫,如果按照原著,尹雁翎到跟水红芍分离后,边带着南宫秀隐居了,而尹剑平三岁之时便被冷琴居士带走了,如今这一切都跟原著有了很大的出入。

  “看来,整个事件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路线,或许是因为我穿越的原因,扭转了整个世界规划吧!

  如果按照原著,水红芍应该就要屠杀江湖人士,尤其是南宫家族。之后便是尹雁翎了,岭南三鹰居然战死两个,这说明水红芍的武功,远在这这便宜老爹之上,时不我待,我也待赶快修炼,争取早日能够达到修炼八荒六合的标准,不至于在接下来要发生的大事上束手束脚。”

  尹剑平心中感到深深地危机感,他的穿越像是改变了整个小说路线,但他知道,该发生的总会发生,而且他的到修真功法,那很有可能这个世界的掌控者,就会安排修真者给自己。

  现在一切都是未知,他不敢确定水红芍什么时候开始毒杀江湖,或许就在今天,明天。他想试着改变一些事情,至少他不想看到南宫秀死,短短的接触,他喜欢山那种被人关心的感觉。

  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要想改变这一切,很难,可以说几乎不可能,但他还是想试着改变,就算是对熊孩子的报恩吧,毕竟他占据了人家的身体。

  至于尹雁翎和其他人,他是有心而无力,整个事情,几乎可以说都是尹雁翎引发,他就像是天道主角,他的命运早就是被刻画好了,想要改变,必然会遭到这一世界掌控者的抹杀。

  天道!在前世大多出现在传说和玄幻中,现在,尹剑平觉得像是真的,至于这个天道是不是真的如小说的那般是天地意志,就不而知了。

  出现太多的变故,未来已经充满变数,他所知道的情节,只能做个参照,原有的世界,已经随着他的出现一步步的调整改变。

  “祖师爷得到的那本功法必须尽快得到,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足够应付接下来所有的事情”尹剑平深吐一口浊气,现在的他算是完全融于这个世界,开始为今后做打算。

  “平儿!还没有洗完吗?”

  就在尹剑平沉思中,房外传来南宫秀的声音,尹剑平进去有一些时间了,南宫秀有些心急便开言问道。

  #更新最)快上酷k匠V网yg

  “娘!我就出来”尹剑平在说话间,便穿好衣服开门出去。

  “娘!你久等了。”尹剑平看着南宫秀,心中已经完全认同这位女子,他真心把南宫秀当做自己的母亲。

  前世他是一个没人要的孤儿,这一世既然上天给他一个为人子的机会,那他就应该珍惜,这位母亲,他认下了。

  “你这孩子,今日这是怎么了,从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平儿你真没事吧?有事就跟娘说。别让娘担心。”南宫秀心中担心,总觉得今天儿子怪怪的,不像平日里那个调皮一肚子鬼聪明的孩子。

  “娘!我没事,这不和平时一样吗,难道孩儿懂事了,娘你不高兴吗”尹剑平脸上惊容一闪而过,急忙说道,最后连熊孩子平日里撒娇的手段都用上了。

  这着实让他心中恶心半天,他一个三十岁的人,对一个妇女撒娇,想想就让他觉得膈应。

  “娘高兴,我的平儿长大了,懂事了,娘当然高兴。”南宫秀虽心中怀疑,但最后还是爱子之心战胜心中疑惑。

  “快走吧!你爹在前堂等你了,去说说你这两天到哪去了,娘和你爹都担心死了,以后可别这样了,这次掉下山崖,幸亏没事,要不然你让娘怎么办”

  南宫秀越说声音越悲切,到最后声音已经有哽咽之色,一想到儿子掉落山崖,后面的就不敢往下去想,都想想他都觉得自己的心,像刀割一般的疼。

  紧紧的楼住尹剑平,把尹剑平抱起,向大堂走去。

  “娘!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被南宫秀抱着,尹剑平死的心都有了,觉得自己的脸都没地方搁了,三十岁的人,就这样被人抱着,那叫什么个事。

  “怎么了!你是娘的儿子,娘抱着怎么了!是不是摔了,真摔坏了,连娘都不亲了;”南宫秀在尹剑平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佯装生气的说道。

  这一亲,亲尹剑平差点没晕过去,“丢人!太丢人了,这叫什么事,我的妈呀,你别这样。我会羞死的。”

  就在尹剑平快被燥死之时,总算到了前堂,这短短的一段路,尹剑平就像又穿越了一会,穿越了洪荒,跨越了宇宙,那叫一个远。

  “哼!都这么大了,还要你娘抱,这今后还怎么行走江湖,你也是,慈母多败儿,咱们都是江湖之人,平儿早晚都要踏入江湖,你这样他永远长不大。”

  “就你话多,平儿还小,再说我的儿子我不心疼,还有谁疼。”南宫秀放下尹剑平,白了一眼尹雁翎,没好气的说道。

  因为尹剑平,夫妻两人可没少吵嘴,南宫秀心疼儿子,怕儿子吃苦,尹雁翎想让儿子早点学武,早点接触了解江湖险恶。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