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婶的家离这王奇目的“来瑰宾馆”没多远。在这一个小时之内,我完全可以处理好一些事,并及时赶过来。

  如今王奇目喝下玄阳符水后,仍旧是之前那种状态,看来那201房间里的三道阴气非同寻常,人被伤害后,必须要经玄阳符一刻钟的调理才有所好转。

  我看了一眼王奇目,确定没有别的异样后,便走出了“来瑰宾馆”,向王大婶的家走去。

  王大婶的一栋楼有五层,这其中有三层是用来租给别人赚钱的。除了清晨和收房租时,平时是很少看到王大婶在外面乱晃的。我进入了这栋楼,直接去王大婶的居所,我不知道姜千落在哪个房间,因此只能先去问她。

  “大婶,开开门,我是吴一鼎。”

  我来到了王大婶居所的门外,敲响了门,随即便听到房间里面有急促的脚步声,应该是王大婶来开门了,不过如此“急”是何意?难道是那封印鬼婴的瓷瓶破碎了?

  按理来说,那瓷瓶封印鬼婴之后,要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有结果,不可能这么早就出现问题啊,如若真出事了,那可是糟了,一会儿还有王奇目一事要解决,现在又有一个鬼婴之事,这该如何是好?我才来县城两天时间,便接连遇到棘手的事情,这运气也是逆天了。

  思考间,门便开了,迎面便是王大婶那张令人印象深刻的大肥脸。此时从她的脸上没有看出之前对我的热情,而是露出慌乱之色,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大婶,是那瓷瓶破碎了?鬼婴走了吗?”

  看到王大婶这个样子,我急忙抢先说话,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如若鬼婴这事出了什么变故,那可就糟了。

  王大婶听到我此话后愣了愣,旋即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那瓷瓶没什么动静,就是千落姑娘她……不久前突然昏了过去,肤色惨白的吓人,怎么叫她,她都没反应,吓死我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

  听闻封印鬼婴的瓷瓶没事,我松了一口气,可当听闻千落出事时,心里又落下去一块石头。千落她……稀里糊涂的昏过去了?还好我此时来了,能及时看看,寻求破解之法,不然在王奇目那里待上一个小时后,不到晚上是无法回来了。

  一些厉鬼邪祟、阴煞秽气伤害人之后,有的受苦一段时间后,不治自愈,而有的会一直伤害人,就像一些疾病一般,如果拖着,会越来越严重,最后危及受害人的生命。出现在千落身上的魔症,容不得耽搁。

  我急忙叫王大婶带我去看看姜千落,没想到姜千落就在她的住所里。原来王大婶的住所里空房比较多,而千落初来乍到,没有买什么生活用品,因此就在王大婶的热情提议下与她一起住,顺便还能帮王大婶壮壮胆,毕竟那鬼婴一事在王大婶心里留下了阴影,尤其这家中有封印鬼婴的瓷瓶。

  我跟着王大婶来到了姜千落的房间,推门进去,便看到这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看其体形十分瘦弱,给我一种再熟悉不过的感觉。

  就近去看,只见千落闭着眼,面色惨白,就像得了大病一样。令人骇然的,是她的皮肤,就如刚才王大婶所说的,白的吓人。这种白,像那新生的婴儿,像那白蜡,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让王大婶去帮我拿来一个碗来,并且在碗内添些清水,她立即走开,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这是打算用玄阳符水给千落喝下。

  千落在那201房间里待了一夜,应该是遭受了阴气入体所致。那三道邪门的阴气非同寻常,千落定然受到它们的伤害,不知道玄阳符水能不能彻底治好他。

  王奇目虽然也受这些阴气入体,但当时有我在旁边,身上有灵符,并且多了个人多了份阳气,因此玄阳符完全能助其恢复。而千落,一个姑娘家在那里待了一夜,所受到的伤害定然非王奇目能比。令我奇怪的,千落竟然能在这些极为邪门的阴气入体后,坚持这么长时间,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看着面前的千落,我心中顿生怜惜。被阴气伤害到这种程度了,还是这么的美,这是一种病态美,与她之前的美有很大的区别,她在我的眼前,就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女。

  看着她,我想起了当时在那老槐树下的见面,她非常诡异的出现,失去了记忆,令人费解。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子,怎么会遭此厄运?她到底是什么人?这种女子,可不多见。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很光滑很柔软的感觉。她那有些痛苦的表情定格在那里,使我心中的无名业火“噌地”起来了,这些事情,全拜那邪祟所赐!

  “一鼎,你……”

  忽地,一道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吓的我急忙收回了摸着千落姑娘的手,扭头看去,是王大婶,她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此时非常尴尬,想找个洞钻进去,可是这里没有洞。作为一个连女人的手都没有碰过的人,刚才脑袋抽筋地摸了千落姑娘一把,还被别人看到,使我羞愧的无地自容。

  注册送58体验金C…唯!一{6正g…版}W,其他2都◎4是盗~‘版

  “这个……我是在察看千落她的伤势,盛着清水的碗拿来了吗?”我看着一脸惊愕的王大婶,来不及思考,急忙解释。

  王大婶恍然地点了点头,把盛着清水的碗放到了桌子上,一脸担心的问我:“姜姑娘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我叹了口气,道:“被阴气入体所致,有点严重,看玄阳符能不能驱退这些阴气。”

  王大婶听到我的回答,也是叹了口气,继而问我道:“那‘来瑰宾馆’里的事解决了吗?”

  我摇了摇头,告诉她,有些棘手,一会儿还要去,具体情况没有对她说,免的她再多嘴,耽误时间,也避免她告诉千落。千落若是醒了,身体定然很虚弱,我不想让她因为我而担心。

  我走到桌子前,取出玄阳符,将其点燃后放到盛有清水的碗里,待灵符燃尽之后搅拌了几下,叫王大婶端到千落床前,给她灌下去。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