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么时候,路面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

  两人走在路上也舒服多了,积雪被清理以后露出来沥青铺成的柏油马路。

  只是一旁的清洁工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彻夜没睡,还是凌晨起来清洁路面的。

  “大妈,往……”两人昨天晚上已经在这迷路了,只好询问旁边的清洁工大妈。

  “往左拐,然后……”大妈的身体在寒风中略显单薄。

  问完沈梦露就要走,但孙洋却是心里有些动容,出言问道“大妈,你们几点起来的?”

  “我们啊,昨天晚上就一直没睡,一直在清扫路面,只不过这边比较偏僻,是最后弄的。”大妈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疲惫。

  “那你们累了去哪休息呢?”沈梦露本来没有多想这想这些,可是听了大妈的话语,却不由自主的问道。

  “就在路边歇歇呗,还能去哪?”大妈理所当然的话语却让沈梦露感到震惊,这一晚上啊,自己昨天晚上和孙洋走了一截都感觉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浑身都给冻透了。而他们……

  “行了,你们记住路,我过去了,还有点活没有干完。”大妈说着就转身往远处走去。

  大妈不知道的是,就因为她的这一番话让无数的清洁工,陆陆续续的有了可以休息的地方。

  大妈的身体虽然显得单薄,但却在寒风中显得异样的高大,孙洋看着不远处那一群群的穿着黄色工作服的清洁工。

  掏出了电话打给了杨丽,“喂,”

  “老板,怎么了?”杨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年后先捐500万在各个路边建设一些供清洁工休息的小岗亭,里边放点椅子,再有一个热水器就行。能建多少建多少。和市政府沟通,如果办不了就让海洋大哥去。”

  孙洋看着远处,话语里说不出的坚定。虽然现在资金紧张,但是孙洋还是决定现在就办。

  “好,”杨丽听出了孙洋话语中的坚决只能答应下来,她知道孙洋决定的事没办法更改,而且听孙洋的话语里这还是前期的捐款。

  “嗯,工程可以找华夏集团来做。你直接给打电话就行。”工程虽然不大,但是交给别人孙洋不放心。

  等孙洋安排完,沈梦露就上来挽着孙洋的胳膊。

  “走吧。”沈梦露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却更加的感觉到了孙洋的魅力,自己一直以为他是个注重事业的男人。

  可是看来并不是这样,他只是需要那些东西来做一些事情。

  “走吧。”两个找到了车,孙洋先把沈梦露给送了回去。

  “你要不上来坐会?让我爸妈见见你。”沈梦露笑着问道。

  孙洋听着一脑门的黑线,“快回去吧!”

  “胆小鬼,”沈梦露冲上来抱了抱孙洋,转身离去了!

  孙洋先是打车回到了九华山庄退了房,然后拿着行李,准备回家。

  先打车去了机场,结果果然出现了最坏的情况,大雪影响了航班,孙洋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没有多想。

  现在已经算是到年关了,要是在京城等着坐飞机回去,看这天气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说不定就得在京城过年了!

  “师傅,去火车站。”孙洋把行李扔在了后备箱,关上车门对着出租车司机说道。

  “好嘞,您这是去坐火车吧,您不知道今天有许多像您这样的来了机场然后又……”出租车司机边说着边发动车往机场赶去。

  路上由于下了雪的缘故,虽然已经经过了清理,但还是特别的滑。

  出租车师傅也开的很慢,车在路上缓慢的行驶着,孙洋虽然心里着急但是并没有出言催促。

  “喂,妈。”孙洋接到了的老妈的电话。

  更新O*最快HJ上U酷匠pB网"

  “好,正往回走着呢!飞机的航班停了,说是龙城那边还下着雪呢。”孙洋听着老妈的电话,顿时回家的心情更加的迫切了!

  “嗯,家里也下着呢!你路上慢点别着急。”郭美洁关心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妈。”挂了电话,孙洋看着窗外的风景,心情说不出的迫切,虽然才出来几天,可是临近年关。

  到处都是返乡的人员,中国人就是这样,每到春节,不管身在何方,不管什么工作,只要条件允许,都会回去一家人团圆过年。

  就在这时,孙洋感觉到出租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同时还听见了一声轻微的碰撞声。

  “你等一下,我下车看看。”出租车师傅,脸上带着着急。说了一声没等孙洋回答,就关上车门下车了!

  大过年的,要是出点什么事,这年可就过不好。

  孙洋这时也回过神来,好像是撞上了吧!但是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震动估计也不严重。

  孙洋也没有下车,就在车内等着出租车师傅处理。

  出租车师傅下车以后就看见自己的车和人家的奥迪车屁股撞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三岔路口,出租车正常直行,可是奥迪车却不管不顾的拐了过来,出租车师傅赶紧踩刹车但还是撞在奥迪车的车尾。

  这时奥迪车的车门也打开了,一个满脸肥肉的男子走了下来,脸上满是狰狞。

  “我操,……”男子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仔细的观察着车。

  越看心越凉,今天趁着表妹不在家,偷偷的把表妹的车开出来,给新把的妹子炫耀炫耀,显摆显摆。可是现在出了事,这让自己怎么交代啊!

  “我操,你怎么来的车。”男子一脚踹在了出租车师傅的肚子上,把出租车师傅踹到在地。

  “不是我开车正常,你讲点理行不行?是你……”出租车师傅没有敢反抗只是坐在地上边往起站边说道。

  看着男子的打扮和开着的车,出租车师傅就知道自己惹不起,人到中年,往往没有了年轻时候的热血,他不是没有脾气,只是知道如果现在为了痛快,大打出手,事情就更不好解决了。

  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儿子还在等着吃猪肉馅的饺子,女儿也在等着买新衣服穿。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