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后,孙洋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询问了杨小北的病情。

  ^看正版章$N节◎上%p酷√匠e网Wu

  然后心情沉重的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

  杨小北现在的情况特别的不好,今天又高烧了一天,还是用了一些抗生素才降了烧。

  估计再发烧就需要打激素才行了。

  出来办公室,医生的话语还回荡在孙洋的耳边。

  激素这是孙洋特别不愿意让杨小北用的东西。

  因为用过激素以后,即使就是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后期会发生股骨头坏死。

  等吃过晚饭以后,孙洋和王院长,邓老把病人集中起来,分批次的在会议室开会。

  看有没有人选择中医治疗。

  只是有些话还不能够说透,总不能和患者说:“现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要不然西医治疗你们就只能够等死。”

  要是好不容易塑起来的人心奔溃了,那可就是真的完了。

  一批一批的病人带过来,一批一批的病人被带回去。

  “医生这是干什么去啊?”杨小北跟着医生出来病房,有些疑惑的看着医护人员问道。

  “去开会,你那个朋友把广州的邓老给请回来了,想看看有没有人选择中医治疗。正征求大家的意见呢?”

  医护人员看着杨小北解释道。至于孙洋的真正身体,他也不清楚。

  “孙洋,中医。医生您能和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吗?”

  “如果用中医的话,就需要停了西医,中医治疗非典,谁也没有用过,万一不行的话……”

  后边的话,医护人员没有说出来,就是说这些也是看杨小北情况特殊。

  不然的话,连这些也不会多说。

  不过就是这些杨小北就懂了,第一个接受治疗的就相当于实验了,要是成功了大家都会收益,现在就是在找着第一个人呢!

  “王院长,就剩下最后一批了。”工作人员汇报到。

  前边的病人,没有一个有意愿想选择中医治疗的。

  “没事,不行就算了。”邓老有些心灰意冷的说道。

  难道现在就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中医吗?自己一心一意的对待患者,但是却没有患者愿意相信自己吗?

  “邓老……”孙洋出声准备说话。

  “行了,小孙,你不用说了,我没事。让最后一批病人进来吧,”

  邓老摆了摆手疲倦的说道,人上了年纪了,忙活了一天,心情又大起大落的。

  身体已经快,扛不住了,当然最主要的是精神上快支持不下去了。

  最后一批病人被带了进来,一个个的也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

  不时的夹杂着咳嗽声。

  “王院长,我来吧。”孙洋制止了王院长要站起来给大家讲解的动作,而是自己站了起来。

  “大家听我说,确实现在选择中医治疗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如果有人选择了一点治好了,所有得了非典的人都会收益……”

  杨小北看着坐在台上有些疲倦的孙洋但是却浑身热血沸腾的演说着的孙洋。

  眼睛里满是心疼,孙洋这段时间的付出,她都看在眼里,都记在心里。

  她知道,孙洋本来是不会坐在这里的,他可以窝在天南老家,安安稳稳的渡过非典时期。

  但是现在却为了自己的事情,不仅住进死亡集中营,而且还去广州请中医?

  现在又站在讲台上尽心竭力的说服着大家。

  也许是孙洋的演讲才能不够精彩,也许是这一次需要的赌注太大。需要赌上的是自己的生命。

  总之就是孙洋说了半天,但是下边一片静悄悄的。

  孙洋心里也有点失望,是啊,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啊。

  要求他们来有这个觉悟,那根本不可能啊。

  就像自己要不是因为杨小北估计这个时候,也还躲在天南省的老家呢。

  只是看着旁边精神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但是还在强撑着的邓老。

  想着昨天迎接非典病人的时候,双腿发颤,但是却没有后退一步的医护人员。

  想着医生说的杨小北的病情,已经不能够再拖下去了。

  孙洋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了。

  “我知道大家都不愿意,都很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大家想过台上已经87岁高龄从广州赶过来的邓老吗?想过这些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医务人员吗?”

  孙洋的声音有些慷慨激昂。

  但是很快就又低了下来,:“他们都做的特别好,现在我也给大家做点什么……”

  孙洋说着就准备把自己脸上的口罩给摘下来。

  要是自己感染,就选择中医治疗。当第一个实验品。

  只是孙洋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有人站了起来。

  非典患者都穿着防护服,所以整个脸上都挡的严严实实的,所以孙洋也不知道是谁?

  只是管他是谁呢?

  “这位患者,您是愿意尝试中医治疗吗?”

  孙洋小心翼翼的看着站起来的这位患者问道。

  “是,我愿意,我愿意从现在开始就停止服用西医,用中医治疗。”

  杨小北的声音从面具后边响了起来,虽然持续的发烧让杨小北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但是杨小北的声音却特别的洪亮,有史以来的洪亮。

  这一刻的杨小北让人肃然起敬。

  只是这声音听在孙洋耳朵里却如坠深渊。

  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孙洋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张嘴以后却都卡在了嗓子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想阻止,可是看着旁边古稀之年都激动的站起来为杨小北鼓掌的邓老。

  一旁神情兴奋的医护人员。

  台下一双双求生欲望强烈的患者。

  阻止的话语,孙洋怎么也说不出口。

  神情恍惚的靠在墙上,听着会议室内热烈的掌声。

  私欲与大义,小家与大家,刚才讲的热血沸腾的,让人站出来,为了大家趟出一条道路来,甚至于实在不行,自己都可以自己选择感染,是假的吗?那肯定不是。

  但是现在为什么自己又会为杨小北这种决定难受呢。

  孙洋在心里痛苦的纠结着,只是现在他有选择吗?好像根本没有选择。

  从他开始站起来演讲的那番话,到杨小北站起来说自己同意开始,两人就都没有了退路。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