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尤的实力,便是我与赤联手,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雅神色淡然地解释道,并没有因为自己实力不如人而感到羞愧。

  “不过好在这次主要目的是救人,到时候只要我与雅缠住他,你们其他人将族人解救出来便行,也没必要跟他分个死活。”赤在一旁补充道。

  稍稍顿了一下,雅看了一眼陆翊,又道:“你是巫师,能在战斗中帮上不少忙,既然你的族人也被掳走了,到时候便一起行动吧。”

  白灼神色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骇地望着陆翊。

  巫师,竟然真的是巫师!刚才他还以为赤大人看走眼了,可现在雅大人也这么说,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眼前的阿牛真的是巫师。

  陆翊点点头,开口问道:“两位大人打算黎明时分偷袭,对吧?”

  “不错。”

  “若是这样的话,我或许能帮上更大的忙。”陆翊目光闪烁了一下。

  赤眉毛一挑:“说来听听!”

  片刻后,白灼与陆翊退去。

  白灼颇有些失魂落魄,仿佛遭遇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样,好久才回过神。

  “阿牛兄……大人,万事小心。”

  “你们也是!”

  陆翊话音刚落,口中咒语响起,巫力涌动之时,身上的每一个穴位都有一个银色的漩涡,将那从天倾泻而下的月华吸收殆尽,而站在他面前的白灼便惊讶地发现,随着那月华的涌入,陆翊的身形逐渐变得透明,继而消失不见。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由近及远,白灼知道陆翊应该是走了,不过亲眼见到他居然施展出那么神奇的巫术,白灼还是有些叹为观止。

  那应该是传说中月华部的月隐术,可是月华部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灭族了,这月隐术应该失传了才对,阿牛从哪里学来的?藏南村那种小地方,不可能有这样高深的巫术供他学习才对。

  陆翊的月隐术自然不是跟老村长学来的,而是得自藏青神树的传授。

  在回来的路上陆翊一直在消化藏青神树的知识,也学会了不少巫术,此刻这失传的月隐术正好发挥出作用。

  月光之下,陆翊几乎无影无形,唯有靠近他一定距离或者神念扫视才能发现他的行踪。

  他一路来到石堡前,悄无声息地越过石墙,闯进石堡之中。

  石墙之上,血河部的射手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来回巡视,显然他们也知道掳掠了三个村子后可能会遭到攻击,而这些射手纵然没有神念,却个个感知敏锐,对危险和一切可疑都有着天生的警惕。

  陆翊从石墙上翻过去的时候,就差点引起一个射手的注意,目光朝陆翊所在之地扫了过来,好在这家伙也没有放在心上,否则陆翊极有可能要暴露出来。

  进入石堡,陆翊鼻尖立刻萦绕着一股血腥的气息,那明显是人血的味道。

  陆翊此前在石墙上看到了悬挂的上百具尸体,分属三个部落的族人,鲜血顺着尸体落下,传出的滴答声让人毛骨悚然。

  此刻石堡内,处处飘着肉香,陆翊放眼望去,只见那些血河部的巫族正在啃咬着一些煮熟的血肉,而那些血肉,有很多都明显是人类身体的一部分,常人看了只怕要食欲全无,可血河部的这些人却都吃的津津有味,连那些没长大的孩童都是如此,往往为了争抢一块带肉的骨头,这些孩童扭打成一团,彼此毫不相让,而那些成年的血河部族人却在一旁看的哈哈大笑。

  早就听闻血河部是巫族中的异类,是一群未开化的野兽,陆翊亲眼所见之下,只能说传言不虚。

  轻轻地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烦躁,悄悄地在这石堡内摸索起来。

  按照他与赤和雅的约定,他得先找到三个村子被掳的人关押在什么地方,待到黎明时分,由他从内部将石堡大门打开,制造混乱,然后赤炎部和疾风部的人便会与他里应外合。

  届时他再将被俘虏的三个部落的战士放出来,定能杀血河部一个措手不及。

  石堡内有大巫师存在,巫师也有几位,陆翊也不能太过放肆,神念压根不敢动用,免得打草惊蛇,只能一点点地查探寻找。

  半夜过去,陆翊几乎将石堡整个转完,却依然没有发现关押俘虏的地方。

  三个村子的人加起来最起码也有七八百俘虏,如此庞大的数量,地方小了肯定关押不住,可陆翊一圈找下来却是毫无发现。

  最终他只能将目光投向石堡最中央的位置,那是整个血河部的核心,里面隐隐散发着一股强大而凶残的气息,想来应该是那大巫师尤住在其中。

  沉吟了一下,陆翊神念涌动,往地下刺去。

  一触既收。

  果不其然,这石堡的地下另有洞天,陆翊感觉到不少活人的气息,不过他也没能查探的太仔细,免得让尤有所察觉。

  不过只要确定了关押的地方,剩下来的就好办了。

  屏气凝神待在原地片刻,确认自己刚才的刺探没有惊扰到尤,陆翊这才一晃身,藏到了一个隐蔽的位置,静待时机的到来。

  石堡内很是热闹,寒苦了一个冬天的血河部族人们这几日大获丰收,自然是得好好庆祝一番,而石堡外,赤炎部和疾风部的两部族人静静蛰伏,犹如两条毒蛇,伺机而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堡内热闹鼎沸的声音也逐渐平息,闷雷一般的鼾声此起彼伏,就连那些站在石墙上巡视的射手们,也都开始打起了哈欠。

  东方一抹晨曦即将来临之时,天地间陷入最黑暗的时刻。

  一道人影从藏身处显露,如疾风一般奔袭到石堡大门前,伴随着碰碰几声闷响,守护大门的几个血河部巫族头颅裂开,脑浆四溅,在睡眠之中彻底死亡。

  城墙之上,听到动静的几个射手同时一惊,扭头朝下望去。

  却见到一个陌生的身影站在地上,手持金剑,猛地一剑劈在石门上。

  “轰!

  石门破碎,石块纷飞,这时的大地却开始颤抖,仿佛万马奔腾,散乱而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由远及近。

  射手们骇然地扭头望去,只见在那黑暗的遮掩之下,一双双被施加了嗜血之术的赤红眸子散发着骇人的光芒,裹着一股死亡的气息,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席卷而来。

  “敌袭!”

  呼啸之声犹如警钟,将那些正在沉睡的血河部巫族惊醒,与此同时,石墙上的射手们弯弓搭箭,朝下方射去。

  巫族的射手几乎个个都是神射手,血河部的自然也是如此,一轮箭失下去,便有十几人倒地毙命。

  在那奔袭而来的洪流后方,陡然有两道身影飞出,其中一人双手火光闪耀,挥手之时,两条火龙从天而降,摇头摆尾间便将一群血河部射手焚成灰烬。

  另外一人口中响起咒语,石墙之上立刻刮起了恐怖的龙卷风,犹如刀子一般锋利,但凡被卷进龙卷风中的血河部族人,无不被分筋错骨,眨眼血肉尽除,只剩下一具骷髅架子,惨白骇人。

  看V正版《章¤节上D酷匠bN网

  赤和雅同时出手,瞬间便清除了来自射手的威胁。

  紧随在两位大巫师身后的是两个部族的巫师,人数不多,总共也就七八人,却在奔袭之中不断地咏唱咒言,为两部的勇士们加持各种各样的巫术,让他们变得更强。

  陆翊转身,悬浮在半空之中,目光冷厉地望着那从四面八方惊动而来的血河部族人。

  夹杂在人群中的血河部的巫们冲自己的族人大声吆喝着,似乎在指示他们朝陆翊发起攻击。

  无需指示,陆翊这么明显的靶子,血河部的巫族自然看的清清楚楚,人还没到近前,一支支箭失便破空而来,欲将他射翻。

  巫术之盾的光芒亮起,千钧之力的箭失竟无一建功。

  下一刻千奇百怪的巫术袭来。

  陆翊的巫术之盾依然屹立不倒,表面泛起一层层涟漪,将所有攻击挡下。

  血河部的巫师瞠目结舌。

  这时,勇猛的血河部族人已冲到陆翊面前,十几个面目狰狞的战士高高跃起,将手中的武器对准陆翊,劈砍而下。

  陆翊伸手虚握,轩辕剑悠然出现,随手一挥,长达十几丈的剑芒破碎虚空,在半空中带出一片金色的光芒。

  那十几个高高跃起的血河部战士全部齐腰而断,闷哼声响起的同时,纷纷落下,内脏散落,鲜血如喷泉般涌动。

  往前奔袭的步伐齐齐顿住,所有血河部的巫族都震骇无比地望着陆翊,仿佛看着最凶残的恶魔。

  天不怕地不怕的血河部,在这一剑之下竟生出了恐惧的感觉。

  “敢在本巫师的地方放肆,找死!”

  一声怒吼从石堡内传出,紧接着,一个半裸着身子、容貌狰狞可怖的壮汉势若雷霆地飞出,人未到,一拳轰出。

  陆翊眼帘一缩,轩辕剑一转,横剑挡在侧面。

  “砰!”

  一声巨响,轩辕剑一声铮鸣,与此同时陆翊左右两侧窜出两道身影。

  正是赤和雅联手杀到,两位分属不同部落的大巫师一言不发,直接找上了最强大的大巫师尤,精修多年的巫术瞬间绽放出惊人的光芒。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