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炎听到赵天宇的话,随即一愣,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竟然让他惊奇发现......

  自己的身体不但一点损伤都没有,就连消耗掉的神力也都在他昏睡的这段时间,因为沉浸在灵脉的泉眼之中。

  全部补足回来了,整个人都是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

  可是自己明明是被血妖树用血藤给困住,身体还被洞穿了一个血洞,然后晕死了过去,如无意外他应该被血妖树给吸干,当成养分才对的啊。

  难道是自己晕死过去的瞬间,那雷云终于落下神雷,把血妖树跟那些血藤给惊退了,救了自己一命?

  就算是那样,自己也不应该在这个地方。

  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又是谁救的自己?

  薛炎心中的疑问不断,还有一个更大的疑问是,之前这赵天宇对自己基本上是恨之入骨,在自己晕死过去的时候,竟然不对自己下黑手。

  而且自己为何会感觉赵天宇身上的气息,让自己兴不起一点恨意。

  对于这一切,薛炎盯住眼前的赵天宇,这赵天宇身上,或许是自己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可能。

  “很疑惑?”

  赵天宇似乎看出薛炎心中的疑惑一样,嘴角露出一个惨笑,接着道:“疑惑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疑惑为什么我不杀你?”

  薛炎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哼,不是我不想杀你,而是我不能够杀你。”赵天宇冷哼一声,身上好不容易生出一点敌意。

  不过一瞬间,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然后那股敌意很快就退去。

  “你看到了吗?”

  赵天宇冷淡的说道:“现在别说是想要杀你,只要我一露出杀意,我就会这样,它不让我碰你,而你同样也不能对我起杀心。”

  薛炎听到赵天宇这么一说,心中有点不信,当即露出了一点杀意。

  结果这一下子,薛炎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瞬间就炸开一样,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脸色瞬间就白了起来。

  薛炎不敢再对赵天宇露出杀意,只是追问道:“你说的它是......”

  “你应该很清楚,就是送你过来的东西。”赵天宇冷冷的道,薛炎犹豫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道:“你是说它,血妖树。”

  赵天宇面对薛炎的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薛炎的脸色却巨变起来,这血妖树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不然之前那血妖树,也绝对不会废这么大的力气来抓住自己。

  把自己抓住了又放,绝对是有别的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他现在还不清楚。

  比起这个,他更想要弄明白的是,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只要对赵天宇有一点脑袋就感觉要炸裂一样。

  只是,还没有让他想清楚。

  他眼前就出现恐怖的一幕,一条条血藤从远处蔓延了过来,直接奔着赵天宇的方向而去,而赵天宇似乎没有丝毫察觉一样。

  “你后面......”薛炎忍不住说了一句,结果还没有说完,就被赵天宇直接打断,道:“我知道,血妖树身上的血藤是吗?”

  然后,薛炎脸上就出现了震惊的一幕。

  那血藤攀附在赵天宇的身上,然后噗嗤一声插入赵天宇的身体,赵天宇只是痛哼一声,还是一动不动的盘坐在地上。

  然后那血疼,不断的吸取着赵天宇身上的精血,赵天宇的脸上痛苦的神色越来越明显,最后人不知直接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起来。

  就算是这样,赵天宇也没有做出丝毫反抗的动作,只是任由血藤,不断的吸取他身上的精血。

  这一幕,让薛炎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这司仪府的人都有毛病吗,为什么不抵挡,这赵天宇好歹是十大暗影杀手杀手之一,境界实力也是武甲巅峰,半步战王的实力。

  面对这血藤,竟然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看着痛苦得满地打滚的赵天宇,薛炎也懒得管,毕竟他跟赵天宇没有任何交情,甚至这赵天宇,还是他的仇人。

  赵天宇的死活与他无关,如果赵天宇死了,他甚至还能够少一个对手。

  “还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为好。”

  薛炎嘀咕了一句,看着那些缠绕在赵天宇身上的血藤,小心的向后退去,免得惊动了这些鬼东西。

  看到薛炎想要走,在地上痛苦打滚的赵天宇大声的叫道:“你走不了的。”

  薛炎被吓了一大跳,连忙看向那血藤,那些血藤好像被惊动,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皱眉的看向赵天宇。

  这赵天宇没安好心,竟然想要把自己脱下来。

  不过薛炎偏偏心中兴不起一点杀意,只能够先退走再说,慢慢的向后退去,结果他才没走出几步。

  忽然全身一软,身上的神力好像被封住一样,一点都使用不出来,整个身体软绵绵不受控制的倒在地上。

  那些血藤攀附在赵天宇的身上,吸的差不多了。

  哗啦啦的一下子全部退去,不过只有一根血藤,向着薛炎的方向而去,让薛炎心中暗暗叫苦。

  偏偏一点力量都使不出来,只能够眼看着那血藤游走到自己的面前。

  然后,在薛炎的注视下,那血藤卷向薛炎,把薛炎扯了起来,然后朝着灵脉的泉眼扔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那血藤没有丝毫的逗留也跟着退走。

  薛炎感觉身体的力量逐渐恢复,猛然一个跳跃,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惊出一身冷汗。

  这血藤竟然不对自己动手,还真是奇了怪了。

  “我说过,你走不了的。”这个时候,脸色白的像鬼一样的赵天宇再次开口了,慢慢的走到灵泉之中,把身体浸泡在里面。

  顿时各种灵气,开始滋养他的身体。

  让薛炎莫名想到了一个,心惊胆战的词语,这赵天宇的表现,就好像是一个活着的养分,被血藤吸了再利用灵泉恢复。

  {酷p!匠网永7久免(X费#看小说F√

  然后再吸了,再恢复。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而且接下来的话,好像是验证了薛炎的猜想一样。

  “我们都是那该死的东西的养分,这就是为什么它没有杀我们的原因,而且我们也反抗不了它。”赵天宇脸上一片死灰色。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