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原本无关的人就发生了密切的联系,这一切可能都是只因为一串号码,这可能就是我们常说的缘分,一种非理性的,不可预知甚至不可设定的东西。

  更新最‘%快,@上,酷B匠网$

  很多年之后,我仍旧记得几个号码,闭上眼睛就能想起来,那串号码的主人曾经让我魂牵梦萦,曾经让我痛彻心扉。爱情和时间的残酷之处在于,当一切华美的袍子被扯下,剩下的只有一串再也没有人接听的号码……

  我发了一条信息:在吗?

  很快柳露露就回了:嗯嗯,有事找我?

  我:想问问你的手机号码。

  柳露露:哦,你先把你的手机号给我。

  我靠,绝对不行!号码给了,那还不得夜夜被骚扰?不过老马在一旁威胁,只要我不回,就立即掐我脖子,我只好把我手机号码发了过去。

  然后,柳露露就打了过来………

  接通后,我问候了柳露露:喂?喂?喂!

  怎么没声音?她挂断了?一看原来是手机没电了………

  我靠!不过柳露露的号码算是有了。

  “好了,号码帮你搞到手了。”我感到庆幸,手机没电得太是时候了。

  “再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

  “手机没电了。”

  “快充电开机!”老马急催。

  充电,开机,找到通话记录,给柳露露打了过去,“对不起,您的手机已欠费………”

  手机欠费………

  真是天意啊!!

  “用我手机打。”老马把他手机扔给我。

  疯了………

  用老马的手机,拨了过去。

  打通后,我喂了一声,柳露露却听不到我说话:“您好,请问你是谁?”

  她连续问了三次,我回答了三次,怎么回事?开了免提。

  “柳露露,是我。”

  “刘子扬吗?”

  “对。”

  “刚才你怎么挂了呀?现在接通后又不说话?”

  “我手机没电了,用同学的手机,他手机有点问题,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一个好兄弟,想要请你出来唱歌。”

  “是马致远吧?”柳露露问我。

  “是,是的。”

  “哦,你等等,刚洗完澡穿着内内。”柳露露挂了电话……

  老马直接掐着我在我耳边怒道:“你直接说出我名字干什么!你这把我的布局都搞坏了,我要的是让她感觉我不知不觉的走进她的生活中,而不是刻意的闯进去!”

  “我靠你不早说。”我装作很委屈。

  过了一会儿,柳露露打过来了,告知我说不出来。

  “为什么!?”我和老马异口同声。

  “马致远那色鬼不是一个好东西。”

  “我日!”老马喊道。

  “你在干嘛?”柳露露问我。

  “玩游戏?”

  “哦。”说完她挂了。

  老马盯着我,我心里发毛:“干啥?”

  “你故意坏我好事!”

  “等下我再帮你问,放心了,今天搞定这事!”我对他保证道。

  老马恶狠狠剐了我一眼,夺走我手上他的手机,翻出手机厂商的售后客服,打了过去,罗哩罗嗦了好久后,他骂道:“你们的手机怎么这样,烂的要死,才买了一个多月,五千多块钱啊,就出问题了!你看那些山寨手机,两三百的用一年都没烂过,只有傻逼才会买你们的手机。”

  客服回答:“先生,很抱歉给您带来的不便,也请您不要这样批评自己,您的问题我们会尽快解决。”

  “你不要挂我电话!”气汹汹的老马又拨过去,却没人接听了。

  “烦躁!”老马叼了一根烟。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柳露露终于答应出来,不过她要带同学,我无所谓。

  “柳露露答应了,不过会带她同学一起。”

  “好啊!你打电话叫上春哥和苍老师,有肉要一起分享!”

  老马兴奋了起来,回到房间,开始翻找东西,梳子,镜子,发胶,香水,剃须刀………

  晚上七点,老马一身骚气打扮,带着我,苍老师,春哥去找ktv,到了后街,十几家ktv连着,一块一块彩灯招牌五颜六色耀眼闪烁。

  这里的ktv不像夜店,没有灯光闪烁的舞池,没有大厅,只有包厢,包厢也便宜,还有供情侣的迷你包厢,迷你包厢里的那张小沙发只可容纳三人坐,不过价格便宜,倒也吸引不少成双成对寻求暧昧刺激情侣。

  每家ktv的一楼都有卖酒卖饮料卖烟卖小吃的,价格和超市一样便宜。

  老马开了一间中等包厢,买了一箱啤酒和小吃,花了才不到两百块钱。

  包厢里放着曲婉婷的那首《我的歌声里》,老马拿了麦克风声嘶力竭的跟着喊起来:“……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硬盘里!”

  之后,他又来了一首陈弈迅的十年:“………情人最后难免沦为禽兽……”

  什么歌到了他嘴里都变味。

  老马在唱歌的时候,我借春哥的手机给柳露露发信息,春哥的手机,山寨货,国产大屏,屏幕上一美女穿裙子,只见他按住美女裙子向下滑,裙子瞬间移到脚底,只剩内衣。

  屏幕锁解开,这手机太牛逼了。

  老马依旧撑破喉咙的大喊大叫着,我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却又不知道他哪儿出了问题。

  他在鬼叫着的时候,后面掌声起,回头过来,不知何时柳露露已经来了,身后还有几个女孩,有一个女孩引起了我注意,瓜子脸型,白玉般皎洁的面庞,一对细细的弯眉下是如黑宝石般深邃明亮的双眸,俊俏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表现出清纯可爱的气质,不过她的眼波又媚又软,隐约透出和她清纯脸蛋极不统一的一股浪劲!

  让我有点心动!

  “看啥呢老流氓。”柳露露跟我打招呼道。

  “叫老刘就行了,老流氓多难听啊。”

  “看你那副色相,是不是看上我家诗诗了?”柳露露这女孩,还真不是一般人的智商。

 好名字………

  “嘿嘿。”

  我招呼她们坐下后,柳露露对扶着墙沉浸中的老马大喊:“你唱啥啊,好难听啊!”

  “对,人家唱歌要钱,这王八蛋唱歌要命啊。”

  老马一回头,看到柳露露来了,急忙停下了他那要命的歌声,乐颠颠的过来了:“唉呀,露露,稀客啊!不好意思啊,很难听啊。”

  “你也知道啊。”柳露露继续打击他。

  那个叫诗诗的女孩笑了一下说:“很好啊,情感很投入。”

  “哈哈,谢谢,你们点歌吧,我唱得不好。”

  柳露露看着我介绍给她的同学:“老流氓,马子院,哈哈哈哈。”

  她说完笑了起来,花枝乱颤。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