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粹气入灵的长剑,可以穿透灵力。若是稍微用一点点力,足以将你的脖颈切割下来。”

  整个过程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甚至是一些人还没有看清楚罗峰到底是如何出手的,很多人更是不清楚罗峰手里面到底如何多了一柄长剑。

  唯一知晓的就是此时的牟成似乎败了。

  ,c酷!}匠R网!首◇$发

  罗峰淡漠的口吻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似乎也是在警告牟成。但不管如何,他这句话确实是起到了效果。

  牟成不是傻子,很多事情虽说他现在都是没有反应过来,但却是明白此时自己的性命确实是掌控在罗峰的手里。

  现实情况就是这粹气入灵的长剑之上冒出来的寒意不断让他的身体颤抖,即便是他有心想要强行挣脱开罗峰的粹气入灵的长剑的攻击范围他也是不敢。

  罗峰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来根本不像是一个简单的骨力境少年,那种反应力能够在那个时候躲开自己攻击,就一定能够在自己有所动作的时候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最重要的是,牟成怕死!

  他从来没有觉得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知道今天。

  豆大的汗滴不断从牟成的额头之上滴落下俩,此时他的呼吸也是变得沉重不已,如今,在牟成看来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唯一的希望或许就是在牟峰的身上了。

  然而,这种举动却是让牟峰脸色相当的阴沉。

  这种样子根本就是丢尽了牟家人的脸啊。

  此时他之前的嚣张气焰哪里去了啊?他之前的那种战意哪里去了?他之前对罗峰的不屑一顾哪里去了?

  要知道,在场不管是谁都不敢真正的杀牟成,之前他一直嚷嚷,难道现在忘了?

  如果罗峰真的敢杀他,那也就不用将粹气入灵的兵器放在他的脖颈之上了,这无非就是一种谈判的筹码。

  只要牟成心一狠,罗峰根本不敢真正的下杀手,只要挣脱了,那么接下来还有希望。毕竟在牟峰看来,这一切不过是因为罗峰一开始的示弱和牟成的大意再加上罗峰的粹气入灵的长剑才是会如此,否则这一战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等情况。

  要知道,即便是傻子也是清楚,骨力境如何会是练气境的对手?

  然而,这个时候牟成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的思想,身体瘫坐在地上,脑海中还是罗峰躲开自己攻击的那一幕,。最重要是的脖颈不断传来的深寒之力让他身体瑟瑟发抖的同时也是不敢有任何的妄动。

  这一幕,不仅是牟家人看到了,所有蔡家人都是见到了。

  之前还是不可一世,如今却是唯唯诺诺,贪生怕死的标签,狐假虎威借助家族之势胡作非为的形象已经是难以更改了。

  对此牟峰也是拳头紧紧一握。

  没想到,当真是一个陷阱。

  这一切,只怕是在罗峰出现的那一瞬间他们就是计划好了,无论是罗峰出来的胆量还是罗峰手中准备的那东西,绝不可能是刚好那么凑巧。

  瞳孔缩成针眼大小,一股怒意也是如同惊涛一般不断在胸腔之上撞动着。至于牟家的人则尽数呆在原地,很显然,很多人根本无法解释这个结果。

  无论是牟成落败,还是牟成现在的表现,都绝非是他们想要见到的。

  但蔡释信等人此时内心波动更大。

  之前蔡从恩说罗峰胜了黄药师,如今看来他是真正能做到。并非是罗峰实力有多强,而是他仿佛天生就是战斗之人。

  从一开始便是计算好了所有的东西,更是能够掌控整个战斗的节奏。

  即便是整个过程持续只有一招,看上去牟成根本就是属于惨败的节奏,但罗峰却是能找到最为关键的一点,在最合适的时候做出最为合适的动作,并且将早已是准备好的粹气入灵的长剑当做了杀手锏。

  而出剑,也是罗峰的唯一一招。

  整个过程相当的连贯,中间没有出现丝毫的异常,最重要的是一切都是在罗峰的掌控之中。

  能够具备这一点,不要说罗峰这样的骨力境的少年,只怕早场能够做到的都是不多。

  一招得手,脸色也是没有什么变化,这种对自身情绪的控制也是好的出奇。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罗峰的精神力。

  他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强?才是能够在这么精准的情况之下让身体做出判断,并且看罗峰的样子没有任何人的所谓的身体出现不适的样子。

  除了没有灵力之外,罗峰之前展现出来的动作,堪称完美。

  只是蔡释信还不知道,牟峰将这一切都是归咎于蔡释信等人早已是策划好的。

  “放了他!”

  不过牟峰虽说性子暴躁,但终究也是牟家的大长老,很知晓分寸,当下也是对着罗峰沉声一喝,这种不怒自威的样子让不少周围的人身体都是微微一震,随后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惊恐之色。

  甚至是之前蔡家人脸上的兴奋之色还没有完全浮现出来的时候,这一声厉喝就让他们一个激灵。

  这家伙当初可是一个人屠了一整个家族上千口人的,那才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

  此时看似随意的一句话之中却是夹杂着一丝血腥味道,很显然,这根本不是商量,这是在命令。

  若是换成其他人,只怕此时早已是乖乖将牟成放了,但罗峰却不是其他人。

  “你似乎忘记了,现在跟我说话的语气,不能够这样的。”

  罗峰这种吃软不吃硬的人,可容不得被这般威胁,当下手上微微一用力,便是见到长剑划破牟成的脖颈,鲜血顺着滴落下去。

  “不要,不要!”

  锋利的长剑刺破表皮,瞬间就是让牟成的身体再度一颤,苍白的脸色之下,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他仿佛是察觉到这长剑穿透自己脖颈的那种咯吱之音。

  没出息的玩意儿!

  双眼微微一眯,牟峰也是心头暗骂一声。

  “说出来,你的要求吧。”

  强行忍着内心的那簇怒火,牟峰也是沉声说道。他自然还记得之前的赌约,大庭广众之下容不得他不认。

  只是一想到这一次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就让他有些难以控制自己此时的情绪。

  若不是因为蔡释信的气息一直在暗中锁定住牟峰的话,他才是没有那么多的废话。

  “很简单,这件事情和蔡家没关系,牟家不能够因为对蔡家有任何的不满和刁难。”

  活动着脖颈,罗峰也是不在意此时他的态度,当下也是说道。

  他这一次已然是能够大体的感觉到牟家对蔡家的意图,不管如何这件事情终究是因为自己而起,虽说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但至少能让现在的蔡家稍微安生一点。

  而这个要求提出来蔡释信等人也是心头一愣,随后脸上也是有些复杂。

  没有人会想到罗峰提出来的要求会是这个。

  不够不得不说,罗峰这句话确实让蔡家稍微松一口气。

  现在的他们还远不是牟家的对手。

  “可以。放了牟成!”

  对于蔡家,这一次牟家也是没有完全做好准备,所以牟峰倒是无所谓,只是本来想要威胁蔡家或者趁此机会好好收拾一下蔡家的打算怕是泡汤了。

  整个事情不知道会在通州传成什么样子,但想来也不会太好。

  但此时牟峰也是顾不了那么多,至少在明面上牟家不能够食言。

  “放人?就这样?

  你未免太不在乎的我劳动成功了吧。”

  听到放任两个字的时候,罗峰却是冷笑地摇摇头。

  他留着牟成没杀的原因,就是因为如同牟峰所猜测的那般,这是筹码。

  无用功的事情,罗峰可不太愿意去做啊。

  ......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