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王府内颤抖了,所有人望向这一年轻的少年,他漫步而出,直逼王陆。

  王陆的父亲就站在一旁,但竟连踏前的勇气都没有,只因为楚岩太强大了,是皇者巅峰,慕星辰最强大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少年,这样的少年,将来会有何等的成就?将来,要让慕星辰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在这时,有人可笑的看向王家,先前楚岩曾问:是仗势欺人么?王陆父亲回应:是,就是仗势欺人。

  然而如今,楚岩爆发皇者巅峰,他放出豪言:我看,今日谁能仗势欺人!

  他一人漫步的行走在酒宴上,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只见楚岩徒手一握,王陆惊恐了,他直接被楚岩抓在手中,犹如死狗一般拖着,从王家人中走出,无一人敢阻拦他。

  余家人更是震惊无比,特别是余冷、余天音,余长青,这些嘲笑过楚岩之人,楚岩命如草芥,但如今的楚岩却是皇者巅峰,二十岁的皇者巅峰,这是何等存在?他是什么身份?

  本来余家人是可以和楚岩交好的,但只因一时的虚荣心,令余家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地。

  “楚……楚少,今日只是一个误会,一些言语冲撞,又何必将事情闹到这般地步……我王家愿意道歉,愿意赔偿!”王陆父亲这一刻卑微的道。

  “赔偿?不需要,他死,或我灭你一族,选择吧。”楚岩冷冷的看向王陆父亲,王陆父亲嘴角抽搐了下,刚才楚岩说这话,他还有勇气说楚岩没这本事,但现在,他不敢了,皇者巅峰,一人便足矣荡平他整个王家。

  王陆惊恐了,他想求救,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和王家一族人比较,太卑微了,王家一定会牺牲他的。

  “看来你做出选择了。”楚岩不再废话,神念一动,王陆死了,死在慕王府中,十分血腥,众人都是一阵无奈,王陆之死,又能怪得了谁?

  “不!!!”余冷绝望的喊叫声,但她更多的是惊恐,楚岩的强大超乎所有人预料,可笑的是,她先前还几番羞辱楚岩,以为和王陆在一起很骄傲,殊不知,王陆在楚岩手里如蝼蚁一般。

  但当所有人以为这一切就会如此结束时,楚岩又有新的动作了,而他接下来的动作,让众人心都提了起来,因为他的目标,竟是慕霆锋、陈宇!

  “楚,楚岩,你要做什么?我可是慕王府的人!”慕霆锋潜意识的退后一步,慕家众多长老顿时上前,急忙将慕霆锋护住,先前楚岩要杀王陆,他们慕王府没人阻拦,是碍于楚岩的实力和天赋,但现在不同,楚岩要对他们的少主动手。

  “这位阁下,霆锋并非有意冲撞了你,还望你见谅,老朽在这给你赔罪。”慕家一名管家沉声的道。

  “滚!不然连你一块杀。”楚岩毫不客气的道,慕家管家嘴角抽搐了下,但却很无奈,楚岩虽年轻,但实力比他要强,让他只能忍着,继续寒暄的道:“一万三级灵玉,此事作罢。”

  楚岩不理会这管家,冷冷的看向慕霆锋:“你不是很厉害么?动动手指,便能杀我,一句话便言整个慕星辰都无我的容身之所,如今便只会躲在长辈的身后么?”

  “如今,谁命如草芥?”

  慕霆锋嘴角抽搐了下,却不敢上前,楚岩太强了,皇者巅峰,他父亲也不过如此。

  “跪下!”楚岩顿时又呵斥声,慕霆锋脸色痛苦起来,他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着慕府管家朝他压迫而来,令他直接跪在地上,发出一声嚎叫。

  “楚少,你过分了!”慕王侯开口了,他漫步而来,挡在楚岩身前,将楚岩的威慑力震退:“今日是我慕王府宴席,你既为客,我本应礼数相待,但你若在胡闹下去,休怪我无礼了!”

  “慕王府设宴,下令慕星辰所有家族年轻女子必须来此赴宴为何?无非是为了你慕家攀上高枝,但即便如此,本和我也无关系,也懒得去管,但如今你儿子猖狂,惹到了我,我现在要教训他,你以为,你能拦住我?”楚岩冷哼声,下一刻众人一惊,楚岩竟真的迎上了慕王侯?那可是慕星辰的御统者。

  “哼,不知死活!”慕王侯冷哼声,他是一星辰之王,有着足够的自信,体内元气也顿时爆发了,他整个人犹如火山,有岩浆从体内喷射出来,化作一巨大的火焰大手,朝着楚岩便拍了下去。

  “楚岩!”余莎和余万青都为之担忧几分,慕王侯,终究是王者,成名已久。

  “砰!”然下一刻所有人一怔,楚岩手中多出一七层铁塔,铁塔石破天惊,宛如一万吨巨山,猛的镇压下去,只见岩浆四溢,化作一道道火光,跟着慕王侯双眸一凝,噗的喷出一口血去,火焰竟被生生的镇回体内,连续爆退数步。

  慕星辰的人骤然惊变,楚岩,一击赢了慕王侯?

  慕王侯脸色也是异常沉重,仅仅一击,他从楚岩体内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胁,同为皇者巅峰,但他却很清楚,楚岩的力量太强,比他更强。

  “楚岩,你实力很不错,但不过皇者巅峰,我陈家并不惧怕,今日之事我们确实有一些错,但你也找回面子了,何必将事情闹大?”陈宇在一旁还算淡定,他是中部陈家人,家中有尊者,楚岩的实力,吓不住他。

  “你以为你跑的掉?”楚岩双眼一凝,下一刻他一念起,剑意无形,在空中发出呼啸之声,直接夺目的朝着陈宇刺去。

  “贼子,你好大的胆子!”突然在陈宇身后有一老者踏出,化作大手,虚空拍下,一掌将楚岩的剑音震碎。

  “尊,尊……是尊者!”尊者,在慕星辰已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慕星辰中,从未有过一人出现过。

  “慕王侯,今日我族后人前去你星辰赴宴,为何有人要杀我族后人?”老者脸色冷酷,带有一丝不善的低吼声,便宛如天命一般,令酒宴中的大部分人为之臣服。

  “陈尊息怒……此子狂傲,但战力极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慕王侯嘴角抽搐下,他本想通过这次又酒宴拉拢关系,但现在,全部搞砸了,他心里恨,但没办法,他现在只想借陈家之手,斩杀楚岩。

  “是你?”然陈尊目光一转,当他看向楚岩时微微一怔,酒宴中的人也都惊住了,陈尊,认识这个人?

  “陈尊,您认得此人?”

  “哼!何止认识,不过倒也难怪敢杀我陈家族人,他连天妖峰陈彤都敢杀,一人扰乱了古妖东部的风,这种狂妄之子,如今古妖星域,有几人不知他楚岩之名!”陈尊带有一丝嘲讽的道。

  酒宴上众人震惊,前阵子古妖东部的事迹太大,即便慕星辰的人也有耳闻,只是他们并不知做这一切的便是楚岩,现在陈尊一言道出,他们全部惊恐了。

  慕家、陈家、余家人嘴角都是抽搐下,楚岩便是那个杀陈彤之人?他们刚才究竟做了什么?

  余家人更是惊恐了,余天音升起无奈,她先前自诩天之骄女,楚岩命如草芥,可如今呢?楚岩之名威震整个古妖星域,而她,只是一个低级星辰之人。

  在远处的尸田眼睛转了转,暗呼庆幸,幸好没有招惹楚岩,楚岩可是连陈彤都敢杀的,何况是他一个散修后人?

  余长青恶狠狠的看向余万青:“都是你们做的好事!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余万青也是无奈,余莎也惊住了,眼睛通红。她没想过楚岩便是那个人,但她此时更多的是担忧,如今楚岩身份暴露,又有陈尊在此,楚岩一定会很危险的。

  “楚,楚岩……你真的是……”

  /√注册送58体验金yY首`发

  楚岩回身看向余莎,苦笑一声,他之所以恢复实力一直不爆发,便是担心这一幕,但现在还是发生了,他无奈道:“抱歉,骗了你!”

  “不……不是,你快跑!”余莎突然喊道,楚岩的心头一颤,随即他又干净的笑了,揉了揉余莎的脑袋:“放心,我今日说过,你是我的朋友,你不愿意做的事,便不必去做!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小子,随我回陈家吧,你的命,应该交给天妖峰去处置。”陈尊带有一丝命令的口尊,他虽只是尊者一级,但对于皇者,尊者便是无敌的存在,一人足矣横扫一切皇者,所以他有着信心,哪怕楚岩在妖孽,他也丝毫不去惧怕。

  “不过一道神念,尊者一级,也配在这里废话?”下一刻,楚岩转过身来,他元气大盛,化作通天之光,灭日剑终是祭出握在手里,目光冰寒的看向陈尊:“杀!”

  所有人惊住了,皇者,战尊者!这楚岩,疯了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皇者再强,无敌一境,也不可能屠尊吧?

  但今日,楚岩便这样做了,他手持灭日剑,并且有命魂斩天剑的加持,以皇者姿态,毫不惧怕的迎上陈尊,漫步而出,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印记。

  剑音,呼啸!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晓浅说:   又是三个大章。字数都是超过三千不少的。呼,一个小爆发!我就问你们爽不爽!明日战尊,依旧是爆发。嘿嘿,再求一次果子好不好!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