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剑沉浸在对剑的忏悔,直至天大亮才回过神来,便不停歇的赶回住地。

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以及肿胀的屁股。

“萧公子,这么早你去干什么了?”

冷冰心强忍住想笑的冲动问道。

“呃,没干嘛,昨夜从悟道石回来就去随处转了转。”

“真的吗?”

冷冰心宛若少女一般眨了眨眼睛。

“那你昨天有没有获得什么机缘?”

“没有。”

萧剑摊摊手。

“这样哦,不用着急,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慢慢来。”

“我知道的,谢谢谷主。”

  酷C‘匠S网S》永久5;免Wu费看小说。z

这时候,唐钰和雁南飞才赶了回来。

“公子,你昨晚干嘛去了?呀,公子你屁股这是怎么回事?”

唐钰看了看狼狈不已的萧剑。

“呃……”

萧剑这才反应过来,尴尬不已。

都怪那个家伙啊,害得自己如此出洋相。

“老弟,别说我没提醒你,有人盯上你了。”

雁南飞哪里有心思去管什么屁股,连忙冲萧剑使了一个眼色。

在其身后,还跟过来了一个梨窝浅浅的女子。

“这……”

冷冰心唐钰等人都摸不清楚状况,看王玲玲的眼神摆明了就是冲着萧剑来的。

不待萧剑开口,王玲玲就走到了他面前。

王玲玲看了看眼前这个狼狈不已,屁股肿起的家伙久未放晴的心情差点笑了出来。

不行,不能笑,我是来干正事儿的。

“好玩儿吗?”

简简单单四个字的开场白。

萧剑眼神闪躲。

难道秦飞告密了?不可能,他心知秦飞绝对不是那种人。

那王玲玲为什么又摆明了把自己当成了自己?

萧剑看向了雁南飞。

雁南飞无辜的摊了摊手。

“老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姑娘就跟着过来了。”

看样子雁南飞也没说。

那又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间萧剑已经想到了无数种办法,最后终于确定了死不承认的方针。

“美女,什么好玩儿不好玩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

“还不承认?莫非真要我撕了你脸上的面具不成?”

也不管冷冰心等人,王玲玲一过来就只盯着萧剑。

“什么面具不面具?我真的不知道美女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又像上次一般认错人了?”

萧剑还是不承认。

“看样子你真的是要逼我亲自动手了?”

“唉,美女,你真的弄错了,你看看我这张脸,根本就是我自己的好不好,什么面具不面具的,不信你来摸摸看。”

萧剑说完真的把脸凑了上去,他在赌,以王玲玲的性格绝对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那么不雅的举动。

他赌对了,王玲玲还真的不好意思去摸他的脸,不过王玲玲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看你这双手,你应该是用剑的吧,剑呢?剑在哪里?敢不敢给我看看?”

“呃,剑放在我房间里面,你要看我剑做什么。”

萧剑思考了那一瞬间才回答,毕竟须弥子戒这种东西还是不要轻易显现于人前的才好。

“那好,你带我去你房间看。”

“这……这恐怕不方便吧?”

“不去信不信我揍你?”

王玲玲突然发怒。

“唉,师姐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唐钰连忙出声,却被冷冰心拦住,同是女人。冷冰心如何看不出来端倪。

“呃,那好吧,我带你去看就是了。”

两人进了房门王玲玲就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美女,你关门干什么?”

“没什么,还不取剑给我看?”

萧剑假装在房中的柜子里摸索,取出戒指中的另一把剑,不料还未将剑拿出来,本来就肿起来的屁股又传来了一阵剧痛。

“女魔头,你有……”

“还不承认?”

王玲玲这次听得清清楚楚,原来上次在小巷子里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除了萧剑,没人叫过她女魔头,并且这语气一模一样。

凭这一点,就够了。

萧剑的话被堵在嘴里。

因为他看到了王玲玲眼角有泪流下,不知为何,他竟然从眼前的这个女子身上感受了到了极度复杂的情绪。

她竟然哭了?是因为自己吗?

萧剑想起了那日在小巷子里面王玲玲的那句,你不是他。

“就算我是,你也用不着这么狠吧,本来屁股就这么痛你还踢我……”

王玲玲已经扑到了萧剑怀里。

“臭小子,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有水滴滴到地板上的声音传来。

“师姐,你没事吧?”

萧剑手足无措。

但王玲玲宛若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只自顾自的抽泣。

萧剑就这么被她抱着,直到良久,王玲玲才稳住了情绪。

“还不把你面具撕下来?”

王玲玲擦了擦鼻涕眼泪。

“呃……”

萧剑只得撕下了人皮面具。

“臭小子,我早该猜到是你了,我真笨。”

王玲玲终于破涕为笑。

“师姐,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你猜。”

“不猜,要说就说,不说拉倒。”

“臭小子,还跟师姐耍脾气了是吧?是不是又要我揍你一顿?”

王玲玲作势要打。

“唉,别别别,屁股还痛着呢,你怎么老是喜欢打我啊。”

“谁让你明明活下来了还躲着我。”

“看来我掉下千丈渊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

“你现在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臭小子害得我……呃,害得大家有多担心?”

“唉,我也不想,我怎么知道稀里糊涂就掉下去了,真是死里逃生才出来,然后就听说了你们已经出发了,就不远万里赶了过来。”

“那你为什么不露面?还躲着我们。”

“师姐,这件事情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啊,此次之所以不露面,是因为怕我掌握到的一些事情影响到宗门论道大会。”

对于王玲玲,萧剑还是很信任的,但他暂时还不想把宗门有叛徒的事情说出来。

“对了,臭小子,师姐问你,杏花村的两百条人命是不是你杀的?还有白衣门弟子,白云城主叶开,长乐郡李家是不是你灭门的?还有朝阳镇是不是你屠镇的。”

“师姐你在说什么?”

萧剑吓了一大跳。

“杏花村的两百人是我杀的不假,那是因为他们恩将仇报想要杀我,白衣门弟子是因为他们四人为了抢雪莲花要杀雁南飞雁大哥,至于叶开,死不足惜,长乐郡李家父子是我所杀,那是因为他们太过歹毒,想要屠洪家满门,我只杀了他父子二人,何来灭门?朝阳镇百姓是为强盗所屠,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杀了一百多号强盗替他们报了仇而已。”

萧剑连忙解释。

不过他倒好奇起来了,这些消息远在万里之外的王玲玲是怎么知道的?

他觉得是无所谓,所杀之人皆是罪有应得。

不过这番话落到王玲玲耳朵里面则掀起了惊涛骇浪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