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浑身颤抖,眼神中透露着凶光,“臭人类,我娘就是死在你们这些出尔反尔道貌岸然的混蛋手上,我发过誓只要有能力,人类我见一个杀一个,外面那个老的我杀不了就从你下手!”那名化身狐容得少女正准备扑向木鱼,心中念念有词。

  “痴儿!不可!”就当她要咬下木鱼喉咙之际,一道声音从灵魂深处响起。

  “狐祖?”狐容少女心中问道。

  “正是本祖,这位少年乃是天选之子,你万不可伤害他,否则将会给我神狐族带来灭族之灾。”又是一道魂音响起。

  “可是狐祖,我娘亲是死于人手,这仇爹爹、哥哥和姐姐们不报,我不可不报!”少女心中颤抖,她虽然不知道天选之子是何意思,而狐祖的话她又不敢违抗,但是娘亲之仇不共戴天,虽然非木鱼所害,但只能怪他生成了人类。

  “人兽皆有命数,痴儿何苦如此,若灾难降临多少人要如你这般失去家人朋友,你可愿意因心中那一放不下的执念导致众生皆如你这般么?”狐祖继续问道。

  狐容少女一怔,她的脑海中飞速放映着幼年时娘亲的陪伴和那日遭到黑衣人类的截杀,以及之后自己缺失了母爱的成长经历,再也没有刚才那般凶狠兽相,恢复了少女妆容,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狐祖~”

  “好了,快修炼吧,唯有修成大道才能适应这万化世界,才能改变这世界的格局。”狐祖安慰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声音出现了。

  “是!小九必当认真修炼,成就大道!”那自称为小九的狐族少女闭着眼睛,在心中回应道。

  当她睁开眼睛时,突然看见了一双如黑夜星空般的璀璨双眸,正紧紧得盯着她,“你。。。你要干嘛?”木鱼看着眼前这位漂亮的狐族少女紧张问道。

  而原本打算吃了木鱼的小九此时与他近在咫尺,连木鱼说话间的呼吸声都能清晰听见,顿时脸上绯红一片,一股火热之感涌上头顶,“这个。。那个。。。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帮你清掉。”说完伸出舌头在木鱼的右脸颊上舔了一口,随后飞身一跃退回了旁边空地上闭目修炼了起来。

  木鱼震惊的摸着自己那被舔了一口的脸,面前就是一潭如镜面般的泉水,虽然木鱼对仪容本就没有过分关注,但当小九说自己脸上有脏东西时,还是瞥了一眼泉水,透过泉水倒影而看,明明脸上没有什么脏东西啊,怎么就被这么舔了呢?一脸懵,无处说。

  “还不快点修炼,时间越久灵魂锻造越厉害,怕你那孱弱的灵魂受不了。”小九闭着眼睛假装镇定的说道,其实心中像打鼓一样“砰砰砰!”的直跳。

  木鱼闻言也是一阵郁闷,但是修炼为重,随即又闭上了眼去,感受着灵魂的波动,不久小九微微睁开一只眼偷瞄了一下木鱼,见他已经闭目修炼,才吁出口气。

  “刚刚才真是尴尬死了!”她心中想到,不过回想刚刚的感觉却又刺激无比,舌头在薄如柳叶的唇上一舔,一股微妙的感觉由心而生,也未再多想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狐洞果真奇妙,当木鱼在此修炼时,他很容易的来到了灵魂深处,他感受到了灵魂里的四位原住民,他们以光团的形象出现在木鱼灵魂之内,金色的神王剑,粉色的粉鸾,青色的天地逍遥笛,以及一个唯一的人形,此时正沉睡着的三寸书灵。

  《酷匠%K网永RZ久cT免+u费V看o小‘说X‘

  “这是我的灵魂么?”木鱼望向他们又看着自己这虚无缥缈的灵魂说道。

  “咕!哇!嗡!”三色光团同时回应道,仿佛在说是的。

  木鱼对于这三个小家伙已经极为熟悉,虽然看到了他们光团本体,但也不惊讶,继续打量着自己的灵魂,他发现这灵魂真是弱得可怜,先不说模糊不清吧,就连动一动都极为困难。

  就在他对灵魂关注时,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灵魂体出现在了不远处,似乎同样对这灵魂充满了不满,发出一阵磨牙般的声响,向木鱼本体灵魂歪七歪八得走了过来,不是它不想跑,是想跑却跑不起来,这让它更加的憎恨木鱼。

  木鱼也看着这仿佛自己分身的灵魂体充满了好奇,但是看着对方磨牙擦掌扭动而来,怕是来者不善。

  果然那分身直接一掌拍向木鱼的灵魂左臂,木鱼想躲却因为行动受限躲避不及,眼看着那分身掌风过后木鱼手臂上缺失一块,随着分身的手掌而去,归入到那分身的体内,它的左臂处仿佛凝实了不少。

  “哇擦!这家伙在蚕食着自己的灵魂!”木鱼有些害怕了起来,他不敢想象自己这孱弱的灵魂被对方蚕食后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不愿想也不敢想。

  回头望向三个光团,只见那三个光团退的老远,聚在一处仿佛观战般,摆明了不参与,木鱼心中暗念一声“白养你们仨了!”

  然后看向那个灵魂分身大吼一声“老子跟你拼了!”就扑了上去用那不协调的肢体动作与对方撕拉硬扯,各种不入流的手段都使了出来,拜托,面对生死存亡时,管他入流不入流,活着才是硬道理。

  随着一阵翻滚颤抖木鱼终于将对方制服,如同那灵魂分身一样,将那分身魂体蚕食入自己体内,木鱼发现此时灵魂比之当初凝实了些,走路不在晃动了,能缓缓迈步了,动作也能随心控制,不再那么的不协调。

  而就在这时对面又出现了个灵魂分身与他如今状态一样,迈着步子向他挥拳而来,“来得好!”木鱼似乎感觉这真的对灵魂有帮助,兴奋的向对方扑去扭打在了一起。

  连粉鸾都遮住了眼睛,不是因为打的激烈而是因为主人这打架的姿势略有些丢脸,神王剑也是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仿佛有些后悔选了这个主人。

  “你们不帮忙便罢!还在那挑三拣四的,能赢就行管他啥动作!”木鱼一拳打爆了灵魂分身的头颅,那分身融入到了木鱼的本体之内,转头对他们仨说道。

  此时木鱼感觉得到灵魂在逐渐的成长,仿佛在慢慢脱去那孱弱的外衣,又是这样与他相似的灵魂分身出现,木鱼也一次次的将他们击败,吸纳进了本体之内,本体越来越凝实,连五官和肌肉线条都渐渐的清晰可见。

  但这越往后与分身战斗用时也越长越为吃力,但每次不管多么狼狈的战胜后,当分身融入本体的那一刻,丧失的力量又都回来了,甚至木鱼还找到了窍门,不再用蛮力搏斗,而是找准要害克敌制胜。

  直到第十次,这次木鱼紧握拳头,感受到了灵魂也如同肉身那般清晰,可以随意调动体内力量时,那灵魂分身自然也是如此,而这一战也不是那么好打了。

  “他们在狐洞修炼,少则两三天,多则八九天,我们不必在此等待,先回去吧,这里我已经封锁,没人会来此打扰。”狐君对着诸葛传奇微笑说道,他也记得当年妻子被害的那一幕,但是他怎会像小九那般鲁莽,他在找真凶,他觉得此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那就只能多叨扰狐君前辈几天了。”诸葛传奇拱手客气说道,对于狐岐山禁地狐洞的传闻他也略有耳闻,所以木鱼能进得其中修炼他也颇为高兴,对狐君更是尊敬无比,能摒弃种族间的恩怨情仇,这实属难得。

  随着众人的离开,里面三人的修炼仍在继续,木鱼和那个灵魂分身打得不可开交,都运用起了功法武技,战斗场面激烈一场,身后的三团光球也跟着激动的助威,这才像他们的主人么。

  木鱼所会的武技那灵魂分身也都会,所以这真是一场持久战,这一战就打了四天四夜,“这可不行,这样下去迟早会力竭的,到时候被对方留有可乘之机可就麻烦了。”木鱼喘着粗气看着对面那面无表情得灵魂分身道。

  随即身形一动快速在手上结起了乾坤焚天印第四印的印式,果然那个灵魂分身也动了,如同木鱼一样在结印,同样也是第四印。

  但是紧紧盯着对方结印的木鱼却微微一笑,“果然在这里多了一个印式,那结尾前第三印式同样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原来灵魂分身会的只是木鱼之前施展过的诸葛传奇所教增幅了威力的刹那芳华印,但是木鱼如今所结是少了两个增幅印式的那武技书上所记原版的刹那芳华印,虽然只比它快了两印式,但这两印式之差造成的后果却是生死之别。

  果然在木鱼结完印式喊道“刹那芳华印!”时,分身还有两印未结,而它带着这两印的遗憾和悲吼声浑身燃起了火焰,化作灵魂星点没入了木鱼本体之内。

  木鱼感受到灵魂力量的再次增强,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黄豆大的汗珠,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刚才真是太惊险了。

  就在木鱼喘息恢复间,灵魂天空一道天雷炸响,十道电光从天而降轰向了木鱼,三道巨型雷柱,七道鞭形长雷,似乎对应着人体三魂七魄,木鱼曾经在赤火仙人手下受过天火锻身,也受过雷疯子的黑雷鞭魂,但都不及今日这十道雷电直接打在灵魂上的痛楚。

  但木鱼那不屈倔强的心支撑着他那被轰的支离破碎的残魂挺了过来,当灵魂再次凝结之时,木鱼感觉周身光芒绽放,就像在战心道壁内一样,仿佛天生神魂。

  木鱼又经历了诱惑于灵魂的七情六欲,这怕是狐族的拿手好技了吧,但是唯有面对亲友时木鱼险些着了道,但最终还是在本心的提醒下坚守了过来,在第八天木鱼终于睁开的眼睛,此时只有他一人在狐洞。

  他对沉睡的狐祖灵魂深深鞠了一躬,就朝洞外走去,此时狐祖仿佛睁开了眼睛般看着这个天选之子道“这一场三界浩劫就交给你们了。”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