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过后,向虎就和风盗军谈好交易一事。

  虽说这个随从的势力不大,但在缅甸这个混乱的地方,他却能说出一个名头来。没有他的话,真的很难约见风盗军。

  另外,一百万个积分购买一个只有十八个手下的“司令”随从,这个的确是贵了一点,但是正如这个随从所说,势力这个东西是可以发展的。

  只要有了他的支持,向虎想不要扩大势力都难。

  雷岗岭距离这里有一百多公里,大牛和二牛有伤在身,此行并不打算带上这两兄弟,出发前到了曼德勒酒店开了一个高级套房给他们先住着。

  这个以城市命名的酒店,曾经是曼德勒最为著名的标志性酒店,酒店的外观稳重而气势恢宏,内部设施非常好,只不过距离市中心稍微有些距离。

  安顿好他们,一个电话打给“向燕飞”,而后得知他竟然也住这里。

  挂掉电话,碰了一个面。

  见到满脸春风的姚铁,向北川笑问:“飞哥,这两天赚了不少吧?”

  “小赚个一两千万!”

  姚铁说着又看了向虎一眼,略微惊愕,问道,“北川兄,这位是?”

  “在下下向虎,猛虎军团的司令,见过飞哥。”

  向虎恭敬道,面对眼前这个被“老大”叫哥的人,他自然不敢托大。

  姚铁一阵受宠若惊,道:“向团长,客气了。”

  虽说猛虎军团他没听说过,但是向虎身上的军官气质,却是装不出来的,他一点都不怀疑对方的身份。

  一个军团长对他如此客气,真的太吃惊太享受了。莫不成是他最近气质上发生了变化?这个军阀头子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不凡来?

  接下来,交谈了一番。

  姚铁告诉向北川,他还会呆在这里一段时间,继续买一批翡翠石料。

  向北川则说自己暂时有事,得先离开曼德勒一段时间,并让他帮忙照看一下大牛和二牛。虽说这两兄弟身手不凡,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出远门,真的有些不放心。

  姚铁表示没问题。

  向北川道谢过后,带着向虎离开。

  姚铁看着他们,不由一阵疑惑,嘛蛋的,向虎这个军团长似乎很崇拜向北川,并且对他言听计从?

  原来还是托了这个小子的福,向虎这个军阀头领才对他姚铁如此的恭敬。

  当地的军阀头领都跟着他这个混了?

  太吊了吧!

  ~~~~

  两个人到了雷岗岭,这是一阵连绵起伏的大山。

  “真美!”

  向北川遥望着,不由一阵心旷神怡。真是,远观山峦叠当云雾缭绕,如同人间仙境,近瞧一片苍翠欲滴,如梦如幻。

  IM注册送58体验金1F首h发2x

  向虎却是笑道:“老大,这只是肉眼能看到的,这层引人向往的外表下却是山高林密、毒瘴弥漫、沼泽密布、蛇蝎横行。当地古志记载:‘层峻岩高,皆数百仞,素崖壁立,非人至所及’,这个地方危险着呢!”

  走到山脚下。

  发现向虎所说不假,向北川想到了几句诗: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对的,就像向白这首诗讲的一样,这座山险之又险,连高飞的黄鹤尚且飞不过去,猿猴想过去也发愁没有地方可以攀援。

  易守难攻!

  一个人就能守住一万个人。

  怪不得整个缅甸的武装势力,都拿这个风盗军没有办法。

  向虎拿出一个竹箫,吹了一阵子,而后解释道:“老大,这个地方没有通讯信号,只能这样联系他们。”

  过了一会,走下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向虎和他们叽里呱啦的用鸟语交流了一阵子,又冲向北川道:“向总,他们要搜你的身,等下还要蒙住眼睛,而后才带你上山。”

  缅甸的这些士兵,不管哪个势力的,多少都又一些会讲中文的。所以呢,向虎为了安全起见,只能擅作主张改掉称呼。

  向北川表示同意。

  搜身就搜吧,反正需要武器的话,直接从系统空间里取出来就行。

  被搜完身后,又被蒙上眼睛。

  跟随着他们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等眼睛上的黑布松开后,已经出现在一个的大厅内。看了一下,整个大厅有几百平米,豪华大气上档次。

  正是别有洞天,想不到这样一座险山上,竟然有这般现代化的建筑。

  此时,大厅门口站着两排端着枪械的士兵。而中间却摆放着一张由玉石做成的大桌子,此时正有一个军官坐在主位上,而他的身后则站着五六个副官或者小头目。

  “这位老板,请上坐。”

  其中一个看起来有点像华人,指着一个位置用普通话对向北川讲:“本人杨守成,风盗军的副政委,同时是此次交易的翻译官。”

  “谢谢!

  向北川坐了下来,淡声道:“我叫向北川!”

  说着点上一根香烟,叼在嘴中抽了一口。

  坐在主坐的军官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对杨守成鸟语了几句。后者又问道:“向老板,难道向虎团长没告诉你,我们一贯是现金交易的吗?”

  向北川吐了一口烟雾,道:“杨政委说笑了,本人第一次前来,不知道你们有多少货,怎么知道需要准备多少现金?”

  杨守成翻译了过去。

  主军官闻言却是一阵惊喜,又鸟语了几句。

  杨守成笑了一下,问道:“向老板,我们各种玉石加起来,大概有一个亿的价值。你能拿出这么多现金来?对了,我说的是欧元!”

  向北川淡声道:“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会吧?这也太少了吧?比不上他一天赚的!

  事实上,这个真的不少了,缅甸玉石年度交易会,最大的一次成交额还不到十个亿软妹币,风盗集团这还是积累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量。

  说到底,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他那么爽。

  怎么买怎么赚!

  杨守成略带怀疑看了他一眼,又道:“那行,我们约一个时间,等你提着现金来?”

  向北川故作犹豫了一下,问道:“我能看一下货物吗?”

  杨守成问了匪首,而后笑道:“没问题,请跟我来。”

  而后,带着他走出了大厅,向山上的一栋高达四五米的平楼房走去。

  估摸着,应该存放东西的仓库。

  向北川略微惊愕,走着问道:“杨政委,你就这样带我们去看货,你们不怕我抢了?”

  杨守成哈哈一笑,道:“向老板,你说笑了。你们两个人赤手空拳,要是真能抢走,我们也认了。”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