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切?”萧雨桐念叨了一句之后道:“不可以,自己切那叫自残,不是天道对修行者降下的残劫,何为天道?不是人力所能掌控的才是天道,墨天,你不要有这种侥幸的想法,如果自残可以的话,那五弊三缺对于天下道家秘术修行者来说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本来是想调节一下压抑的气氛,没想到萧雨桐说的如此认真,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了,只能讪讪的转开话题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多说了,五弊之中我已经想好选哪一个了,我现在需要怎么做?。”

  “如果你想好了,那就把你左手大拇指的指印,印在这五弊圆盘里你心中所想的那个字上,这个五弊圆盘是你爷爷费尽神通设计的,圆盘上的每一个字所代表的劫数,都和屋子里的玄学秘术用理气相通,只要你把左手大拇指的指印印上去,你的气机就可以和屋子里的气机相连,自然的就可以引动命数天劫。”萧雨桐话语说的平静,其实内心早已是忐忑万分,她怕墨天所选的和她想的不一样。

  何为理气?何为气机?如何相通?这些道家术语墨天根本不明所以,不过好在他听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如果我选择五弊其中的残劫,那是不是引动了命数天劫之后我就会缺胳膊少腿,或者耳聋眼瞎了?”墨天决心已经下了,可是免不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就算引动命数天劫之后也不会立刻降下天劫,而是要等到你进入这屋子修炼之后才会慢慢显露,这就好比你去公司应聘,材料简历递上去之后公司知道有你这么一号人来报名,真正对你实施管理的时候,是你去到公司上班了之后,那时候你才真正归所在公司管理,这和修行者与天道劫数基本一个道理,你摁下手印的气机被天道感应,至于什么时候被管理,那就要看你什么时候开始修行。”萧雨桐做了一个最简单的比喻。好在听到墨天说要选残劫,这让她心里稍稍释然了一些。

  这么一说,墨天倒是一下子就明了过来,伸出左手大拇指,不再犹豫,直接印到了五弊圆盘之中那若隐若现的‘残’字上。

  大拇指印上去的一瞬间,墨天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仿佛浑身的气力被瞬间抽空了一样,只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转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这样应该算是报上名了吧?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墨天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掏出烟点上一根,算是缓解一下刚刚心里的紧张吧。

  萧雨桐点了点头,柔声道:“从现在起,你就是这七星斋真正意义上的斋主了,你随时可以来后院这七星斋修炼,不过雨桐要告诉你,这七星斋里的花草树木都是有灵智的,你莫要损伤她们。”

  墨天笑了笑,直接忽略了萧雨桐说这里花草树木都有灵智这一句,他不懂灵智为何物,只道是萧雨桐怕他折树踩花,所以才这么嘱咐他,所以忙道:“雨桐,我也喜欢这花花草草的,你放心,我在这里修炼的时候不会损坏到它们的,不过我真的想知道我这选了残劫之后,会缺胳膊少腿啊还是会耳聋眼瞎!”

  这个问题还真是眼下墨天最关心的,这也是让他心里最不安的。

  萧雨桐以笑容掩饰心中的没底,道:“残劫会降到你身体的哪一个部位,这个谁也不知道,眼耳口鼻,手脚四肢,都有可能,甚至......”说到这萧雨桐没好意思说下去。

  她不好意思说破,可不代表墨天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皱眉追问道:“甚至什么?”

  “没什么!”萧雨桐三个字出口,却是满脸通红。

  看到她这种脸色,墨天似有所悟,赶忙说道:“雨桐,我现在还能反悔吗?我还没娶媳妇呢,可不想......”

  “不能反悔,指印已经印上了,已经引动天道残劫,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说反悔就反悔!”萧雨桐认真道。

  “可我还没开始修炼,你刚刚不是说要开始修炼了才归天道管理吗?”墨天有点着急了,他也知道这么说会让萧雨桐笑话,可是事关后半辈子的幸福,他可不想因为此时要这张脸皮子而耽误了后半生。

  “我是这么说的,但是忘了告诉你,那只是对一般的修炼者来说的,你不是一般人,所以,你的指印印上去之后就等于被天道记录在册了,打个比喻来说就已经算是在编的了。”萧雨桐不是忘了告诉他,而是故意的没有告诉他,毕竟这牵扯墨天的一些秘密,她不想墨天这现在就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起码萧雨桐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他。

  墨天痴痴愣愣的看着萧雨桐,这也就是萧雨桐,换做别人给他这么说,墨天就算不动手也得开始跳脚大骂了,不骂个唾沫横飞口干舌燥都不算完。

  看到墨天如此表情,萧雨桐安慰道:“小天,不要这样好吗!你想的太多了,残劫哪有那么巧就落到你......”下面的话她还是没能说出口,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墨天心里暗暗叫苦,心想“哪有那么巧?这世上巧的事情多了,没听说一句老话吗,无巧不成书!好的不灵坏的灵。”

  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没有说出来,毕竟在这个问题上他不好和萧雨桐纠缠。

  “好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开心一些嘛,你这么苦着脸,我心里也不舒服的!”萧雨桐声音弱弱的,更加柔和。

  事已至此,在说什么也是晚了,墨天明白这个道理,于是挤出一些笑容道:“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没事的。”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瞬间感觉距离莫名的拉近了不少,要知道墨天虽然经常去任瘫子家帮忙干活,也是每次都能看见萧雨桐,可是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和她花前树下的对坐而坐。此刻真是应了那句话:此时无声胜有声。一时间,墨天似乎把刚才艰难的选择忘得一干二净了,眼前只有萧雨桐那张绝美的面容。

  好一会而之后,还是墨天先开了口:“雨桐,你看这天色不早了,不如你早点休息吧,暂时你先住在我妹妹墨瑶的屋子里,她的房间干净着呢,就在前院的最西头,虽然她不在家,但是每天我都会去打扫的。”

  萧雨桐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道:“那你呢?你不休息吗?”

  墨天呵呵笑了笑:“我现在不困,既然已经选择了修炼,我想到屋子里看看爷爷给我留下的东西,多少先熟悉一下这里。”

  萧雨桐点了点头,她多少知道每间屋子里的一些布置,也知道墨天无论踏进哪一间屋子,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出得来的,所以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和墨天告了别。

  等到萧雨桐出了后院的门,墨天再次抬头看着‘七星斋’三个篆体大字,心中不由感慨,他从未想到过爷爷竟然在后院给他布置了这么一个地方,也许在爷爷心里,早已料定了他会走这条路,爷爷把起点安排在这里,至于终点在哪,或许爷爷也不知道,至于怎么走下去,墨天心里却很迷茫。

  墨天起身,在每一个屋子的门口都站了一会,好像在考虑应该先进哪一间屋子,最终,墨天在‘相’字门前站住,长长的呼了口气,推开了有些沉重的木头门。

  更“V新◇¤最快k◇上酷d《匠网o`

  这一进,不知不觉间墨天就在里面待了六七个时辰,要知道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直到第二天上午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墨天才被前院传来的哭闹声惊觉。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