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也不知道怎么的,脚底一划,身体没有站稳直接朝着王小飞扑了过去!

  王小飞也没有防备。

  “啊……”

  就看到陈夏和王小飞面对面,准确的是说,嘴巴已经对上了,两个人瞪大着双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虽然陈夏知道如果不是王小飞的话,她就会直接摔倒,可是与现在这幕相比,她宁愿摔倒。

  一把将王小飞推开!

  “呸呸呸!”陈夏用手不断的擦嘴巴。

  这王小飞就不乐意了,他天天用的是黑人,牙齿也刷的干净,并没有口臭,这女人这样算几个意思。

  “啊啊,我的初吻!”陈夏初吻被夺走之后就十分气愤,更加没有想到的第二个吻居然也被夺走了,可恨的还是同一个人。

  初吻啊?王小飞一听这个心里高兴了:“让你再追我,别说初吻,把你的初夜也能给你夺了。”

  “你…我杀了你!”陈夏这会儿的心里是十分乱的,她心里想到全是把面前这个混蛋碎尸万段。

  “哎呀,你还不知道错啊,信不信我能让你哭!”王小飞笑眯眯道,刚才抽空看了一下那霉运诅咒贴的介绍,不看还不知道那东西有多可怕,能让人在半个小时之内倒霉到极点,刚才这女警察摔倒肯定是因为霉运开始发作,也就是说倒霉才刚刚开始呢!

  然后把第二张霉运诅咒帖藏好,下次谁再敢欺负他,他就给谁帖。

  “你……”陈夏气的咬牙,伸手去抓唐重,这一次她就比较谨慎了,低头看楼,生怕再次滑到。

  可是她不知道的时候,她停在后面不远处的摩托车这个时候突然自己动了,向下滑动。

  王小飞也不躲,就在想这女警下一步该如何的倒霉,突然,他看到了身后的摩托车过来了,就要撞到这女警身上了,那种交警摩托车十分厚重,这要撞到人岂不是把人撞死啊。

  K酷0匠网#0正E版@h首…发

  “你后面……你后面!”王小飞指着陈夏身后提醒道。

  但是陈夏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还以为王小飞这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呢:“哼,到现在这个阶段了,你还想骗我,我是不会上当的!”

  王小飞心想我为什么要骗你,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上前去抓住女警察,想把她拽开不被摩托撞到。

  “你……你敢!”陈夏吓了一跳,真以为王小飞要夺走她的初夜,使劲的摆脱着。

  “你……”王小飞急了,大喊道:“你身后摩托车撞过来了!”

  陈夏刚想说你还骗我,目光微微斜视,就看到摩托车真过来了,吓的眼睛瞪大,连忙逃。

  在最后一刻,躲了过去了,但谁知道衣服被摩托车的手闸给挂住了。

  “快救我!”陈夏喊了起来。

  只听到布条被撕裂的嚓嚓声响了起来,没人管这声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王小飞死死的拉住陈夏,勉强拉住了,额头直冒冷汗,这要是把这女警撞死了,那他可摊上一条人命了。

  “幸好拉住了!”王小飞长舒一口气道,然后看向面前的女警,下一秒他的眼睛都直了:“大…大啊!”

  陈夏也被吓了一个半死,这种从死神手下逃脱的感觉真是惊心动魄,心脏这会在咚咚狂跳着呢,虽然说这男人夺走了他的初吻,但是却救了她的性命,她现在有些为难,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面对面却看到对方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陈夏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顿时她尖叫了起来。

  她的交警服类似于警装,蓝色短衣外加黑色裙子,这个短衣是非常长的,可是现在衣服下面被撕了,肯定是刚才撕掉的,现在小肚肚都在外面露着,这都不是最可怕的,毕竟露脐装陈夏又不是没有穿过,那是因为这个衣服被撕的太短了,就差一点点都能看到自己的罩罩什么颜色了!

  当然这都不是最让她紧张的,陈夏都25岁了,可以说属于大龄女郎的,明明长得好看,身材也十分动人,可就是没有男朋友,她妈天天催她,陈夏也着急,这么多年没沾染过男人,是个女人恐怕都受不了,晚上没少穿那些很诱-惑的情-趣装,在镜子面前看自己的身材,比如说昨晚上就穿过带蕾丝边还透-明的那种内衣,今天早上起床太急没得换,心想反正在衣服里面没人能看到,但没想到会发生现在这种事情,那可是透-明的,要被看到了那还得了。

  “你……快转过去!”陈夏喊了起来。

  王小飞才不转,不看白不看,看了还想把衣服扶上去看,还想蹲在地上抬头看,咦,这女人的罩罩咋这么奇怪,王小飞虽然没见过真人穿,但小电影上可是看了不少,也没见过这种内衣,不行,他非得看清楚那内衣是什么样的,他就是这么一个爱学习的人,从小爱学习,还好奇心强。

  “你还看……”陈夏急了,清白可不能毁于一旦啊,上前就推王小飞。

  谁知道这个时候王小飞真的蹲了下去。

  陈夏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一推又推了个空,整个人直接翻了出去,只听到Duang的一声,倒在地上摆了一个大字!

  王小飞看着都疼,这霉运诅咒帖可真不是一般的强啊,心想先把这女警察扶起来再说。

  “哈哈哈!”只是看了对方一眼,王小飞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见陈夏满脸泥浆,头发都湿透了,刚才她摔倒在的地方,好像有个水潭。

  整个人委屈极了,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先是被人夺走初吻,又是衣服被撕了,现在还成这模样了,她今天出门明明看了日历,今天应该走大运的才对。

  陈夏都快要哭了,为什么她要这么倒霉啊?

  看到对方委屈的样子,王小飞强行忍住不笑:“要不,找个地方先歇歇……”

  “我不……”陈夏气的甩手。

  咔擦一声!

  啊!

  陈夏凄惨喊了起来,她的手好像脱臼了,耷拉在空中,一动就疼。

  王小飞已经忍不住了。

  “你……”陈夏怕了,她自从遇到这家伙之后就一直在倒霉:“我……我跟你没完!”

  “哎呦,我怕你呀,这儿夜深人静,可是夺初夜的好地点啊!”王小飞很猥-琐的搓着自己的手。

  陈夏有些怕了,周围的确很可怕,再加上她现在这个状态这男人要上来的话,还真……不行,绝对不行。

  而就在两个人对峙的时候。

  突然,从马路旁边,一辆面包车掠过,透过车窗能看到司机是一个男人带了一个黑帽子,看不清楚容貌,很快面包车就走远了。

  而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面包车,因为他们刚刚听到了救命的喊声!

  那面包车司机是坏人!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