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赵奕德的话,梁宏达和郑子超均是怔住,以后再找苏明的麻烦,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最。新U章M#节上c注册送58体验金wT

  两个大老爷们没敢吱声,两个妇人却是有些愠怒。

  赵奕德口口声声说让他们两家不要找苏明的麻烦,那苏明那晚在酒吧里暴打他们儿子的事情该怎么算?

  方桂艳和张金花都是出了名的泼妇,当下也不管赵家的能量有多么恐怖了,扯脖子叫道:“赵老,你说不要让我们两家去找他的麻烦,可是那天晚上在皇家潮流酒吧,他打伤小飞和嘉文的事情怎么算?”

  “那是你们儿子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赵奕德一瞪眼,死死盯着方桂艳和张金花。

  那晚在皇家潮流酒吧里发生的事情,赵小茹已经把冲突经过告诉了赵奕德。

  事实是郑飞和梁嘉文作死,然后被苏明教训了一顿,之后梁嘉文还试图借助赵天之手教训苏明,不过却被赵天打了而已。

  “那晚在酒吧里发生的事情,小茹和阿天都告诉我了,是你们两人的儿子先打伤了小明的同学,然后小明出手教训了你们家儿子一顿。”

  赵奕德将目光投向方桂艳,厉声道:“你们儿子为什么被小明打,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反正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看到你们继续纠缠小明,否则继续闹下去的话,我不介意给你们两家一次深刻的教训。”

  赵奕德没有给方桂艳、张金花留脸,同样在沈城市,赵奕德听说过张金花和方桂艳的那点尿性。

  “赵老,我以前还很敬重您的,没想到你也是那种只知道以权压人的人!”

  张金花也看不下去了,赵奕德这是摆明了偏向了苏明,让她无法忍受。

  “你可以这样认为!”

  赵奕德毫不避讳:“我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不要去轻易招惹小明,如果能做到,你们还可做你们的商界贵族,如果做不到,那么对不起,我有一百种方法惩治你们。”

  “赵老……”

  听到赵奕德这番话,方桂艳和张金花顿时被气得奶疼,丰腴的身躯抖动,眼看是受不了赵奕德这样偏向苏明,她们要讨还一个公道。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见自己老婆还想跟赵奕德理论,而赵奕德一副吃定他们两家的样子,梁宏达和郑子超急忙喝退各自的老婆。

  “你俩给我少说两句,赵老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相比于方桂艳和张金花的不忿,梁宏达和郑子超却是非常听话。

  当然这个听话,并非心甘情愿的,而是他俩明白,在沈城市跟赵家人叫板,最终吃亏的永远是他们。

  “赵老,您老没有别的交代了吧?”

  过了会,梁宏达和郑子超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有了。”赵奕德淡淡道:“接下来你们可以走了,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至于听不听,那在于你们。”

  “那好,赵老,打扰了。”

  梁宏达、郑子超对着各自的老婆使个眼色,然后叫上司机,驱车离去。

  刚才在家里的时候,他们还意气风发,势必要帮儿子讨还一个公道,来到赵家庄园后,他们才发现,想要继续找苏明的晦气,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此时此刻,他们委实想不通,苏明到底给赵奕德灌了什么迷魂汤,赵奕德这个老人精才会那么极力的袒护苏明?

  “这个小杂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赵家这个高枝,现在牛气了,有赵奕德那个老不死的罩着他,我们还怎么给小飞和嘉文报仇?”

  上了车,方桂艳和张金花开口哔哔着,显然对赵奕德无条件袒护苏明,令她们非常气恼。

  “这件事你俩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以后也不要再去找那个小子的麻烦。”

  梁宏达和郑子超在车里这样警告他们的老婆。

  赵家庄园里。

  随着两辆拉风的车子驶出庄园,苏明有些诧异地看着赵奕德。

  一开始接触赵奕德时候,他感觉赵奕德是个慈祥的长辈,整天乐呵呵的,好像从来不会生气,直到现在,苏明发现他错了,赵奕德人虽然老了,但却无比的强势。

  从刚才与梁家人、郑家人的对话来看,至少赵奕德在沈城这一带,是可以遮天的存在!

  “老爷子,为了我一个人,和他们两家闹僵,似乎有点不值得啊!”

  苏明说道,神情里略微有些异样。

  因为他知道,赵家和梁家、郑家有生意上的往来,包括那时候他们苏家没有陨落的时候,也跟他们苏家有些生意上的来往。

  赵家的主业不在经商上,但在沈城市,也是有他们的一部分产业。

  赵奕德闻言,不屑一笑道:“想与我们赵家合作的商业家族,在东三省能找出百家之多,我又何必在乎他们区区梁家和郑家?如果我想,他们梁家和郑家明天就会被整个东三省的业内人士封杀!”

  这一刻。

  赵奕德恢复了他当年在战场上的霸气,扬言如果他想,梁家和郑家会在一天之内被业内人士封杀!

  苏明不禁摇头苦笑,事实上依照赵家在东三省的滔天能量,赵奕德并非说大话,他有那个资本。

  “好了,小明,今天老头子我拉下脸警告他们两家,继而袒护你,会让他们心生不忿的同时,也会悠着点,以后不敢再去找你的麻烦,这段时间内,你可以把重心放在学习上,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到时候不要让你母亲失望,争取考上一所名校,到时候步入社会好好干,说不定你们苏家今时的陨落,将会变成明日的崛起!”

  “我会的老爷子。”

  苏明冲着赵奕德鞠了一躬,对这个老者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我的想法呢,是你和小茹报考同一所学校,只不过小茹的成绩很好,这半个月内,你可要加把劲咯。”

  “小茹准备报考哪所学校?”

  听到赵奕德的话,苏明忍不住问道。

  “这个你要问问小茹了,她自己的人生,她自己做主。”

  赵奕德笑了笑,深深看了眼苏明,带着王警卫进了屋里。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