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哪里还敢怠慢,毕恭毕敬的将欧辰领进了大厦。

  路上的时候,中年男人给欧辰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他姓陈,JML集团董事长的大秘,董事长姓金。

  JML集团这次聘请的保镖与以往不同,这次的保护任务比较特殊,至于具体内容,还要等欧辰应聘上了才能被告知。

  说话间,陈大秘已经带着欧辰到了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前。

  一进办公室,欧辰就看到了一个与陈大秘年级相当的中年男人站在一副自己领会不了意境的油画前观摩。

  “董事长,按你的要求,我把应聘的人带上来了。”

  “咿,怎么就一个人?他......?”中年男人回过头打量了欧辰一眼,看到欧辰的打扮之后,金董事长毫无意外的露出了陈大秘最开始的那个表情。

  不过欧辰并不在意,面对金董事长疑惑的神情,欧辰嘴角微微上翘,眼角的余光撇到了一旁的办公桌上放着的一个古色古香的茶杯还在蹭蹭的冒着热情。

  欧辰也不多言,手指轻轻一挥,又是一根牙签从手中飞出,一瞬之间,茶杯上多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小眼正滴滴的往外滴水。

  金董事长不是瞎子,这一幕他看的明明白白的,自己需要的,不正是这样其貌不扬的高手吗。

  “金董事长,不管你是要我保护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我只会给你一个安心,不过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能给我多少钱。”欧辰可不会讲什么矜持,这面试露一手就用了三百万,要是这个金董事长死抠门,那就真是亏大发了。

  “哈哈哈,我是个商人,我们关注的东西都很相符,我要你保护我的女儿,月薪八百万。”金董事长淡笑了一声看着欧辰说道。

  听到这话,欧辰心里一阵窃喜,八百万,远远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心中的理想价位,是五百万,而且,竟然是保护金董事长的千金,说不定,这还是个美差呢。

  至于保护这方面的事,到时候在说吧,这三百万用一次,着实贵了些,要是一个月这雇主多遇上几次危险,那没钱赚还得赔。

  不过欧辰也管不了这么多,现在钱比什么都重要,而且,这些有钱人请私人保镖,也不过是买个放心,那里来得那么多犯罪分子啊。

  “好,不管是二十四小时贴身,还是随叫随到,我都要先拿钱在干活。”欧辰现在只想赶紧拿着钱回医院。

  五百万对普通人而言是天文数字,但是对有钱人来说,那也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听到欧辰的话,金董事长一言不发,相当豪气的签了一张支票递给了欧辰。

  欧辰接过来一看,支票上的数额并不是八百万,而是两千四百万。

  支票这东西,欧辰还只是在电视剧里面见过!

  “金董事长,这是?”这么大的公司的董事长,不会手抖到把数额写错了吧?

  “预付你三个月的酬劳,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金董事长的面色突然变的十分的凝重。

  欧辰自然知道,金董事长这表情,是在警告自己。

  “我从来不会带给人失望。”欧辰一眨俊眉,酷酷的说道。

  听到欧辰这话,金董事长这才重新露出了笑容:“我这个女儿啊,从小就叛逆,我越是让她干什么她就偏不干什么,我......!唉,家事,我跟你念叨什么,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欧辰。”

  “欧辰,嗯。”金董事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就回身走到了办公桌后面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了欧辰:“我女儿的资料都在里面,她在哪里,你怎么找到她,不过我要跟你说一声,我女儿不喜欢我请人保护她,所以你不能让她知道你跟我有关系,所以,你用什么方式来保护我女儿,我不参与,我要的,是我女儿的安全。”

  这还真是个奇怪的任务,还得自己去找?还不能让被保护的人知道?

  不过无所谓了,欧辰在心里念叨了一声就接过了那个信封准备拆开看一看这个金董事长的女儿到底是何方神圣。

  可是刚准备撕开信封,金董事长却一下拦住了他:“任务还没有开始,现在是下午两点,在过两个小时吧,两个小时后你在拆开这个信封,我们的雇佣关系,也从四点开始。”

  欧辰实在是搞不懂金董事长这葫芦里卖的啥药,干嘛非要等到四点?

  不过欧辰也不会去多问,出手就是两千四百万的大老板啊,你管人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想到这,欧辰淡淡的点了点头,将信封装进裤兜里说道:“那好吧,金董,那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我女儿的安危就交给你了。”金董事长淡笑了一声说道。

  这是一个慈父吗!

  欧辰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毕竟自己并没有真本事可以保护到人,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自己怎么交代啊。

  不过现在钱都已经收了,在去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到这,欧辰淡淡的点了点头没在多言,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欧辰前脚刚走出去,陈大秘就皱着眉头冲金董事长说道:“董事长,这就定了?你怎么就放心,直接把小姐的资料全都给他了,万一......!”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这么大意了,那信封里面什么都没有,他的底细我一点都不清楚,我怎么可能放心这么快就交给他了,听他的口音,应该是本地人,看他的打扮,应该是个隐世的高手,最近急缺钱才会出山,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四点之前,必须把这些给我调查清楚。”金董事长深邃的双眼紧盯着欧辰刚才站里的地方。

  听到这话,陈大秘不由面露为难之色,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多言:“是,董事长,那我下去了。”

  H酷匠SW网{唯$一i:正C版,其他`都Y“是SA盗K*版P

  一个小时五十分钟,陈大秘面色凝重的回来了:“董事长,跟你猜测的没有多大的出入,他确实是本地人,这两年一直都安安稳稳的在上班,前几个月,他妹妹患了白血病,现在欠了医院三十多万,医院已经给他妹妹停止治疗了,而他也被高利贷追了一个多月了。”

  “还有别的吗?”金董事长放下了手里的文件饶有兴趣的问道。

  “一点也没有,他的背景很简单,简单到几乎没有背景,跟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不过,有件事很蹊跷,他妹妹就在小姐上班的医院里治疗。”陈大秘皱眉说道。

  不过金董事长却并没有那么凝重,反而轻笑了一声说道:“这还真够巧的,不过也只是个巧合吧,他那样的高手,你想查他,有那么容易吗,没事了,从时间前后来看,这个欧辰不会是他们派来的,只是,你说以他的身手,这几十万不是信手拈来吗,看来,他这个妹妹对他还挺重要的,这样,你现在就把梦琳的资料邮件给他,另一方面,找人盯住他妹妹,也算是给梦琳多买一层保险,记住,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切都要谨慎小心。”

  “我知道了,董事长,那我去安排了。”

  陈大秘走后,金董事长的眉头再次紧锁了起来。

  此时,欧辰已经去银行将支票兑现了,两千四百万,顺顺当当的到了他自己的银行卡上。

  而欧辰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到了医院门口,欧辰看了一下时间,四点了。

  虽然着急为欧欣交足医药费,然后请金梦琳吃顿饭感谢一下他,但是毕竟拿人钱财,人家让自己四点打开信封,反正也耽搁不了几分钟。

  想到这,欧辰一侧身,靠在墙壁上就拿出了兜里的信封,可是撕开信封之后,里面竟然只是一张白纸!

  无字天书?

  欧辰正皱眉思索这个金董事长是不是脑缺,这白给自己两千四百万?

  天底下,没这么好的事吧?

  那这张白纸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是他女儿的资料吗?

  正在欧辰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来了条信息,是一个陌生号发来的:“欧先生,信封里面什么也没有,资料发到你的邮箱了,你的职责,从这一刻正式开始了,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看着这条短信,欧辰更是一头雾水,这有钱人,都是显得蛋疼多此一举吗?

  无奈的叹了口气,欧辰还是打开了自己的邮箱,果然有一封新邮件。

  欧辰也没有墨迹,直接就打开了。

  点开的瞬间,一张照片就覆盖住了屏幕。

  漂亮,尤物!

  这是个女孩的照片,这是欧辰看到照片上那个女孩的面容的时候的第一反应。

  可是下一秒,欧辰愣住了,两只眼睛瞪的跟灯笼一样死死的盯着照片上女孩的脸和胸!

  不是欧辰色到连一张照片都不放过,而是,这个照片上的美艳女孩,欧辰认识,还不仅仅是认识!

  微信搜“注册送58体验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